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甜蜜的罂粟 下章
第06章
有个人不费一一弹就干掉了一帮隐藏在暗自的“情敌”

 在教授专属的实验室里,夏墨林沉醉在自己心肝宝贝的陪伴中,完全不知外头已经谣言天飞。

 “瑞瑞,累了吗?要不要睡一下?”埋头在一堆研究报告中的夏墨林,抬头问着趴在沙发上的孩子。

 “不累,我看的这本书很有趣呢。”夏雨瑞摇晃着一双白皙赤的双足,兴味盎然地说“爹地,传说在太平洋的一个海岛附近的海底长着一种”云火草“,它本身含有剧毒,却能在燃烧后取其毒烟治另一种奇毒,这么神奇的东西,我还真没见过。”

 夏墨林谈到自己的专业,眼镜后方的双方就开始发亮“是啊,可惜这只是个传说,我们也只从古书上知道大概的位置,还从没有人下海去寻找过。”

 “别人不去,爹地可以去啊。不过我可不是叫爹地亲自下海哦,那太危险了,我可不准,我的意思是爹地可以组个勘探小组。”夏雨瑞知道男人最大的兴趣就是研究世上各式各样的毒物。

 “爹地也想过提这个计划,但这个经费太过庞大,我想学校方面不会批的。何况这实在是个十分冷门的项目,除了我,大概没有人会有兴趣吧。”

 原来是卡在经费问题啊,夏雨瑞沉了片刻,心中有了主意。“放心吧,爹地,你的名声这么大,只要你一公布这个消息,一定会有人来赞助你的。”

 “恐怕不容易。”夏墨林遗憾地摇摇头。一般公司会赞助研究项目都有其商业利益上的考量“云火草”只是传说中的东西,是不是真实存在也不知道,谁会肯为他的好奇心就砸下大钱呢。

 “放心啦,我是爹地的幸运星,有我夏雨瑞在,保证爹地心想事成!”夏雨瑞坐上男人的大腿,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瑞瑞本来就是爹地的幸运星啊。”夏墨林也在他脸上回亲了一下。能拥有这个孩子毫无保留的爱,对男人来说就是最大的幸运。

 “爹地也是我的幸运星。你不知道能遇到你,我有多幸运。”夏雨瑞用充爱意的眼神凝视着男人。

 “瑞瑞…”夏墨林内心感动,也顾不得是在学校,低头就吻上了他的…两人紧紧相拥,深深地吻着,换着甜美的津

 “哼嗯…”夏雨瑞被男人吻得神魂颠倒,软绵绵地倒在他怀里。

 就在两人动情地扯着彼此的衣衫时…

 叩叩…

 “夏教授在吗?”门外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夏墨林连忙扶着自己的宝贝站了起来,整了整两人凌乱的衣衫。“咳咳,是校长吗?快请进。”

 一位顶上发稀疏,西装笔的老头开门走了进来。“夏教授,在忙吗?会不会打扰他们。”

 “呃,不会不会。”夏墨林有点不好意见地笑了笑“校长,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小犬雨瑞。瑞瑞,快见过王校长。”

 夏雨瑞礼貌地点了点头“王校长,你好。”

 “夏公子你好。”王校长连忙恭身回礼。

 夏墨林见状愣了一下,奇怪,王校长怎么对一个晚辈行如此大礼?态度还如此殷情?

 “爹地,难得见到王校长,不如大家一直喝下午茶吧。”

 “好啊,校长你有空吗?”

 “有空,当然有空!”王校长语气十分热络。

 “那爹地买点茶点回来好吗?”

 “当然好,那爹地去买点蓝莓松糕。”

 “嘻,还是爹地最了解我了。”夏雨瑞撒娇地抱住男人,笑笑地说。

 夏墨林只要一看见自己宝贝的笑脸,就什么都忘了。也不管校长就在面前,就爱怜地回抱住怀里的人儿“傻孩子,你是爹地带大的,怎么会不知道你爱吃什么。爹地去去马上就回来,你陪王校长聊聊。”

 “嗯,好。”

 “王校长,你随便坐,我出去一下。”

 “那就辛苦你了。”

 等到夏墨林走出了办公室,屋内的气氛突然为之一变…

 只见王校长面容肃穆地对着眼前的男人深深一鞠躬,恭敬地高喊“属下王原齐参见夏堂主!”

 夏雨瑞看都不看他一眼,在沙发上姿态优雅地坐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淡淡地说“免礼。”

 “谢堂主。”王原齐这才敢直起身来。

 夏雨瑞双眼微闭,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王原齐,你可知本堂主当初为什么动用关系,替你安进T大校长一职?”

 “报告堂主,属下当然知道。夏堂主如此费尽心思,无非是希望属下在学校能就近保护夏教授,帮他排忧解难,妥善安排,创造一个最适合夏教授做研究的环境。”

 “那你还敢如此胆大妄为!”夏雨瑞突地睁开双眼,眼里尽是寒冷的光“我对你最近的所作所为非常不满意,你可知罪?”

 王原齐闻言心头一惊,不知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个云逸会里最难惹的主子,连忙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属下无知,还请夏堂主明示。”

 “哼,还敢装蒜。我爹地最近换了一个女助教,这个人事调动你为什么没有经过本堂的同意?”

 “啊?”王原齐闻言顿时傻眼“这…这只是件小事,属下是想,夏堂主理万机,这点小事就不必惊扰您了。”

 不会吧,夏堂主就因为这件小事就发这么大的火?

 “给我住口!是不是小事由本堂主决定,不是由你!以后你要彻底过滤我爹地身边所有的人事,不管是老师、助教还是扫地的,全都给我换成五十岁以上的男,不准安排任何一位女工作人员接近我爹地身边。哦,对了,为了预防万一,就算是男也要把资料照片送给本堂主审核。”

 “属下遵命。”汗,堂主干嘛不干脆直接说就是愈老愈丑的男人就好。

 “还有,从下学期开始,毒物系不准再招收女学生,现有的女学生给我不择手段,安排他们转系。听懂了吗?”

 “听…听懂了,属下遵命。”其实王原齐一点也听不懂。

 夏堂主怎么防女人跟防贼一样,一点也不像是人家儿子,简直就像是他老婆!完全不知道两人秘密爱人关系的王原齐简直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就算王原齐给天借胆,他也不敢开口问一句。云逸会的头头各个像神仙一样,变幻莫测,哪里是他们这些凡夫俗子可以揣测的。

 “最后还有一件事。”

 呜…还有啊?王原齐苦着一张老脸,小心翼翼地问“夏堂主还有什么吩咐?”

 “我爹地最近对一个研究项目很有兴趣,你马上拨款下去,让他展开研究,经费方面由本堂主无限制供应,你只管批文就是。”

 呼,这个好办。王原齐总算松了一口气。“属下遵命。”

 夏雨瑞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挥挥手让他下去了。

 江骄龙最近可说是衰事连连。

 不但缉拿犯人的事毫无线索,还要被个变态大魔绑在上夜夜蹂躏。

 “哈啊…唔,轻一点,痛啊…你这个死小孩!到底有完没完啊?”痛苦地着气,后已经被到快出血的江骄龙忍不住破口大骂。

 “哼嗯,当然没完,这么让人销魂的股,永远也不够啊。”蓄着一头及的乌黑长发,年约十七八岁、相貌完美俊俏的少年一笑。

 “你妈的头!”江骄龙气得恨不得踹他一脚。

 “哦…舅舅又忘了我妈就是你姐姐了,你这么骂她万一被她知道了,这可不太好吧。”

 “你敢告诉她,我就杀了你!”

 所谓“长姐如母”从小丧母,等于被大他十岁的姐姐一手带大的江骄龙最怕的就是这个凶巴巴的长姐。

 “嘻,舅舅要是乖乖听话让我,侄子我心情一好,又怎么有空去告状呢?”用力撑开男人壮的大腿,纪子浩一边调侃着,一边不忘下身烈的律动。

 “啊啊…不要动…又要出来了…不要…我会死啦…”扭动结实多股,抗拒着从后直达脑髓的快,不知已经过多少次的铁已经不出什么了,万一要是再下去,恐怕连都要了出来。

 呜…如果真的那样,自己还不如去一头撞死算了!在江湖上以勇猛着称的黑帮大哥很没出息的在心中暗自饮泣。

 少年眼看心爱的舅舅那张感的脸庞被自己到两颊泛红,眼泛泪光,不符合年龄的巨兴奋得在那紧窒的里又硬生生大了一圈!

 “啊啊…不要再大了…肠子要破了!”江骄龙发出惊恐的大叫!

 呜…这个死小孩简直不是人,是妖怪!

 “呼呼…谁叫舅舅要长得这么…啊啊…死人了…”椎一阵酸麻,纪子浩强忍住感,又狠狠往深处撞了几下!

 “啊啊啊…死了…”体内要命的一点被撞个正着,江骄龙两眼一个翻白,这个名闻江湖的黑道大哥终究还是忍不住被少年了!

 紧紧抱着浑身抖个不停的男人,少年又爱又怜地在他嘴上亲了一口,这才心满意足地在他体内了…

 纪子浩直到器完全软掉了才恋恋不舍地退出了他最爱的身体“好了,今天就先放过你,舅舅睡吧。”

 感觉到少年的器一离开,江骄龙一下子就昏了过去。

 痴痴凝视着男人的睡容,纪子浩爱不释手地把玩着他硬的头发。“怎么有人会这么该死的可爱啊…”如果不是为了男人的身体着想,少年真的会忍不住再上了他。

 就在他还心猿意马的时候,边的手机无声地震动起来…

 拿起手机看了一下,纪子浩按下了通话键“你们到了?…嗯,知道了。在约定的地点等吧。”

 少年合上手机,将男人的棉被仔细盖好,在他额上亲了一口。“我马上就回来陪你,亲爱的舅舅。”

 下套上睡袍,纪子浩下楼走进了书房。

 在书房东面的墙上有一幅中国仕女图,少年在她手上的簿扇轻轻一按,一道暗门突然打了开来…

 走进一条长长的密道,没有人知道里面竟然是一个密室,而且还藏着一个正被四处通缉的头号要犯。

 一动也不动地躺在密室里的小上,男人相貌俊美,充浓浓的异国风情。

 “大哥。”纪子浩开口叫了他的结拜兄弟。

 男人闭着眼睛,毫无反应。

 纪子浩无奈地叹了口气。“大哥,快起来,接你的人来了。”

 男人一下从上跳了起来!“我说过我不走!你没听到吗?”

 “大哥,你干嘛这么固执!不要拿命开玩笑好不好?我可是费尽心思才把你救出来的,难道你还要再被他们抓回去一次?”

 “哼,你放心,任他们云逸会再怎么聪明,又怎么会想到,本王子人就躲在他们江大堂主的家中呢?”

 原来被少年藏在此处的男人竟是“云逸会”的头号要犯吉亚王子!

 “话不能这么说,现在是因为夏雨瑞不在,要是他回来了,难保不会找上门来,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你还是快走吧。”

 “我不走!在抓到那个变态之前,我绝对不走!我要报复,我吉亚一定要他也尝尝这种羞辱!”想到自己是怎么被迫张开大腿任那个男人夜侵犯,身份尊贵的吉亚王子就忍不住气到浑身颤抖。

 “你想抓那个姓萧的?人家还想抓你呢!你不知道那个姓萧的已经对你上瘾了?”

 “哦,闭嘴!”吉亚一张俊脸涨得通红。

 “你叫我闭嘴也没用。你失踪后,那个姓萧的可是气到发狂。他是掌管刑堂的,你会不知道他有多心狠手辣?大哥,你听我一句劝,先回国去吧,这事我们再从长计议。”

 “不要再说了!没有抓到那个人渣之前,我不会走的。”

 “大哥你…”纪子浩简直为之气结。他头痛地太阳“好吧好吧,我来想办法就是了。不过你要答应我今天先离开这里,换个藏匿的地方。”

 “怎么?怕被你舅舅发现?”

 “哼,我怕过谁了?”纪子浩高傲地仰起下巴“就算舅舅知道了又能拿我怎么样?我照样能在上把他治得服服帖帖!”

 “是吗?我怎么觉得你那个舅舅不是很心甘情愿啊?”

 “大哥还敢取笑我?你自己呢?为了个霍飞,从一个尊贵的王子沦为通缉犯,可真是天下第一痴情种啊。”纪子浩不以为然地瞪了他一眼。

 “这不关阿飞的事。”吉亚眼里闪过一丝痛楚“是我自己傻。我以为这样就可以得到他。可是他的心,他的人,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通通给了一个人。他从来没有骗过我,是我自己无法认清这个事实,我不怪他。”

 “算了,忘了他吧,大哥。”

 “你放心,我吉亚好歹也是一个王子,男人汉大丈夫,提得起放得下。我会忘了他的。现在我心里只想抓到那个男人!”

 吉亚的眼中燃烧着熊熊的复仇火焰…
上章 甜蜜的罂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