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甜蜜的罂粟 下章
第04章
“啊,爹地…轻一点…”

 车子在回家的半路上就被开进一条隐蔽的小山路。

 夏雨瑞被男人拖出车外,重重地在引擎盖上…

 “说,你有没有让他碰你?”

 “没有,爹地,真的没有。”

 “我不相信,我要自己检查。”

 男人暴地撕开他的衬衫,用宽厚的大掌仔细地检查着…

 “你的头为什么肿成这样?”夏墨林不地用两指捏左上的红色果实。

 “哼嗯…因为我一边摸,一边想你嘛…”被心爱的爹地一碰,夏雨瑞立刻发出充息。

 “你真的没让他碰?”夏墨林怀疑地用鼻间嗅着,再伸出舌头

 “啊啊…”夏雨瑞像触电一样地弹跳起来…

 “该死!你怎么这么感?”

 男人折磨着尖,生气地又又咬,直把夏雨瑞得又痛又,忍不住哀叫连连“啊啊…要破了…爹地…你饶了我吧…爹地…”

 “我不饶你,你怎么可以对别的男人说那种话?”夏墨林痛苦地大喊。

 “不是的,爹地,我真的是开玩笑的,你相信我,我和我老板什么关系都没有,真的!”

 不,瑞瑞当时的语气听起来很认真。

 自己跟那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比起来,确实只是个长相不起眼的老男人,他凭什么要求这个像水晶般美丽的孩子永远留在自己身边?

 夏墨林愈想愈自卑,忍不住伤心地红了眼眶。“瑞瑞,你是不是…嫌爹地老了?你不要爹地了是不是?”

 夏雨瑞不知道一个玩笑竟然会让事情闹到如此不可收拾的地步,吓得眼泪一下就掉了下来。你哭着抱住心爱的男人,拼命地亲吻“不是,不是!爹地,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开玩笑了,你不要生我的气,求求你…”夏雨瑞知道两人奇特的关系和年龄上的差距一直是男人的一个心绪。当年他可是用尽了心思才突破男人的以防,如今他再也不能让他缩回自己的壳里。

 “爹地没有生你的气…”夏墨林哀伤又心疼地抹去他脸上的泪水“你还年轻,你有权力那样想,可是我…我没有办法放开你,告诉爹地,我要怎么做,你才不会离开我?”

 男人的话让夏雨瑞的心都要碎了。

 伸出颤抖的手抚摸着那心爱的脸庞,夏雨瑞轻轻地说“爹地,你什么都不必做。我死都不会离开你。”

 “真的吗?瑞瑞…我的宝贝…原谅爹地的自私…但我真的不能失去你…你不要离开爹地,求求你…瑞瑞…”夏墨林卑微地祈求着,再也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他爱这个孩子早已爱得入骨,根本不敢想像失去他的一天。

 “爹地别哭…我爱你,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夏雨瑞像要传达自己的心意般,开始解开男人的衣衫…

 亲吻着那从小就给予自己无比温暖的膛,夏雨瑞发出陶醉的叹息,伸出舌头着男人浅褐色的头…

 “啊啊…瑞瑞…”夏墨林将手入那柔软的发间,仰起头轻声呻

 “爹地…喜欢我这么你吗?”夏雨瑞用舌头挑逗地在那可爱的小果实上画着圈圈。

 “喜欢…喜欢…啊啊…我的宝贝…”

 看到男人烈的反应,夏雨瑞得意地继续一路往下,用的舌尖尝遍了男人的下腹,却偏偏就是不碰那高高耸起,硬邦邦的“大铁

 “啊啊…瑞瑞…快,它一下…”

 “爹地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才。”

 “什么条件爹地都答应,瑞瑞,快点,别折磨爹地了…”夏墨林忍得头大汗,握住自己肿器,凑到那感的嘴边。

 “嘻,是爹地说的哦,那你要你…”夏雨瑞伸出舌头在我嘴里!”

 “什么?”夏墨林闻言当场傻眼,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连忙摇手拒绝“不行不行,这么脏的东西怎么可以给瑞瑞吃,绝对不行,万一吃坏肚子怎么办?”

 “爹地又没吃过自己的,怎么知道甜不甜?”夏雨瑞伶牙俐齿地顶了回去。

 夏墨林一下涨红了脸“可是可是…”

 “我不管,我就要吃。”夏雨瑞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张嘴就将男人的进了嘴里。

 “瑞瑞…不要…”夏墨林还来不及阻止,从感的器上传来的强大快,一下就让原本还想抗拒男人发出了情的呻

 “啊啊…宝贝…”

 那在自己马眼上戳刺的小舌头简直要让人发狂,夏墨林难以克制地,狂地摆动起部。

 “唔…嗯…”尽管被男人管快窒息,夏雨瑞还是从鼻间发出沉醉的呻,努力张大喉咙让男人更深入地占有自己。

 “哦哦…好…太了…”夏墨林低头看着自己丑陋的下体竟然在那无比优美的双间进出,明明应该对自己感到羞愧,却又忍不住想狠狠蹂躏这纯洁又体。

 已经失去理智、沦为野兽的男人息着抓紧那柔顺的发丝,更加疯狂地贯穿那丝绒般的小嘴,嘴里大喊着平常稳重温和的他绝不可能说出的脏话…

 “哦哦…好紧…好紧…死爹地了…你这的孩子,想把爹地出来吗?你就这么想吃爹地的?”

 夏雨瑞听到男人的话简直兴奋得发狂,无法出声的他只能以喉咙用力的收缩作为情的回应…

 “哦哦…该死…出来了…你把爹地出来了!爹地要把给你了…宝贝…”

 一股股又腥又浓的而出,感的食道上,第一次品尝到心爱男人的,夏雨瑞像饥渴的母兽般贪婪地咽着,早已起的器兴奋得一塌糊涂,也跟着失控地了…

 山林里,微风徐徐吹来,两人躺在汽车引擎盖上,气吁吁倒成一团。

 “对不起,瑞瑞,爹地一定是疯了,怎么可以这样对你,瑞瑞一定很难受吧?”恢复理智的夏墨林又自责又心疼地摸着宝贝的脸。

 “才没有,爹地的东西好甜好好吃啊…”夏雨瑞意犹未尽地。“人才上面的嘴巴已经吃了,下面的嘴还饿着呢,爹地…”夏雨瑞惑地握住了男人半软的器,挑逗地一笑“喂小孩可是做父亲的责任哦…”“瑞瑞,你这孩子 …”夏墨林羞得耳子都红了。

 “快嘛,我饿死了,”夏雨瑞难耐地扭动身子,在心爱的爹地面前张开大腿,出双譬间饥渴的菊“哼嗯,爹地,我要,我要吃爹地的大香肠…”

 “瑞瑞…”明明早已过了冲动的青春期,但夏墨林还是只要一看到这孩子的媚态,就忍不住情澎湃。

 一边暗骂自己的贫,一边又忍不住握住自己再次坚,抵住了那让人沉沦的菊

 头轻轻刺入,夏墨林着地看着自己的器将那人的菊花瓣大大撑开,心头一阵酥麻,失控地往前一刺,巨大的噗嗤一声全尽没…

 “啊啊…”一下被 干到了底,夏雨瑞发出一声尖叫,全身像通了电一般地搐起来…

 夏墨林的被那不断收缩动的肠夹得又紧又热,得他疯狂地扭动结实的身,一下又一下狠狠地着这让人罢不能的小

 “哦哦…好…我的瑞瑞…你是爹地的宝贝…你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眼镜后方的双眼发出野兽般的光芒,夏墨林抓住他的头发,充占有地嘶吼。夏雨瑞被男人凶狠的得差点晕了过去,忍不住哭了出来“呜…我是你的…我是爹地一个人的…啊啊…爹地…我,把你的宝贝死我吧…”

 心肝宝贝的一番话让夏墨林简直要疯了,激动得恨不得把自己两颗球也了进去!

 将那修长的双腿扛到自己的肩膀上,夏墨林挥舞着涨到极点的剑,像打桩似的一下又一下,猛力地撞击那让人销魂的小

 “啊啊…”娇的肠壁像要被捅烂拟的,令人难以消受的痛苦与快让夏雨瑞狂地甩着头,大声哭叫。“呜…好深…好深啊…爹地…你要死了了…我要死了…爹地…”

 滚烫的热汗不断从额前滴落,看到心爱的宝贝被自己得死去活来,夏墨林激动地咬住了那轮廓优美的耳朵,息地说“小妖,你不就是喜欢爹地这么你吗?”

 男人炙热的鼻息感的耳朵上,骨的话语让夏雨瑞兴奋得全身颤抖,哭得更加厉害“呜…坏爹地…我才不喜欢…”

 “瑞瑞不喜欢啊?那爹地走好了。”夏墨林坏坏一笑,毫无预警地拔出了自己的器。

 沉浸在情中的中年男人,早已丧失了为人父的道德,化身恶的魔…

 “呜…不要走…爹地好坏啊…”被得又酥又软的突然一阵恐怖的空虚,夏雨瑞哭着抱住男人,咬住他的肩膀。

 “爹地哪里坏了?是瑞瑞自己说不喜欢的。”夏墨林捏住 宝贝的下颚,将两指进他的嘴里…

 “唔嗯…喜欢…瑞瑞喜欢…”像着男人分身似地,夏雨瑞双眼朦胧,用饥渴的舌尖着那修长的手指,发出醉的呻

 让人酥麻的快从指尖直击心脏,夏墨林闷哼了一声,像般用力地动自己的手指“真的喜欢?那要不要爹地再进去这么瑞瑞?”

 “哼嗯…要…瑞瑞要啊…爹地…快进来…”夏雨瑞扭动着股,更加卖力地着男人的手指。

 夏墨林吃吃一笑,拔出被答答的手指,猛地刺入了底下的

 “啊啊啊…”夏雨瑞发出一声惊叫。

 “这样可以了吗?瑞瑞足了?”

 “呜…不可以…不够…瑞瑞不够…”爹地的手指虽然很舒服,但夏雨瑞需要的是更大更的东西,用力贯穿自己贪婪的

 “不够啊?那瑞瑞要什么?”瑞瑞拔出了手指。

 “呜…瑞瑞要爹地的大进来,求求你快进来…”像有千万只虫子在体内啃咬,夏雨瑞的菊简直搔得快疯了!

 “瑞瑞想要就自己来拿啊。”夏墨林翻过身仰躺在他身边,笑笑地说。

 夏雨瑞发出一声呻,迫不及待地跨坐到男人身上,握住那一柱擎天的剑抵住自己饥渴的口“哼嗯…坏爹地,你欺负我,看瑞瑞怎么罚你…”身上的妖妩媚地瞪了他一眼,猛地向下一坐,夏墨林涨得紫红的一下被入丝绒般的天堂…

 “啊…”强大的快让男人发出一声惊

 “呜啊啊啊…死了…”体内最的花心被头狠狠撞击,夏雨瑞甩着头叫,像骑马似地不断地扭动股,一上一下地套着体内巨大的“啊啊…坏爹地…瑞瑞要把他榨得干干的,让爹地每一滴进我的股里…”

 夏墨林的本来就被那火热的肠壁挤得快爆了,现在再听到心爱的宝贝这么的话,哪里还受得了,立刻握紧那线条优美的肢,毫无规律、疯了似地拼命身上戳刺“哦哦哦…爹地要了…爹地要死你这个小股…”

 “啊啊啊…爹地…”涌而出的一股接着一股地感的前列腺上,得夏雨瑞尖声大叫,身体剧烈地痉挛颤抖,坚也跟着了男人的下腹…

 原本寂静的山林回着两的语,火热的爱,正像野火般蔓延…

 一向严肃正直的“云逸会”会长难得一次的恶作剧,却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他最得力的左右手…“天鹰堂”夏大堂主已经有三天没来上班了。

 “雨瑞,你在搞什么?为什么不来上班?”已经忍无可忍的沈冠峤拿起电话,语气相当不悦。

 “呦,这是谁啊?感情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沈大帮主吗?”夏雨瑞一个人躺在上,用着慵懒的语气,语带嘲讽地问。

 沈冠峤知道他这个兄弟向来有仇必报,无奈地叹了口气“雨瑞,你还要闹服气到什么时候?明天就回来上班吧。”

 “对不起啊,沈大帮主,你也知道的,我的爹地可是我的命子,他打个嚏我都要抖半天,如今拜你所赐,他以为我跟你有那么一小腿,所以醋劲大发,这段时间都不让我去上班了,你说怎么办呢?”

 沈冠峤闻言头疼不已,但自己有错在先,也不得不把语调放软。“嗯…这样吧,我亲自去拜访你父亲,跟他好好说说,一切都是误会一场。”

 “别,别,老大你可千万别来,我爹地今天好不容易才放我下,你可千万别来火上加油,不然我又要被绑到上去了。”夏雨瑞极尽夸张之能事。其实他爹地根本用不着绑他,他也会死赖着不下的,哈。

 “没这么严重吧?”沈冠峤有点愧疚地问。

 “哼,如果你亲耳听到你那个小宝贝也开这么个玩笑,你说你会怎么做?”

 沈冠峤不为之语

 如果阿飞敢说出这种话,他绝对会整得他下不了

 知道老大无话可说了,夏雨瑞憋住笑,故作正经地说“所以了,老大,我没办法上班,追缉吉亚的事就交给你了。”

 “你父亲那里真的没有转还的余地。”

 “这就很难讲了,不过我会努力用我的体说服爹地的。”

 “你…你在说什么啊?”沈冠峤差点没被这番骨的话呛到“真是…好吧,那就这样,抓犯人的事我另外代下去。你这几天就当休个假,好好陪陪你父亲吧。”

 “那就辛苦你了,老大。我会在精神上元条件支持你的。”

 “谢谢你哦。”沈冠峤实在拿这个狡猾的家伙无可奈何,摇摇头挂了电话。

 “哼哼,臭老大,敢陷害我,现在让你吃点苦头,知道本公司的厉害了吧?”夏雨瑞计得逞,随手披上爹地的衬衫,兴高采烈地跳下往楼下跑去,要向心爱的人报告这个好消息。“爹地,爹地!”

 “瑞瑞,爹地在厨房。”

 “嘻,爹地又在煮什么好吃的?”夏雨瑞跑进厨房,从男人背后探出头来。

 “还不都是你从小爱吃的东西。香焖豆腐,三蒸蛋,还有你最爱吃的狮子头啊。”夏墨林转过头,在他宝贝的脸颊上亲了亲。

 这个孩子从小就跟人家不同。什么炸、汉堡的从来不感兴趣,反而喜欢吃他亲手做的一些家常小菜。

 “哇,看起来好好吃哦!跟爹地一样秀可餐。”夏雨瑞坏坏地在男人身上一阵摸。

 “小坏蛋,又想干什么?”夏墨林笑笑地在他头上敲了一下。

 “嘻,人家好开心嘛。”

 “哦?我们家瑞瑞今天有什么喜事啊?”

 “爹地,我告诉你,我可以陪你去学校了,因为我从今天开始放大假了!”

 “放大假?”夏墨林闻言心头微微一惊。难道瑞瑞被他老板解雇了?

 他知道他的宝贝有多喜欢这份工作 ,会不会因为那天他失去理智的误会而导致了今天的结果?如果真的如此,那岂不是他害了瑞瑞?

 夏墨林实在太爱这个孩子,只要他随便一句话就能让他胡思想半天。

 夏雨瑞看爹地听到这个好消息脸上一点喜也没有,反而眉头紧锁,高涨的热情仿佛被浇了一桶水…

 难道爹地不喜欢我跟他去学校?他是不是嫌我麻烦?

 夏雨瑞向来聪明绝顶,偏偏遇到有关这个男人的事,就往往情绪远远大于理智,当天愈想愈火,气得趴上去在爹地肩上狠狠咬了一口。!

 没想到男人不但不喊痛,反而安抚似地摸了摸他的头,让夏雨瑞一下火气全没了。

 “对不起,爹地,痛不痛?”心疼地摸着男人的肩,夏雨瑞对自己任的行为感到无比后悔。

 “不痛,爹地不痛,瑞瑞喜欢的话多咬几口没关系的。”

 看到男人无限包容的眼神,夏雨瑞突然觉得心痛。

 “爹地为什么要这样?明明就是我太任,你应该要生气,应该要骂我啊。”

 夏墨林听得一头雾水“我为什么要骂瑞瑞?该骂的人是爹地才对。都是爹地不好,害瑞瑞被老板解雇了,只要瑞瑞可以消气,要爹地做什么都可以。”

 看到男人焦急又难过的样子,夏雨瑞才知道又是一个天大的误会。“爹地,你又在猜了。什么解雇?谁说我被老板解雇了?是我聪明,反将了我老板一军,才得到的免费假期哦。”

 “啊?”夏墨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不起,瑞瑞,原来是爹地又误会了。”

 “哼,爹地也太不了解我的行情了,只要我说一声,多的是人抢着要我去他们公司呢,谁还敢解雇我?”

 “是是,是爹地不好,小看了我们家瑞瑞。”夏墨林抱歉地亲了亲他的宝贝“你别生爹地的气,随便你怎么罚我,好不好?”

 “嘻,好,那就罚爹地让我天天黏在你身边,永远不可以嫌我烦。”夏雨瑞搂住男人的颈项,笑眯眯地说。

 “好好。”夏墨林又爱又怜地抱紧了心爱的宝贝。

 傻孩子,这哪是什么惩罚,这简直就是爹地求之不得的事啊!
上章 甜蜜的罂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