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甜蜜的罂粟 下章
第09章
夏墨林最近可说是喜事连连。

 不但得到了学校大力赞助成立了“云火草”研究小组,还有自己的心肝宝贝时时刻刻陪在身边。

 “爹地,把书放下,眼睛闭起来。”夏雨瑞站到男人的背后,拿下他的眼镜,开始帮他按摩眼睛“以后不准你看书看得这么久,这样眼睛会累的。要乖乖听我的话,知道吗?”

 “嗯…爹地会听瑞瑞的话。”夏墨林微微一笑,享受地闭上眼睛。

 “这样才乖。”夏雨瑞低头在男人的发间亲了一口。

 按完眼睛,接着又开始按肩膀,夏墨林舒服地叹了一口气。“瑞瑞好,爹地好舒服…”

 “嘻,爹地在上那么,让我那么舒服,做孩子的当然要好好回报父亲啰。”夏雨瑞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你…你这孩子在胡说什么…”夏墨林又再次红了脸。

 “嘻,我才没有胡说,爹地在上确实很啊,我可是常常被爹地到差点晕过去呢。”

 “瑞瑞!”

 夏墨林脸红得都快滴出血了。

 “哈哈,爹地真可爱。”夏雨瑞跨坐到男人大腿上,搂住他的颈项,在他嘴上重重亲了一口。

 “你哦,就会戏爹地。”夏墨林好气又好笑地咬了咬那可爱的小鼻子。

 就在两人甜蜜地打情骂俏的时候,夏雨瑞放在桌上的手机很煞风景地响了起来…

 该死!

 一听到那个音乐铃声,聪明的夏雨瑞就知道自己的假期要结束了。

 呜…臭老大,人家还不想跟爹地分开啦。

 “瑞瑞,怎么不接电话?这样不礼貌的,快接。”夏墨林把手机拿到他面前。

 呜…笨爹地,你可知道讲礼貌是要付出代价的?

 夏墨林看自己的宝贝还是嘟着嘴不肯接电话,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不是你们老板的电话吗?公司一定是有急事找,瑞瑞乖,快接。”

 “好嘛,接就接。”夏雨瑞心不甘情不愿地按下通话键。“喂,老板啊,什么事?”

 “雨瑞,萧堂主失踪了,你立刻回来!”

 夏雨瑞闻言心头微微一沉“知道了,我马上到。”

 关上手机后,夏雨瑞若有所思地沉默不语。

 “怎么了?公司出了什么事?很严重吗?”看到刚刚还嬉皮笑脸的孩子脸上出沉重的表情,夏墨林一下就紧张起来。

 “爹地,别担心,只是公司有个主管出了点事,老板要我回去看看。”

 “这样啊,那瑞瑞还是快回公司吧,把事情处理好再回来,爹地等你。”

 唉,爹地,这事恐怕没那么容易处理啊。夏雨瑞暗叹了口气。

 “呜…夏雨瑞,你总算回来了!”江骄龙仿佛看到救星一样地扑到他面前,狠银抱住了他。

 “你这个大臭龙,找死啊!”才一踏进会长办公室,就被抱个怀的夏雨瑞气得狠狠给了他一拐子!

 这个鲁的臭男人,我夏雨瑞香、幼绵绵的身体除了爹地,谁也不让碰。!

 “哎哟,痛死我了!”江骄龙痛得弯下了。“你干嘛这么狠呀?抱一下会死啊?”

 “当然会死啰了,”夏雨瑞忽然甜甜一笑“如果我去告诉你侄子,你今天热情如火地抱住一个男人,你说你会不会死得很快啊?小龙龙。”

 “不要啊!”江骄龙闻言差点没吓死。

 那个死小孩醋劲奇大无比,上次他只不过对个侍者笑了一下,他就怀疑他对那个男人有意思,当场把他带到餐厅厕所搞得他腿软到差点走不出去。这次要是被他知道他抱了个男人,那他还不死定了?

 “呜…夏雨瑞你行行好,千万别去多嘴。看在我们兄弟一场,你可千万不能出卖我。”

 “哼哼,那就看本少爷今天的心情如何了。”夏雨瑞潇洒地拨了拨头发。

 “来来,您老请坐。”江骄龙赶紧拉来一把椅子。

 “哈哈,你们两个还真是云逸会的活宝啊。”霍飞翘着二郎腿坐在姐夫身旁,像看戏似地拍手大笑。

 这个死家伙,竟然敢叫他堂堂夏雨瑞是“活宝”看他怎么整他!

 “哎呀,霍少爷,看你笑得这么开心,敢情是在为逃掉的,”某人“感到高兴啊?”夏雨瑞笑得可甜了“听说他和你可是多年的情,为了你可说是杀人放火,在所不惜啊。我看他这次绑架了萧堂主,应该也是为了你而做的吧?”

 “夏雨瑞,你别说!”霍飞紧张地看了姐夫一眼。他知道自己的心上人有多痛恨那个男人,他可不想让他再误会了。

 “老大,我有没有说,你是最清楚了。”夏雨瑞耸了耸肩“这次萧堂主被绑架,用膝盖想也知道是吉亚干的。”

 “雨瑞,你可知道,萧堂主是在他自己的办公室里失踪的。”沈冠峤脸色沉重地说。

 “什么意思”夏雨瑞微微眯起了眼。

 “哎呀,就是他一进去办公室就没出来了,等到守在门口的小弟发现不对破门而入,已经看不到萧堂主了。呜…好恐怖,简直就是灵异事件啊!”江骄龙抖了下身体。

 “哼,本帮主就不信那个吉亚能飞天遁地!”沈冠峤眼中爆出冷光,重重往桌上一拍,看得出来是气炸了。

 霍飞已经很久没看见姐夫发这么大的火,坐在一旁连大气也不敢一下。

 “遁地?”夏雨瑞不亏是聪明绝顶的智多星,闻言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一个可能。

 “老大,你记不记得当初在盖地下室的时候,我们曾经设置了几条官道。后来我们变动了设计,把其中一条官道封了起来,那条官道不就是在萧堂主的办公室吗?”

 经夏雨瑞这么一提醒,在场的三人才想起了多年前的事。

 “是有这么一回事,但这件事只有我们少数几个高层才知道,那个吉亚怎么会有如此大的本事?”

 夏雨瑞冷冷一笑“那当然是有内了。”

 “雨瑞,你可是有什么想法?”沈冠峤沉声问道。

 夏雨瑞人的大眼在霍飞身上骨碌碌地转了转。

 “夏雨瑞,你看我干嘛?”霍飞气得跳了起来!“你可别想栽赃到我霍飞头上!”

 “呦,发这么大的火干嘛?做贼心虚啊。”其实夏雨瑞早知道不是这家伙干的,只是故意闹他而已。他哪里会不知道霍飞有多爱他姐夫,才不会可能傻到再次背叛他。

 “姐夫,你相不相信我?”霍飞咬着下,转头看着男人。

 “傻瓜,姐夫不相信你要相信谁。”沈冠峤温柔地拉住他的手“过来。”

 霍飞红着眼眶偎进心上人的怀里,狠狠瞪了夏雨瑞一眼。“听到没有,我姐夫才不会受你挑拨!”

 夏雨瑞才不怕他,不在乎地翘起二郎腿,也回瞪了他一眼。“哎呀,老大,你可不要被某人不怎么样的美,做出错误的判断啊。”

 “夏雨瑞!”霍飞气得又快跳了起来。

 沈冠峤连忙一把抱住他。

 “雨瑞,够了吧,你明知道不是阿飞,何必这么气他?”

 沈冠峤好气又好笑地看着这两个小孩子斗嘴。

 “好吧好吧,看在老大的面子上,本堂主今天就仁慈地放他一马,现在来说正事吧。”夏雨瑞含笑的双眼现在转移阵地,盯上了在一旁看得兴味盎然的高大男人。

 江骄龙被看得心头一个咯噔。“夏…夏雨瑞,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夏雨瑞不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笑眯眯地说“好久没看见他那个可爱的侄子了,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霍飞一听到夏雨瑞提起那个少年,就知道事情要糟。

 该死,看来夏雨瑞也怀疑是子浩干的了。等到真相大白后,姐夫一定会拿他开刀,到时候受苦的不只有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这个傻大个江骄龙肯定会为他大闹云逸会,到时不知要惹出多大的风波。

 唉,这可怎么办啊?霍飞不在心中发愁。

 但毫不知情的江骄龙却惊喜地看着夏雨瑞。“你干嘛找他一起吃饭?你不是不喜欢他?”

 “嘻,喜欢是需要时间培养的嘛,你不多安排一些机会让兄弟我多认识认识他,怎么能增进我们彼此的了解呢。”所谓一夜夫恩“,再怎么说他也是你兄弟的老公啊。”

 “夏雨瑞,你…你在胡说些什么?给老子闭嘴!”江骄龙一张脸可比猴子股还红。

 “我胡说?哦,对,对,你们不只是一夜夫啦,我看没有百夜也有千夜了,对不对啊?不龙龙。”

 “夏雨瑞!你还说!”江骄龙气得跳了起来!

 “好好,我放你一马就是了。”夏雨瑞挥挥手,一副慷慨的模样“一句话,到底给不给我这个兄弟一个面子,晚上一起吃饭?我会带我爹地去,老大你们两个也去吧,我们三对说说笑笑,交流一下感情,不是很好吗?”

 沈冠峤若有所悟地看了看夏雨瑞一眼“好,那就这么定了,骄龙,你把他带来吧。”

 “是,老大。”既然老大都开口了,江骄龙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低调的奢华是“云逸会”私人招待所的独特风格。

 只有总部高层才能使用的豪华包厢里,在座的六人把酒言,谈天说笑,好不热闹,任谁也看不出其中的暗汹涌。

 “来来,夏教授,让我再敬你一杯,干了!”想来贪杯的江骄龙豪迈地拿起一杯啤酒就一口饮尽!

 夏雨瑞狠狠瞪了他一眼,伸手拦住了男人“爹地,你别理那个酒鬼。”

 “没关系的。爹地能喝。”夏墨林虽然酒量不好,但难得与瑞瑞公司的老板和同事聚聚,总觉得自己不能丢了孩子的脸。

 拿起酒杯也试着一口干了,但向来滴酒不沾的夏墨林却发现实在有点困难,最后努力分成两、三次喝才总算让酒杯见了底。

 “好!好酒量!”众人一致鼓掌叫好。

 夏墨林得意地朝自己的宝贝笑了笑,却换来一个白眼。

 “爹地不准再喝了,万一醉了怎么办?”

 “醉了就醉了有什么关系?”纪子浩笑笑地说“男子汉大丈夫自当今朝有酒今朝醉,夏教授,你说对不对?”

 “对,对,你说的很对!”才一杯黄汤下肚的夏墨林突然变得豪放起来“瑞瑞你别替爹地担心,醉了就醉了,难得大家在一起喝酒,一定要喝个痛快!”

 “好气魄!让我也敬夏教授一杯,干了!”酒量很好的霍飞为了报早上的一箭之仇,也跟着起哄灌酒!

 “好好,我干了!”夏墨林呵呵一笑,也不顾夏雨瑞的阻止就再次干杯。

 “好!好酒量!”夏教授的第二杯酒赢来了堂喝彩!

 谁都看得出来男人有点醉了,那戴着眼镜的双眼失去了焦点,两颊像火一般通红。

 江骄龙早上也被夏雨瑞欺负得够呛,这次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捞点回来,当然也要加入灌酒的行列。“夏教授你真是条铁铮铮的汉子,来,我们再干!”

 一向斯文的男人第一次被如此称赞,开心地又灌了第三杯。

 夏雨瑞在一旁看了简直为之气结。

 好啊,霍飞和江骄龙你们这两个混蛋,竟敢算计我夏雨瑞的人,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看我怎么整死你们!

 “哎呀,这样灌来灌去有什么好玩的。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吧。”夏雨瑞笑颜如花。

 “玩游戏?好啊好啊。”不知死到临头的江骄龙兴奋地说。

 沈冠峤向来知道自己兄弟有仇必报的个性,怕自己的宝贝也跟着遭殃,连忙先将话说在前头。“雨瑞,我们家阿飞今天有点不舒服,就不参加你的游戏了。”

 看到姐夫给自己使了眼色,霍飞立刻会意地说“对对,我今天不太舒服,江骄龙,你就陪雨瑞好好玩玩吧。”

 哼,跑得比飞还快啊。霍飞,今天看在老大的面子上就先放你一马。“好吗,那就江骄龙和我玩。我们今天要玩的是…划酒拳。”

 “什么啊,我还以为是什么新鲜玩意儿呢?”江骄龙没好气地瞪了夏雨瑞一眼。

 “舅舅,你听夏先生讲完嘛。”纪子浩很好奇夏雨瑞会玩出什么把戏。

 “是啊,你有点耐心好不好,听我说,这个游戏好玩的地方就是输的人不但一次要喝掉一整杯威士忌,还要答应对方一个要求。”

 “哇,这个好玩。”江骄龙跃跃试地开始摩拳擦掌。

 嘻,划酒拳可是他的拿手绝活呢。堂里的弟兄没一个是他的对手!

 夏雨瑞你惨了,等着接受处罚吧!我一定要叫你光衣服,光着股走出去!

 可怜我们这个江大堂主不知一山还比一山高,他的酒拳固然划得不错,但又怎么比得过心思深沉,诈狡猾的夏雨瑞呢。

 “好,来吧!五!”

 “十五!”

 “十!”

 “二十!”

 “五!”

 两人开始比赛划拳,吆喝得一个比一个大声,众人也在一旁加油助阵。

 战况一度陷入胶着,但夏雨瑞终究技高一筹,得意地赢得了胜利!

 “瑞瑞!我的瑞瑞赢了!呀吼!”夏墨林看到自己的孩子赢了,比谁都高兴。

 喝醉酒的男人一反平常斯文儒雅的形象,又叫又跳的抱住他的宝贝。

 天啊,爹地喝醉怎么这么可爱啊!夏雨瑞双眼冒着心心,在心上人的脸上狂亲了好几口。

 “哦,江骄龙你输了,喝酒喝酒。”虽然很遗憾不是夏雨瑞输了,但霍飞还是很没义气地在一旁幸灾乐祸。

 “哼,喝就喝有什么了不起。”性格磊落的江骄龙愿赌服输,豪气干云地把一杯烈酒给干了下去。

 “舅舅,喝慢点。”纪子浩皱着眉头拍着男人的背。

 “不错哦,江骄龙,不亏是我们云逸会酒量最好的男人。”夏雨瑞先礼后兵,大大称赞了他一番“不过接下来我要对你提出一个要求了。”

 呜…这个死家伙不会叫我光股吧。

 江骄龙心里其实怕的要死,但在自己侄子面前又不甘示弱,连忙表现也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说吧说吧,谁怕谁啊。”

 夏雨瑞吃吃一笑“嘻,放心,本少年不会叫你光股的,我打算让你回答一个问题就好。”

 “回答问题?简单啦。”能不用光着股丢人现眼让江骄龙大大松了一口气。

 可惜他实在高兴得太早,夏雨瑞接下来提出的问题差点把他吓得从椅子上跌了下来!

 “小龙龙,大家都知道你身强体健,勇猛无双,我很好奇那年在泰国出差的时候,你跟几个女人上过?”

 “什么?”呜…死夏雨瑞,你明知道这个醋劲奇大的小变态就坐在我旁边,你还要我回答这个问题?你是存心想害死我啊?

 “没…没有吧,我不记得有。”江骄龙打算使出“暂时失忆”这个老套的招数。

 “不会吧,我们在泰国投资的酒店里,很多小姐对你在上的勇猛可是念念不忘,赞誉有加呢。依她们寄来的情书看来,那些女人没有十个也有八个吧。老大,你说是不是?”夏雨瑞狡猾地丢了球给他们老大。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沈冠峤不顾对面来的求救目光,也顽皮地加入看好戏的行列。

 “女人?情书?”纪子浩瞪着身旁的男人,冷冷一笑。

 江骄龙的冷汗一下就下来了。

 呜…死夏雨瑞,你这个杀人不见血的阴险家伙,我真的会被你害死!

 “嗯…我喝太多了,去洪一下。”江骄龙赶在被某人恐怖的目光杀死之前,飞快地冲进洗手间…

 “哎呀,没想到我们小龙龙这么害羞啊。”夏雨瑞调侃地说。

 “夏雨瑞,我不准你叫他小龙龙!全世界只有我纪子浩可以这么叫他。”

 “不必这么小心眼吧,纪先生。你好歹也是在国外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见多识广的你不是结了不少达官显要,听说其中还包括了…一位王子。”

 此话一出,除了状况外的夏墨林之外,在座的几人都心中一凛。

 “是有怎么样?我认识的王子可多了。”少年俊俏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波动。

 “我们对别国的王子不感兴趣,倒是很想见见J国的吉亚王子,不知纪先生可否帮忙引见一下?”

 “夏先生在说笑吧?你们云逸会财大势大何须我这个小人物帮忙引见,何况我跟吉亚王子只见过几次面,彼此并不熟悉。非常抱歉,让你失望了。”纪子浩不动声,淡淡地说。

 “唉,真是可惜啊。不然这样吧,下次你要是再见到吉亚王子,帮我转达一下,就说我们云逸会上上下下都在期待他的大架光临,希望他早归来啊。”

 “如果我见到他,会帮忙转达。你们慢慢喝,我有点”家事“要处理。”纪子浩站起身来,走到了洗手间门口“舅舅,开门。”

 “我…我在上大号,你别进来,很臭的。”

 众人闻言差点没爆笑出声,堂堂名闻江湖的江大堂主竟然使出“上大号”这种烂招。

 “你少给我废话,我数到三你再不开门,你就自己看着办!”纪子浩冷声说道“一,二…”

 “我开了我开了!”江娇龙很没骨气的,动作迅速地开了门。

 纪子浩冷哼一声,一把推开门,将那个让他炉火中烧的男人抓进怀里,再一脚将门踢上…

 “呜…你要干嘛…外面有很多人啊…”“这样更好,让大家听听我纪子浩如何实施家法。敢给我在外面找女人,我废了你!”

 “呜…你不要听夏雨瑞胡说,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啊啊啊…不要…不要老子的子…救命啊…”听到男人惨叫的声音,夏雨瑞一点都不感到同情,反而还爱怜地抱住爹地,亲了亲他红通通的脸颊。“嘻,爹地,我帮你报仇了,开不开心?”

 虽然醉得晕沉沉的脑袋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但看到心肝宝贝的笑脸,夏墨林还是跟着笑开了脸“瑞瑞开心,爹地就开心。”

 爹地超级无敌可爱的笑脸让夏雨瑞看了漾,身体一下就“”了起来。

 “老大,记得派人盯住纪子浩。我和爹地到隔壁的包厢参观参观。”今天警告对方的任务已经完成,夏雨瑞满意地站起身来,扶着醉得东倒西歪的男人走了出去。

 “还”参观“呢,我看可怜的夏教授很快就要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吧。”

 霍飞说的果然没错,隔壁包厢不一会儿就传出两人毫不遮掩的叫声。

 “姐夫…”霍飞贼兮兮地笑了笑“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奋起直追啊?你好歹也是人家老大,怎么能让你的下属专美于前呢?嘿嘿…”“阿飞,你要干什么?乖,我们回家再做,飞…唔唔…”“哈啊…哼嗯…进来了…好…姐夫的大得好深啊…”“飞…不行…快起来…会被看到…”

 “哼嗯…我不管…我要姐夫用力我…啊啊…死我了…”

 凝望着坐在他身上,用身下的小疯狂噬自己器的宝贝,沈冠峤很快就放弃了抵抗,无力地卷入了快的漩涡…

 “云逸会”的三大巨头,不管是抱人还是被抱,今晚可说是元边“”福点!
上章 甜蜜的罂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