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甜蜜的罂粟 下章
第05章
夏雨瑞的出现,在T大校园引起了不小的动。

 白皙的肌肤,俊秀的脸蛋,再加上那高雅的衣着与气度。

 难得一见的俊美男人站在长相平凡的夏教授身边,格外显眼。

 如果再看到向来老实木讷的夏教授和男人谈笑风生,举止亲密,那就更是引人注目了。

 夏雨瑞向来我行我素,根本不管男人异样的目光,而夏墨林则是只要有自己的心肝宝贝在身边,眼里就容不下旁人。

 两个视外界为无物的大男人就这样手挽着手,毫不避嫌、甜甜蜜地走在校园里。

 “瑞瑞,跟爹地来学校上课不会无聊吗?”

 “才不会,跟在爹地身边怎么会无聊。你做实验的时候我可以帮忙作记录,你口渴的时候我可以帮忙倒水,你肚子饿了,我可以帮你买饭吃,我有很多事可以做啊。”

 如果让江湖上的弟兄们听到这个人见人怕,鬼见鬼愁的夏大堂主,竟然为一个男人当起了跑腿的,大概会倒成一片吧。

 但夏雨瑞却是甘之如饴。

 从小死去的生父留给他家财万贯,但被母亲憎恨的他却从来没有感受过家庭温暖,也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爱与付出。

 是这个男人改变了他的一生,让他的生命从此有了存在的意义。

 他可以为他心爱的爹地付出所有。只要他快乐。

 “爹地,我要开始学做便当,以后你不要那么早起了,换了来做吧。”

 “不行,厨房很危险的,万一切菜时被刀子割伤了手,怎么办?”夏墨林以这个孩子可说是溺爱到了极点,哪舍得他伤了这双像艺术品般美丽修长的手。

 厨房会危险?刀子会割伤?夏雨瑞闻言脸上顿时出现三条黑线。

 爹地,你可知道,要当上云逸会的堂主,要能右手使松,左手使刀,至少要经过三次黑帮火拼的洗礼,才能通过考验。

 你现在竟然还把像孩子一样保护着,说出去瘵被江湖上的弟兄笑掉大牙的。

 不过夏雨瑞当然不可能笨到跟他爹地说,要是被他老实单纯的爹地知道他从事这么危险的工作 ,一定会把他吓死的。

 哎,看来我还是继续当我的乖宝宝吧。

 “好好,那我不学厨艺,当你的助手总可以吧。”

 “当然可以了,我的瑞瑞这么聪明,学什么都能立刻上手,爹地有了你在身边,研究一定会更加顺利的。”

 “嘻,话先别说得这么早,说不定我会把实验室搞得飞狗跳呢。”

 “瑞瑞要是把实验搞砸了,爹地就要好好罚你。”夏墨林宠溺地捏了捏他的鼻子。

 “嘻,爹地要怎么罚我?把我倒在实验室的讲台上,用你的大”教鞭“打我光溜溜的小股吗?”哇,那一定很刺!夏雨瑞用润的双眼心期待地看着男人。

 夏墨林光是幻想那个场面,脸一下就烧了起来“你…你这孩子…”

 “嘻,爹地是不是也兴奋了?”夏雨瑞坏坏一笑,用指甲着与男人相握的掌心。

 夏墨林全身一颤。“瑞瑞…”

 “爹地,要不要现在就把我绑到实验室,狠狠的惩罚我啊…”夏雨瑞惑地说。

 “哼嗯…瑞瑞,不要勾引爹地…”

 就在两人目光火热纠,天雷即将勾动地火之时…

 “教授!”一个尖锐的女声打破了两人的秘密时光!

 夏墨林一下醒了过来,不自在地清了清喉咙“咳咳,颜助教,有什么事吗?”

 夏雨瑞冷哼了一声,不悦地瞪着这个不请自业的不速之客。

 颜碧霞好奇地打量着教授身边与他举止亲热的美男子“教授,旁边这位先生是你的…?”

 “哦,是我儿子。瑞瑞,这是刚调到我办公室的颜助教。”

 夏雨瑞面无表情,冷淡地点了点头。

 颜碧霞也不以为意,依旧语调热络地说“啊,原来是夏公子,你好,我叫颜碧霞,因为久仰夏教授的学识才主动请调过来的,以后你是找不到你父亲,可以打电话找多。你也知道,教授一做起研究就非常投入,简直是六亲不认呢。”

 夏雨瑞闻言所急,冷冷一笑“六亲不认啊?那就是说连我都不认了,爹地,是这样吗?”

 跟这个孩子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夏墨林怎么会不知道他的醋劲有多大,闻言连忙否认“当然不是了!瑞瑞对爹地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夏雨瑞听了心情好了一点,但看到那个女人一副跟爹地很的模样,就一把无名火冒了上来。“我对爹地很重要吗?可是有人认为我要透过她才能找到你呢。”

 “哎呀,对不起,是我嘴巴笨不会讲话,夏公司不要介意。”颜碧霞尴尬地笑了笑“这样吧,让我今天中午做东请两位吃个饭,算我给夏公司赔不是,好吗?”

 夏墨林闻言一惊。瑞瑞这个大醋桶怎么可能让他跟女人一起吃饭。他连忙摇手拒绝“不,不用了,我们…”

 “好啊,大家一起吃个饭吧。”夏雨瑞打断了他的话。

 “瑞瑞?”夏墨林惊讶地看着他。

 “走吧,爹地。”夏雨瑞莫测高深地一笑。

 哼,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在耍什么把戏!

 一个高大健壮,器宇轩昂的男人出现在“云逸会”的会长办公室。

 他正是江湖上以勇猛着称的“飞龙堂”堂主…江骄龙。

 被老大取消假期,紧急召唤而来的他,一向是动作敏捷,健步如飞,但如今看来却有点步履蹒跚。

 霍飞见到他的熊样忍不住爆笑出声“哈哈…江堂主,看你面黄肌瘦,走路都走不稳,敢情是被你那可爱的侄子,疼爱,夜夜操劳啊?”

 江骄龙闻言大窘“哪…哪有,霍少爷,你可别说。”

 “切,我会说?你可别忘了,你那个侄子可是跟我认识多年,他对你这个舅舅的变态占有,我可是最清楚不过了。你还想跟本少年装蒜?快说,你们这几天上哪里鬼混去了?”

 “没…没有啊…”沈冠峤眼看自己这个老实的兄弟被得面红耳赤,话都快说不出来了,连忙出来打圆场“飞,少说几句。”

 “哼,不说就不说。”霍飞耸了耸肩。

 江骄龙这才松了口气。“云逸会”里,他最怕的就是伶牙俐齿的霍少年和夏雨瑞,只要有他们两个在,自己肯定被亏得体无完肤。

 “老大,你紧急召我回来,到底是什么事啊?”江骄龙赶紧转移话题。

 “还不是为了那个吉亚的事。”沈冠峤斜瞪了那个罪魁祸首一眼。

 霍飞无辜地眨眨眼,朝心爱的姐夫绽放灿烂的笑容。

 沈冠峤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在他头上轻轻敲了一下。“还好意思笑,小无赖。”

 霍飞笑嘻嘻地抱住姐夫,在他耳边轻声地说“我是小无赖?是谁昨晚说只做一次的,结果把人家蹂躏到半夜,姐夫才是大无赖呢!”

 沈冠峤闻言俊脸微微一红。

 霍飞见状噗嗤笑了出来,在姐夫脸上重重亲了一口。

 江骄龙眼看两人继续打情骂俏下去,正事也不必谈了,连忙出声“老大,吉亚的事不是夏雨瑞在办吗?有他这个智多星出马,吉亚绝对是手到擒来,哪里轮得到我出马啊?”

 “哎呀,还不是因为有个人自以为幽默,跟夏雨瑞开了个大玩笑,结果巧成拙,被他反将了一军啊。”霍飞调侃地说。

 沈冠峤在自己宝贝上轻轻掐了一把。“给我闭嘴。”

 霍飞见好就收,痞子似地吐了吐舌头,乖乖地闭上嘴。

 江骄龙被霍飞一番话搞得一头雾水“老大,霍少爷说的话,我怎么都听不懂啊?”

 “你别听他的。我今天叫你回来,主要是因为雨瑞临时有急事请假,不能接下这个任务。骄龙,你们两个是我最得力的左右手,如今雨瑞不在,我不叫你回来,难道还要我亲自去追人?”

 “当然不行了!老大,你放心,追捕吉亚的事就包在我江骄龙身上!”江骄龙气盖山河地拍了拍脯!

 “那我就放心了。此事事关我云逸会的名声,我要你不择手段将他逮回来。这次犯人会逃,我怀疑我们帮里出了内,你要好好调查清楚。”

 “是,老大。要是被我逮到这个内,本堂主一定将他碎尸万段!”

 霍飞看到江骄龙如此慷慨昂,心中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难道是“他”?他和吉亚确实关系非浅。不过这件事没几个人知道。

 如果真的是“他”这事情可就大条了…

 霍飞想到将来可能发生的种种难题,不头疼地皱紧了眉头。

 夏墨林一行三人来到了学校旁边一间布置高雅的咖啡厅。

 “瑞瑞,想吃点什么?”夏墨林打开菜单,语气温柔地问。

 “随便吧,我今天没什么胃口。”

 “怎么了?是不是天气太热,中暑了?”夏墨林一下紧张起来,用手摸着自己宝贝的额头。“爹地回办公室去拿条冰巾,再拿点降火的凉茶来,你等爹地一下哦。”

 “不用啦,爹地,那多辛苦。”

 “不辛苦,就在隔壁而已,爹地用跑的,很快回来。”夏墨林急忙站了起来。

 “真的不用,我哪舍得让爹地这样跑来跑去的,快坐下。”夏雨瑞笑着拉住了男人“只要爹地陪着我,我就会感觉舒服多了。”

 “爹地当然陪着你。”夏墨林怜惜地伸手握住他。

 两人在公开场合大胆地上演变调的家庭伦理剧,完全把另一个坐在同桌的女人视若无睹。

 颜碧霞看得下巴差点掉了下来。

 这…这两人哪里像父子?简直比情侣还像情侣!父子感情再好也不是这个好法吧?

 颜碧霞在心里暗自嘀咕,但表面上还是装得若无其事“教授,我们要吧点菜了吗?”

 “哦,好,当然可以。”

 夏墨林向店家仔细询问,专门点了些瑞瑞爱吃的清淡菜

 菜上来后,夏墨林又是帮忙夹菜,又是帮忙剔鱼刺,简直把夏雨瑞伺候得跟女王一样。

 颜碧霞早已暗恋夏教授多时,看到他这么懂得疼爱孩子,虽然觉得有点过火。但想到以后要是能嫁给这种温柔体贴的男子,一定会很幸福,内心不雀跃不已。

 嘻,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像这种多金又体贴的好男人,要上哪里找啊?不行, 我一定得快发动攻势。

 “夏公子,听说你母亲去世快一年了,家里没了女主人,生活一定很不方便吧?”颜碧霞语气讨好地问。

 夏雨瑞最讨厌别人提起那个女人,心中冷笑,脸上却不一丝痕迹。“I不会啊,我跟爹地两个过得舒服的。”

 “可是家中大大小小的事情那么多,夏教授又那么忙,没有个女人在家中打理,我看也不是长久之计吧。”

 “听颜小组言下之意,难道你是想应征我们夏家的女主人?”

 “我…我是很欣赏夏教授啦…”颜碧霞迅速地看了看夏墨林一眼,害羞地低下了头。

 哼,总算出马脚了。你这个丑女人,想跟我夏雨瑞抢爹地,回家照镇子去吧!

 夏雨瑞怒极反笑,转向身旁的男人,笑笑地问“爹地,颜小组的话也不元道理,爹地不考虑一下吗?”

 夏墨林看自己的宝贝笑得愈灿烂,心中就愈是叫苦不已。

 要死了,这个颜助教今天是吃错药了,怎么突然读出这些话。她想害死他吗?“不考虑!当然不考虑!爹地只要有瑞瑞就足了。”

 “是吗?”夏雨瑞微微一笑,右手悄悄地滑到桌巾底下,挑逗地从男人的大腿一路摸上他的裆…

 软趴趴的器被掏了出来,在下迅速起。

 夏墨林吓得全身一僵。

 天啊,瑞瑞这孩子怎么这么大胆?万一被人发现了…

 可是…真的好舒服啊…夏墨林一边享受着器被的快,一边又害怕被人看见,过度紧张下,一张脸涨得通红,汗水不停地往下滴…

 “夏教授,你很热吗?”颜碧霞关心地问“我这里有手帕,你拿去擦吧。”

 面对递到跟前的手帕,夏墨林下意识地瞥了自己的孩子一眼,看到那眼中出的冷光,他的汗滴得更快了。

 夏墨林连忙将她的手帕推了回去。“不用了…不用了…”

 “没关系,夏教授,你拿去用吧。”颜碧霞又将手帕推了回去,语调娇羞地说“你不还我也没关系的…”

 看到两人拉拉扯扯,纠不清,夏雨瑞简直快气炸了!

 但他愈是生气,脸上的笑容就愈是灿烂。

 夏墨林哪会不了解自己的宝贝,眼看他气得不轻,连忙用眼神向他求饶。

 但夏雨瑞看也不看男人一眼,一边面带微笑地继续手上的“惩罚”一边还不忘与对面的女人闲话家常。“我爹地在学校是不是很受?”

 “是啊,就我知道的,就有好几个老师和助理暗恋夏教授呢。”

 “是吗?我都不知道我爹地这么受啊。”

 “是真的,夏教授长得那么斯文,身材又好,老实说,他是很多女人的幻想对象呢。”颜碧霞娇羞地说。

 “幻想对象?”

 夏雨瑞冷冷一笑,气得用拇指的指甲往顶端的小孔轻轻一戳…

 啊啊啊…本来就已濒临爆发边缘的夏墨林在心里大叫一声,全身一个灵,忍不住就了出来!

 夏雨瑞已经气到极点,怎么可能让他爹地这么好过,手上一个使劲就硬生生把他的高了下去…

 夏墨林一下从天堂跌到了地狱,望无处可去,难受到了极点。他再也忍不住用餐巾遮着自己的下腹,猛地跳了起来!“我…我肚子不大舒服,去下洗手间。”

 夏墨林说完就往洗手间冲。

 “哎呀,教授是怎么回事啊?”颜碧霞惊讶地瞪大了眼。

 “唉,颜小组有所不知,你刚刚不小心触到了我爹地的伤心处。”夏雨瑞故作难过地叹了口气。

 “啊?教授有什么伤心事?”

 “颜小组,你是个好人,为了不耽误你的终生幸福,我就不瞒你了…其实我爹地他…他…”夏雨瑞言又止,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

 “教授他到底怎么了?”颜碧霞紧张地问。

 “其实我爹地他…能力有问题!”他的问题就是太勇猛,每次都做得我股快破了。

 “什么?!”颜碧霞吓得眼镜差点掉下来。

 “不然你想,为什么他和我母亲结婚多年,也没生下半个孩子呢?”夏雨瑞故作遗憾地摇摇头。哼,爹地要敢跟那个女人上生孩子,他早阉了他了!

 “天啊,夏教授他…他…”

 什么幸福美梦全变成了一场空,颜碧霞在幻想破灭之余,突然有种被欺骗的感觉,不火大地问“这么说来,夏教授不但是无能,还有不孕症?”

 “呃,我可什么都没说…”夏雨瑞拿起茶杯,优雅地喝了口咖啡。

 “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了,夏公子,非常感谢你的告知,再见。”颜碧霞说完连单也不买,就气冲冲地走了。

 不到十分钟,当夏墨林还在洗手间“自力救济”拼命着自己雄壮威武的“男雄风”时,有关他不举兼不孕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学校的BBS…
上章 甜蜜的罂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