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甜蜜的罂粟 下章
第07章
这一天,对夏墨林和夏雨瑞两父子来说是个改变他们生命的纪念

 每年到了这一天,两人就会排开所有的行程,一早六点就起

 舍弃了开车,夏墨林牵着自己的宝贝走了好长一段路,来到了山下的公车站牌。

 “瑞瑞,累不累?”夏墨林拿出手帕帮他擦了擦汗。

 “不累。爹地,你还记得那一天是什么天气吗?”夏雨瑞微微一笑,抬头看了看天空。

 “当然记得了。我怎么可能忘记…”眼镜后方的双眼微微眯起,夏墨林也抬头看着美丽的蓝天。“那天的天空可不是这个颜色。灰灰的,暗暗的,好像随时也要来场大雨…”

 “是啊,那天的天空就好像我当时的心情一样…”

 两人紧紧握住彼此的手,相视一笑,让时光重新倒到八年前的那一天…

 清晨六点,夏墨林突然从恶梦中惊醒。

 窗外天色阴暗昏沉。

 他有点心神不宁。

 下意识地往楼下的房间走去,意外地发现房门竟然是开的。

 心头一惊,夏墨林冲进了孩子的房间“瑞瑞?”

 上空无一人。

 夏墨林又慌张地冲了出来,找遍了屋里屋外。

 天啊,天都还没亮,瑞瑞到底上哪里去了?

 夏墨林心急如焚地跳上了车,一路往山下开去,沿路停停走走,不断地找寻着少年的踪影。

 夏墨林跟这孩子住在一起两年了,还从没见他这么早出门过。何况今天的天气这么糟,万一下起了大雨…天啊!

 “瑞瑞,你快出来,不要吓爹地…”

 少年明明已经十七岁了,但打从心底疼爱他的夏墨林还是把他当小孩般呵护着。

 车子开了好长一段路,男人终于在山下一个公车站牌前发现了少年的身影。

 夏墨林手忙脚地将车随便丢在路边就冲上前去!“瑞瑞!”

 跟男人欣喜若狂的表情完全相反的是少年脸上冷淡的神色。

 夏墨林也不以为意,伸手抓住了他的手“瑞瑞,你要去哪里?爹地送你去。”

 “不必了。”夏雨瑞甩开了男人的手,看也不看他一眼。“我自己可以坐车。”

 夏墨林还是不肯放弃,瑞瑞“待会就要下雨了,你让爹地送你吧。”

 “我的事不用你管!你还是多花点时间在那个女人身上吧,你不是待会就要赶飞机去见她了?”夏雨瑞冷冷一笑。

 尽管那个女人长年在国外逍遥,还是三不五时就会打电话回来扰。每次看到男人和她讲电话,少年就会莫名的烦躁。尤其昨晚听到男人竟然要趁出国开会之便去见她,夏雨瑞更是烦得整晚睡不着。

 “原来瑞瑞就是为这个生气?我跟你母亲只是见个面,我们不会怎么样的。”

 夫之间很久不见,就是做做什么也是天经地义,但夏墨林就是下意识地想向少年解释清楚。

 夏雨瑞闻言心中暗喜,口头上却还是倔得很。“哼,我才不相信。谁知道你们会不会怎么样?反正你要是去见她,就不要回来见我!”

 也不管他的要求是不是太不合情理,任的少年就是这么想。

 夏墨林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被这个孩子吃得死死的,听了他绝情的话,心头一慌,连忙伸手抱住他“瑞瑞别生气,那爹地不去就是了。”

 夏雨瑞闻言内心松了一口气,但转念想到男人或许心里其实很想去见那个女人,只是被自己强迫拒绝而已,一把无名火就又冒了上来?

 “你要去不去都随便你!何必说得这么委屈?”少年挣脱男人的怀抱,一把推开他。

 夏墨林苦笑了一下“爹地一点都不觉得委屈啊。”

 “哼,我都听到了,昨天在电话里,你和她说话说得那么亲热,分明就很想去见她对不对?你不要想骗我!”

 夏墨林无言地叹了口气。他不知道要怎么跟少年解释,自己是因为对子一点都不想念,心存愧疚之下,才特意将语气装得份外热络。但这种话教他怎么在孩子面前说出口。

 眼看男人无话可说了,夏雨瑞一颗心仿佛沉到了谷底。

 两年来的朝夕相处,竟抵不过那个女人的一通电话吗?

 自己对他来说究竟算什么?

 伤心绝望地抬眼看着男人,夏雨瑞恨恨地说“你终于承认了…我讨厌你!我永远也不想再见到你!”

 少年跑向停靠在旁的公车,一下就跳了上去。

 夏墨林见状大惊,也飞快地跟着跳上了公车。

 “对不起,借过。”

 公车上挤了赶着上学的学生,夏墨林一直挤到最后面才发现了少年。

 男人怕向来娇生惯养的他被人挤坏了,连忙站到少年的背后保护他。

 夏雨瑞握着把手站着,看也不看他一眼。

 “瑞瑞,别生爹地的气了。”夏墨林微微弯,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你真的误会爹地了。”

 感觉到男人在耳畔温热的鼻息,夏雨瑞的脸蛋一下红了起来。“走开,谁让你跟过来的。”

 听出了少年声音里的软化,夏墨林这才放松了紧绷的神经,笑笑地说“是爹地坏,随便瑞瑞回去怎么罚爹地,好不好?跟爹地回家吧。”

 “要回去你自己回去。”夏雨瑞才没这么快原谅男人。

 “好好,不回去,那瑞瑞去哪里爹地就跟到哪里。”

 “哼,脚长在你身上,随便你。”

 车子进入了市区,一跳摇摇晃晃,走走停停,每次司机一刹车,男人的下腹就会无可避免地撞到少年的譬部。

 几次下来,两人都受不住了。

 心跳加速,体温上升,紧紧依靠的两人呼吸开始紊乱。

 夏雨瑞可以感觉到有硬梆梆的东西抵住了自己的双臂间。难道这…这是爹地的“那个”吗?

 脑中一阵晕眩,一股陌生的渴望从体内深处强烈的涌了上来…

 夏雨瑞忍不住起了。

 在少年身后的男人也觉得自己快被折磨死了。

 想狠狠贯穿少年的冲动像毒药般侵袭着夏墨林的神经。

 头一次觉得自己已经渴望到快死掉的望,让夏墨林怀疑自己是不是会在下一秒就在公车上强暴了这个孩子。

 天啊,夏墨林,你简直禽兽不如!

 没有办法原谅自己的男人痛苦地强迫自己退后了一步…

 “爹地…”一感觉到那火热的身躯离开了自己,夏雨瑞浑身一冷,慌乱地转过身,抓住了他的衣服。

 不要走…我需要你。

 说不出口的恳求让少年几乎哭了出来。

 一接触到那双泛着泪光的美丽眼眸,夏墨林就知道自己没救了。

 忘了车上还有其他人的存在,这世界只剩下两人痴痴地凝视着彼此。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就在少年以为自己已经被放弃的时候,男人终于开口了。“我们下车吧。”

 车子刚好停在站上,夏墨林拉着少年下了车。

 天空还是乌云密布,暗淡无光。

 两人手牵着手,在几乎看不到行人的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走着走着,雨开始落了下来。

 “下雨了。”夏墨林皱起眉头“我们回家吧。”

 “不要。”少年低着头闷闷地说。

 “瑞瑞…”夏墨林痛苦地深深呼吸“不要这样,你知道…这是不对的…”

 两人心里都明白男人指的是什么。

 “对不对是谁规定的?”夏雨瑞不服地抬起头来。

 “不管怎么说…我是你爹地。”夏墨林还是企图找回理智。

 “是我爹地又怎么样?”少年大喊“我夏雨瑞就偏要你当我爹地,又当我的爱人!”

 些话一出,夏墨林浑身一震!

 天空突然划过一道闪电…

 大雨,倾盆而下。

 两人一下就浑身透。

 男人却仿佛毫无所觉地站在雨中,眼睛眨也不眨地凝望着少年。

 夏雨瑞的双眼燃烧着炙热而坚定的火光。“爹地,你要不要我?”

 我要不要你?多么可笑的一个问题。

 要的…我要你我要你我要你!

 夏墨林疯狂地在心中喊了千万次,但他…

 就是没有勇气开口。

 夏雨瑞久等不到男人的回答,却可以从他的眼神看出他的渴望。

 对于男人的胆怯,他并不意外。他知道要突破男人道德的以防必须狠下重药!

 一把下身上淋淋的T恤丢在地上,少年光着上身大步向前走去…

 “不敢要我就滚!我会找个有种的男人抱我!”

 少年丢下的话像一把刀刺进了夏墨林的膛,痛得他无法呼吸!

 自己最爱的孩子渐行渐远。

 那白皙剔透的背后在雨中像是天使的羽翼,随时都会展翅而去。

 我就要失去这个孩子了吗?失去这个打从第一眼见到就让你无法割舍的少年?

 想到他今后就要依偎在别的男人的怀抱中,夏墨林就嫉妒得快要发疯了!

 不!我不要失去我的宝贝,他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瑞瑞…”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喊,夏墨林朝少年狂奔而去,从背后一把将他揽入怀中!“瑞瑞,不要走!求求你不要离开爹地?”

 被男人紧紧抱住的少年感觉自己又再次回到了温暖的天堂,他强忍住眼眶中的泪水,轻轻地说“爹地,我再问你一次,你要不要我?”

 将少年转过身来,夏墨林伸出颤抖的手,捧住那美丽得让人心痛的脸庞“我要,我要你,瑞瑞,爹地可以什么都不要,就是不能没有你!”

 难以形容的狂喜让少年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夏雨瑞哭着抱住了男人!

 “爹地,如果你不要我,我一定会死的。”

 “不准胡说!”夏墨林也激动地红了眼眶“瑞瑞是爹地的心肝宝贝,我怎么会不要你?”

 “呜…爹地,我高兴得快疯了,吻我…求求你吻我!”少年仰起脸,火热地贴了他。

 心脏跳得像快要蹦出口,夏墨林浑身颤抖,慢慢地印上那柔软丽的

 少年发出像小猫似的呻,紧紧搂住了男人的身…

 在滂沱的大雨中,两人疯狂的拥吻,第一次的,也是两颗心的换…
上章 甜蜜的罂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