首页 甜蜜的罂粟 下章
第02章
夏雨瑞原本计划爹地回国后,两人哪里也不去,谁也不见,要窝在上好好温存个三天三夜,没想到现在却因为一个混蛋的落跑而全部报销。

 那个白痴吉亚,夏雨瑞在心中怒骂!

 原本帮主已经打算过段时间就要放他走了,没想到他却自己逃跑,现在好了,为了维持云逸会在江湖上的声誉,他又要想到办法把他抓回来。

 而所谓“上一次当,学一次乖”这个吉亚已经吃过一次闷亏,要再抓他谈何容易。

 夏雨瑞愈想愈一肚子火。“你们几个是干什么吃的?牢房不是有装监视器吗?怎么会把人给看丢了?”

 “呜…夏堂主息怒,是因为…因为…”小皮苦着一张脸,吐吐说不出来。

 “因为什么?你这么难以启齿,难道是…因为你们大哥的关系?”夏雨瑞目光如炬地看着他。“快从实招来!”

 天啊,真是什么事都逃不出夏堂主的火眼金睛,好恐怖啊!

 “是,堂主英明。昨晚是因为我们萧堂主进了牢房后,要求我们将监视器关掉的…”

 “然后呢?”

 “一开始我们还可以听见那个吉亚的怒骂声…再后来…就什么都听不见了…”

 “再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们不知道被什么晕了,等我们醒来,吉亚王子已经不见了…”

 “你们也太不小心了!”夏雨瑞冷冷地瞪了小皮一眼“那你们萧堂主当时人呢?”

 “大哥他…他也昏倒在地上,是我们把他叫醒的。”

 接着夏雨瑞又仔细地问了些细节,可惜小皮被晕后似乎失去了部分记忆,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

 “这次你们刑堂把头号要犯看丢了,上至萧堂主,下至你们几个,全都要受到帮规最严厉的处罚!”

 “鸣…夏堂主,这不关我们大哥的事啊,是我们几个看守不严才让匪人趁虚而入。请夏堂主处罚我们几个就好,饶过我们大哥吧。”小皮卟通跑了下来。

 “不要说了,国有国法,帮有帮规。你们萧堂主也难辞其咎。你下去吧,找人的事,我自会想办法。”夏雨瑞不耐地挥了挥手。

 小皮知道夏大堂主向来说一不二,说出口的话是不会轻易更改的,心里虽然沮丧,但想到有这个智多星出马扛下 寻人的重责大任,他也就对自己堂主有所代了。现在他们大哥可是所得七窍生烟呢。

 “谢谢夏堂主!”小皮恭敬地起身行了大礼后,就快步走了出去。

 夏雨瑞皱紧眉头,心中略一沉

 这件事实在太离奇,威震江湖的第一黑帮竟然被人在光天化之下闯了进来劫囚,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要说是萧堂主监守自盗,他是不信的。

 他知道那个变态的家伙对吉亚的体有多么恋,他才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走手上的玩具。

 难道我们云逸会真出了内

 可恶,敢打断我和爹地甜蜜的计划,等我逮到你这个该死的家伙,我绝对整得你哭爹爹喊娘的!夏雨瑞在心中暗暗发誓。

 “瑞瑞,怎么皱着眉头,什么事不开心了?”夏墨林从隔壁休息室走了出来,语气关心地问。

 “爹地,你怎么起来了?”夏雨瑞连忙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个箭步就冲进了他最爱的怀抱里。

 “你不在身边,我哪里睡得好。”夏墨林温柔地他的发“公司出了什么事吗?看你好像很烦恼的样子。”

 “没什么,一点小事啦。有个客户跑了,我们正打算去追债。”夏雨瑞假装没事的答道。

 他心爱的低地可是闻名国际的“毒物学”专家,一辈子都在从事学术研究,生活可说单独极了,为了不让他忧心,他才一直隐瞒自己在帮会做事,只说他在一个跨国的大公司上班。

 其实他也不算骗爹地啊,云逸会的分会遍布亚洲,本来就是个“跨国企业”嘛。

 “瑞瑞辛苦了。爹地几天不在,看你瘦的。”夏墨林心疼地摸着宝贝的脸“是不是又没按时吃饭?”

 “爹地不在,我一点胃口也没有。”夏雨瑞撒娇地搂住男人的颈项“我要爹地喂我才吃。”

 “好好,爹地喂。”夏墨林笑了笑。他向来对他的心肝宝贝是有求必应。“我今天就不到学校去了,先回家帮瑞瑞做你最爱的红烧狮子头,再带来给你吃好不好?”

 “啊啊,爹地最了!”夏雨瑞又叫又跳地狂亲他。这时的他哪里还像个叱咤江湖的大堂主,简直就像个还没长大的小孩子。

 过了几个小时,午餐时间一到,夏雨瑞果然看到爹地准时地带着热腾腾的便当出现在办公室门口。

 “饿了吧?”

 男人温柔的微笑简直让人食指大动。夏雨瑞,挑逗地回答“饿死了。”

 “小东西,又在胡思想什么?”夏墨林哭笑不得地敲了敲他的头“快来吃吧。”

 夏雨瑞吐了吐舌头。“好,但爹地也要让我喂才行。”

 “啊?”夏墨林微微一愣“这样不好吧?”

 自己都四十好几了,这样好像有点丢脸。

 “有什么关系,这里又没别人。”

 “可是…”夏墨林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算了算了,当我没说。”夏雨瑞脸色一沉。

 一看到自己的心肝宝贝生气了,夏墨林哪里还敢再拒绝,连忙慌张地抱住他亲了亲“好好,爹地什么都答应,瑞瑞别生气。”

 其实夏雨瑞才不可能因为一点小事就生他爹地的气,他只是喜欢看心爱的人为他急得团团转的模样。

 唉,人果然一谈起恋爱智商就变低了,就连我这个天才也不例外。夏雨瑞在心里暗暗嘲笑了自己一番。

 于是两人窝在沙发上,你一口我一口地喂着彼此吃饭。

 “吃了?”喂完了最后一口,夏墨林放下了汤匙,拿起餐巾帮他的宝贝擦了擦嘴。

 “呃…好。”夏雨瑞打了个吓唬,慵懒地躺在了男人的大腿上。

 “累了吧?”夏墨林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发。

 “嗯…好困…”夏雨瑞的眼皮都快合上了。

 “爹地抱你进去睡吧。”

 “好,爹地也要陪我一起睡哦…”“好好,爹地陪你。”夏墨林爱怜地在他额头前亲了亲,拦就将他的宝贝抱了起来,走进了隔壁的休息室。

 躺在柔软舒适的大上,两人相拥而眠,内心都是说不出的幸福喜悦。

 “爹地…记不记得你第一次陪我睡的时候?”夏墨林枕在男人的臂弯,轻轻地问。

 “当然记得。”

 “你不知道吧,其实那时候…躺在你身边,我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用手指轻轻描着心爱男人的线,夏雨瑞回想起当初的情形。

 “如果爹地说…我也是…”夏墨林张嘴轻轻咬了下那美丽的指头。“你会笑爹地吗?”

 “真的?”夏雨瑞忍不住一阵狂喜“爹地为什么从来没告诉我?”

 “这么丢脸的事爹地怎么好意思说!”老实的夏墨林脸蛋微微一红。

 那可是自己的继子啊,当年他才是个十几岁的孩子…躺在他的身边,自己竟然会心中加速?说出来的话,一定会被笑是变态吧。

 “这有什么好丢脸的,你要是早点告诉我,说不定我们哪天早就做了,也不至于白白浪费后来那么多时间。”夏雨瑞不地戳着男人的膛。

 夏墨林闻言简直哭笑不得。“瑞瑞,那种时候…好像不太适合吧…”

 那确实是不太适合“偷情”的时候。

 夏墨林与新婚子的月旅行选在了美丽的太平洋岛屿。

 “墨林,我们去游泳吧。”身着感泳装的白秋菲扭动完美的身躯走进了饭店房间。

 “你自己去吧,瑞瑞不太舒服,我得看着他。”夏墨林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躺在上,正在睡的少年。

 “瑞瑞,瑞瑞,你脑子就只有那个死小鬼!这到底是你和我的月旅行,还是你和他的啊?”

 “你在胡说什么?”夏墨林不悦地说。“我现在是瑞瑞的父亲,关心他是天经地义的。还有,以后不要再骂他死小鬼。”

 “死小鬼,死小鬼!我就是要骂他,怎么样?当初要不是那个死老头强娶了我,我也不会生下这个死小鬼!我恨他们,我恨死他们!”白秋菲想起当初被父母卖给那个财大气、又丑又肥的死老头糟蹋,心尖就是怨恨。

 “你小声一点。”夏墨林怕被瑞瑞听到他母亲的话,连忙阻止。

 “少啰嗦!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算了算了!我自己去,凭本小组的美貌还怕找不到人陪我?笑话!”白秋菲甩着一头长发,气愤地走了出去。

 “哎…”夏墨林轻轻地拨少年散落在额前的发丝,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想到这个漂亮的孩子从来没有得到过应有的母爱,他就忍不住心疼。

 “爹地…”少年睁开了美得惊人的眼睛。

 “瑞瑞?”夏墨林吓了一跳。“你怎么醒了?”

 糟了,他母亲的话,他该不会全听见了?

 “那个女人一进来我就醒了。”

 “那瑞瑞都听见了?”

 “恩,这又不是什么新鲜的话,我从小听到大,都不知听过多少遍了。”少年表情漠然地说。

 “瑞瑞…”夏墨林闻言心痛不已,忍不住握住了少年纤细的手。

 “爹地,我想问你一件事,你一定要老实回答我。”少年也紧紧地回握男人厚实的大掌。

 “你问。”夏墨林柔柔一笑。

 “你会对我这么好,是不是因为…因为…”少年的表情犹豫,咬住下不知道是否该继续问下去。

 “因为什么?”

 “因为你可怜我…是不是?”如果你说是,我会恨你一辈子。从小性格孤傲的少年,尽管疯狂地渴望男人的爱,却绝不接受任何怜悯。

 看到少年佯装坚强,却掩饰不住的脆弱眼神,夏墨林心脏狠狠一揪,激动地一把将他抱进怀里!“不是!当然不是!”听到男人的话,少年终于放下心中的大石,眼眶忍不住一红。“那你…你喜欢我吗?”

 “爹地当然喜欢你。瑞瑞是个好孩子。”夏墨林抚摸着少年的脸,温柔地说。

 少年闻言心头一痛。这绝不是他想要的答案。“那如果今天你没有娶那个女人,也不是我的爹地,你是不是就不喜欢我了?”

 “当然不是了。瑞瑞不知道吧,其实早在见过你母亲之前,我就见过你了…”夏墨林出回忆的眼神。

 “骗人…”少年惊讶地张大了眼“什么时候?”

 “有一次我开车经过你学校附近的一条巷子,看到你和一群不良少年在打架…”

 “什么?”

 要死了,怎么偏偏被爹地看到自己那么凶狠的一面。爹地该不会讨厌他吧?

 少年急忙解释:“爹地,其实那次是因为他们找我麻烦,我平常不喜欢打架的,我…”

 “嘘。”夏墨林用手指挡在了少年的上“瑞瑞别急,听爹地说完。”

 “哦。”平常将打架当家常便饭的小老虎像只小猫似的,柔顺地点了点头。

 “那里我看到你一个人面对那么多人,身上挨了好几拳,心里急得不得了,把车子丢在路边就冲了过去。可惜我还没冲到你身边,警察就来了,你一下子就跑得不风踪影…”

 从那之后,夏墨林就莫名其妙地常常想起那个少年。直到他相亲那一天,看到对方孩子的照片,夏墨林就知道他跟这个少年实在缘分非浅。

 少年听到男人的话,心头一甜。“你那时又不认识我,干嘛把车丢着就要赶来救我?”

 “我也不知道…”夏墨林腼腆地一笑“我通常不是爱管闲事的人,可是那天看到你,我就…我就…”

 “你就对我一见钟情?”少年顽皮地眨了眨眼。

 “你这孩子,胡说什么?”夏墨林心头一跳,脸蛋轰地烧了起来。

 “哈哈,爹地脸红了。”少年得意地哈哈大笑。

 “坏孩子,不准取笑爹地…你身子不舒服,乖乖躺着动。”夏墨林连忙转移话题。

 “不管,我还没听完故事呢,不然…爹地陪我睡。”少年拉住了男人的手臂。

 夏墨林本来就已经浑身不自在了,如今少年的要求更是让他手足无措。“这样不好吧,要是被你母亲看见了…”

 “在我上不准人提那个女人!”少年突然情绪失控地大喊。“你那么喜欢她就去陪她啊,你走你走,我不稀罕。”

 嘴巴说着不稀罕,手却紧紧地抓住他不放。夏墨林看到少年眼里闪着泪花,心疼地连忙安抚“好好,爹地陪你睡,瑞瑞不哭。”

 “谁哭了?你说!”少年看到男人掉鞋子爬到上,立刻抹掉不争气的眼泪,故作无事地说。

 “是是,是爹地说,我们瑞瑞最坚强了,怎么会像小宝宝一样哭呢?”夏墨林调侃地笑了笑。

 “爹地最坏了,又取笑我。”少年拉住男人的衣领,顺势侧身窝进他的怀里。

 感受着少年纤细的身躯散发出令人沉醉的体香,夏墨林心头狂跳,明知道不应该,却又忍不住伸手将他紧紧拥抱。

 这是两人第一次相拥而眠。

 心中得一塌糊涂。

 少年耳里尽是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大到以为全世界都能听见。

 这一定是我自己的心跳声吧。爹地是大人了,才不会像我这么丢脸。

 其实少年不知道的是,男人的心跳得比谁都快。

 “爹地…”沉浸在男人的温暖中,少年轻轻地开口。

 “嗯,什么事?”

 “我想永远跟爹地在一起,好不好?”

 夏墨林闻言全身一震。

 “爹地,你怎么不说话?”少年久等不到男人的回答,害怕地抬起头来。

 “瑞瑞真的想跟爹地永远在一起?就算你以后结婚生子了,也要跟爹地永远在一起?”想到这孩子终有一天会属于另一个女人,夏墨林就莫名地心痛。

 “我才不是这个意思!谁要结婚生子了?我说永远在一起,就是永远在一起!”少年不地大喊。

 “瑞瑞,你现在还小,话不要说得这么早。”夏墨林的语气有一丝掩不住的忧伤。

 “年纪小又怎么样?我知道我要的是什么。”少年眼神坚定地看着男人。“爹地,让我跟你姓吧。”

 “什么?”夏墨林吃惊地瞪大了眼。

 “你是我的爹地”也是我唯一心爱的人“跟你姓是我最大的心愿,这样…我们就永远是一家人了。”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离开那个女人,但你永远都会是我爹地!少年早就打算好,这辈子都要紧紧抓住男人的手。

 “瑞瑞…你真的要跟我姓?你是认真的?”夏墨林感动地红了眼眶。

 “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爹地,你答应我好吗?”少年用眼神恳求着男人。

 夏墨林不知如何形容此刻内心汹涌的情感,他只知道他离不开这个孩子,他也不许任何人带走他。

 “那就请多指教了…夏雨瑞。”

 看着男人伸出的大掌,少年哭了。

 从那一刻开始,少年抛弃了过去种种的寂寞,有了真正的家。

 他,是“夏”雨瑞了。
上章 甜蜜的罂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