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甜蜜的罂粟 下章
第03章
夏墨林教授在国立T大是个十分奇特的人物。

 “毒物学”虽然是个极度冷门的科系,却因为夏教授几度在国际上获得殊荣,而名声大噪。

 听说他还曾经运用本身的常识,救过一个欧洲小国中了奇毒的公主,而获颁爵士勋章,却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而加以婉拒。

 “我真不明白,爵士勋章耶,这么大的荣耀,为什么要拒绝啊?我们教授还真是个怪咖。”坐在实验室中的一个女学生看着在远处指导学生的男人,小声地说。

 “爵士勋章算什么?我还听到一个消息,听说当时那个公主被救后,爱上了夏教授,原本想将教授招入皇宫当驸马哦。”另一个女学生也不甘示弱地开始八卦。

 “哇,真的?那不是很好,反正夏教授的前已经死了,现在也算是单身汉啊,能跟个公主结婚那可是求之不得呢。”

 “哈,可是我们教授偏偏不肯,不但拒绝了公主的求婚,连爵士勋章都不要,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为什么?”女学生的语气简直好奇的不得了。

 “因为我们教授有个秘密情人啊!而且那个女人超爱吃醋,她听说了公主的事之后,从此止教授踏进那个国家一步哦。”

 “哇,真的啊?那夏教授就这么听话?”

 “是啊,教授非常疼爱他的情人,对她可是呵护备至,言听计从呢。”

 “哼,肯定是谣言啦。夏教授明明就是个书呆子,整天只知道作研究,什么社活动都不参加,连话都很少跟人说,这种宅男怪咖会懂得疼爱人?我才不相信。”

 “哎呀,是真的啦,我曾经偷听到教授和他情人讲电话,语气好甜蜜哦,简直麻死人了。”

 “哇,那这可是大新闻了,你见过那个女的吗?”

 “…没有。”女学生垮下了脸。这可是号称包打听的她最大的辱。

 “切,那你还说的跟真的一样,我看你是编的吧。”

 “才没有,是真的啦。”

 “你们两个跟我出来!”就在两人争执不下时,一个严厉的声音打断了她们的争吵。

 两人抬头一看,号称“毒物系虎姑婆”的助教颜碧霞已经站在了她们面前。

 心里暗自叫糟,虽然害怕,但还是得乖乖地跟在这个恐怖的女人后面走出实验室。

 “你们既然这么爱嚼舌,也不必做实验了,现在马上给我离开。”

 “助教…”看到那有着一双锐利双眼的脸上布寒霜,深怕被死当的两人连忙求饶“助教,我们马上做实验,你别赶我们出去啦。”

 “哼,你们都不知道夏教授有多辛苦,一回国就连忙来上课,他的身体都是我在照顾的,万一出了什么状况,我会多担心,你们知道吗?”

 两个女学生在心里不以为然地嘀咕。切,干嘛把自己讲得跟教授老婆一样?人家夏教授早就有爱人了,正牌教授夫人还轮不到你这个虎姑婆吧。

 就在两个可怜的女生被骂到臭头的时候,夏墨林从实验室走了出来。“颜助教,你让她们留下吧。”

 “可是她们…”

 “下不为例就是了。”

 “是的,教授。”颜碧霞一改刚刚的泼辣,语气柔顺的回答。她转向两个大嘴巴的女生,冷冷地说“你们还不快进去。”

 “谢谢教授。”两个女生如获大赦,连忙一溜烟跑了。

 “颜助教,这几天我不在,辛苦你了。”夏墨林脸上维持着一贯温和的表情。

 “教授,我有一些重要的事想跟你报告,你今天中午有空一起吃饭吗?”颜碧霞努力想突破男人的防线,伸手拨了拨一头自认妩媚动人的长发。

 “你刚调到我办公室可能不知道,中午我都有重要的事,一向不出去用餐的。你有什么事在下午的会议中再提出吧。”

 夏墨林说完就走了,完全不知背后投来一双失望又哀怨的目光…

 “云逸会”彻底笼罩在一片低气压中。

 因为头号要犯吉亚王子的逃逸,全体上下都绷紧了神经,深怕他们老大一回国,大家就要倒大楣了。

 就在这片“凄风苦雨”之中,有一个人竟然还不知人间疾苦地在那边情话绵绵,笑得比阳光还灿烂。

 “爹地,吃过午饭了吗?”夏雨瑞拿着电话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

 “吃过了,瑞瑞呢?”电话的另一头,男人的声音听来无比温柔。

 “有啦,我已经吃过了,爹地早上特地起来帮我做的爱心便当,我怎么会不吃呢?”

 “还喜欢今天的菜吗?分量够不够?爹地晚上再去买点菜,明天给你多带点。”

 “什么?明天还要给我加菜?不要!我才不要变成大胖猪!”想在心上人面前保持最完美体态的夏雨瑞连忙大声抗议。

 “你在说什么啊,你这孩子,身上多长点不好吗?老是这样瘦瘦的,看得人心疼死了。”这个从小就极度挑食的孩子可是让夏墨林担足了心,老是想着怎么样变换菜让他得到均衡的营养。

 “嘻,我就喜欢爹地心疼了。”

 “你哦,永远都长不大似的。”夏墨林的语气是宠溺。

 “谁说的,爹地不是最清楚我哪里长大了,昨天晚上你还好好地摸过了呢…”

 “…”仿佛可以看见男人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的可爱模样。夏雨瑞差点爆笑出声,连忙拼命憋住肚子笑意,趁胜追击“比起十年前我和爹地第一次做的时候,难道爹地不觉得我两个头长大了不少?都是爹地不好,老爱把它们得肿肿的,我现在摸一摸都会疼呢。”

 “瑞瑞,你不是在告诉我,你现在正在办公室摸你的…你的…”

 “是啊,我正在摸我昨晚被爹地得肿肿的头啊,哼嗯…好啊…”夏雨瑞听到男人倒一口气,嘴角立刻扬起得意的微笑“怎么办,爹地,越来越了…我好想有人捏它、它、它…哼嗯…”夏雨瑞扯开衬衫,抚摸着自己肿头,发出了甜腻的呻

 “不行,绝对不准让任何人碰!爹地马上赶过去。”

 “可是爹地不是下午要开会?而且我也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开啊。”夏雨瑞假装好心地提醒。

 “管他什么会通通取消!瑞瑞哪里也不准去,乖乖在办公室等爹地,听到没有?”一向温和的男人也只有在醋劲大发才会显出霸道的一面。

 “到了,爹地。”夏雨瑞简直爱死了男人为他吃醋的模样!

 就在他躺在沙发上一边抚摸着自己,一边想像着心爱的爹地凶恶地冲进来,一把撕下他的衣服,充占有地贯穿他时,一个十分煞风景的笑声突然在门口响起…

 “哈哈…”一个俊美魅的男人大笑地走了进来,双手抱地俯看着他“没想到我们赫赫有名的夏大堂主,竟然饥渴到白天在办公室自啊?”

 男人本来想,这下这个坏脾气的家伙肯定会气到揍他一拳,没想到夏雨瑞闻言不但不生气,反而开心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霍飞!你回来了!老大也跟你回来了?”

 “废话!姐夫怎么舍得离开我,我回来,就表示你老大他也回来了。”霍飞得意地说。

 “哈哈!太好了!太好了!我终于自由了!”

 夏雨瑞自从一个月前被老大放鸽子,当起了代理会长,就心郁卒,现在他总算可以好好透口气,跟爹地逍遥去了!

 “霍飞,我好高兴见到你,我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见到你。”夏雨瑞用十分热情的语调说。

 “哼,少麻了!我可一点都不高兴看到你。要不是你的无能,把吉亚给看丢了,姐夫也不会气到跑回来,害我们的假期都报销了,都是你的错开!”霍飞把所有的帐都算在夏雨瑞头上。

 “呵,你倒怪起我来了?要不是你这个没有节,滥情的家伙去勾引那个混蛋吉亚,会惹出这么多事情来?说起来根本就你的错!”夏雨瑞是何等人物,立刻给予痛快的反击!

 当初那个没品位的吉亚王子就是因为爱上霍飞这个家伙,才会处处与云逸会作对,最终被老大下令抓来的。

 “哼,谁滥情了?是本少年长得魅力非凡,不管什么俊男美女都要来暗恋我,我也没办法啊。”霍飞两手一摊,一副自命非凡的模样。

 就在霍飞洋洋得意的时候,一个高大俊的男人无声地从门外走了进来…

 夏雨瑞看到自己老大来了,灵机一动,立刻挖个陷阱给对方跳。

 “这么说来,不是你倒追老大,而是我们老大自己先暗恋你的?”

 “当然了,废话。姐夫可是暗恋我多年,用了好多心思才把我追到手的呢。”霍飞扬起下巴骄傲地说。

 当初明明就是霍飞自己偷偷暗恋他姐夫多年,用尽心机,设下重重圈套才掳获了男人的心,可是他还是说谎说得脸不红气不,让夏雨瑞委实佩服得五体投地。

 不过…霍飞你这个笨蛋,吹牛不打草稿,今天你死定了。哈哈。

 “如此说来,我们老大还真是个痴情种啊。老大,你说是不是?”夏雨瑞扬声问着后方的男人。

 “什么?”霍飞猛地转过头去!“姐…姐夫…”

 呜…惨了。看到男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霍飞苦着一张脸,磨磨蹭蹭地走了过去。

 “你很得意啊?再继续吹啊?”沈冠峤挑起眉头,故作生气地看着他。

 “呜…姐夫别生气嘛,人家只是开个玩笑。”霍飞拉着男人的臂膀,可怜兮兮地说。

 “开玩笑?这种玩笑可以开的吗?”

 看到男人还是冷着一张脸,好像真的生气了,霍飞也慌了“姐夫,都是我不好,你别生我的气,我以后再也不说了。”

 其实沈冠峤根本没生他宝贝的气,只是想好好吓吓他“给我回去办公室等着,待会儿就给你好看。”

 男人前面的话还说得凶狠,后面语调一转,竟然充了致命的惑,让霍飞听了差点双腿发软。

 “是,姐夫。”霍飞临走前还不忘用润的双眼对心爱的男人眨了眨。

 沈冠峤好气又好笑地打了他一下股“小坏蛋,还不快走。刚下飞机一定累了,去休息一下,我跟雨瑞谈完就去陪你。”

 “嗯,等你哦。”霍飞给姐夫送了一个甜甜的飞吻后,就笑眯眯地走了出去。

 “切,麻死了!害我好戏没看到还起了一身皮疙瘩!”夏雨瑞抖了抖身体“老大,你真的很不合作耶,干嘛不趁机好好吓吓他?省得他老是这么嚣张。”

 “我看嚣张的是你吧?”沈冠峤横了他的得力左右手一眼“老是这么爱欺负阿飞,你不知道他对我的重要吗?”

 “这就是看不惯你太宠他啊。你应该要好好管教他才对。你都不知道他以前啊…”就在夏雨瑞细数霍飞不是的时候,沈冠峤看到一个长相平凡,却斯文儒雅的中年男人从门外走了进来,他心头一动…

 哈,一报还一报,阿飞,姐夫这就替你报仇。

 沈冠峤清了清喉咙,故作严肃地说“咳咳,雨瑞,我一直想问你,为什么这么喜欢针对阿飞,难道你是在吃他的醋?难道…你也暗恋我?”

 夏雨瑞闻言差点没跌倒,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是是,我是在吃醋,老大,你都不知道我暗恋你多久了,每次看到你跟霍飞出双入对,我就心痛不已呀!”

 切,要演大家一起演,谁怕谁啊?

 可惜夏雨瑞聪明一世,今天却栽了个大跟斗。

 “瑞瑞!”

 突然,一声充怒气和哀怨的大喊让夏雨瑞吓得差点命都没了!

 完了,怎么这么刚好被爹地听到?呜…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现世报”啊?夏雨瑞在心中叫苦不已。

 “啊,是夏教授啊,好久不见,。”明明看到男人脸色大变,沈冠峤还是故作无知地热情招呼。夏墨林恍若未闻,只是死死地看着他一手呵护长大的宝贝“瑞瑞,你…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看到男人赤红着双眼,声音颤抖,夏雨瑞知道事情糟了,狠狠瞪了他老大一眼!

 可恶,臭老大,你给我记住!

 “爹地,当然不是啊,我刚刚只是在跟我老板开玩笑而已,你千万别当真。你明知道从小我心里就只有你一个啊。”夏雨瑞抱住心爱的男人,拼命安抚。

 “那你为什么在他面前穿成这样子?”夏墨林生气地拉拢他敞开的衬衫。

 “我…我…”要死了,他总不能在他老大面前说自己刚刚在“自摸”吧?

 “为什么不说话?你让他碰你了?”夏墨林愈想愈不对劲。

 “没有,真的没有!”夏雨瑞现在简直主浊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我才不相信,你现在马上跟我回去!”向来温和讲理的夏墨林早已被嫉妒冲昏了头,霸道地拦就将他抱了起来,大步往门外走去。

 沈冠峤看到这个向来威风八面的夏大堂主以这么丢脸的姿态被带走,心里大乐。“那就不送了,夏雨瑞,要乖乖听你父亲的话哦。”

 可恶,臭老大,还敢在那里幸灾乐祸,你给我走着瞧!夏雨瑞咬牙切齿地在心里大骂。

 像个婴儿一样被男人抱在怀里,沿路上一帮属下个个看得目瞪口呆,夏雨瑞窘得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看。

 可是不管再怎么丢脸,夏雨瑞还是以心爱的男人为第一考量。

 只要能让爹地消气,要他怎样都行…
上章 甜蜜的罂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