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甜蜜的罂粟 下章
第11章
“夏雨瑞!夏雨瑞!”江骄龙急匆匆从外头跑了进来“你还好吧?我一听说你父亲的事就赶紧回来了。哦,老大,你也在啊,我们快一起想办法救人吧。”

 夏雨瑞看着头大汗的男人,淡淡一笑“你来的正好。”

 “是哦?有什么我可以帮上忙的吗?夏雨瑞你尽管说,看在我们兄弟多年的情,我江骄龙赴汤蹈火,万死不辞!”江骄龙重重地拍了下膛。

 “真令人感动啊,可惜你的演技已经骗不了我了,江骄龙。”夏雨瑞突然冷冷一笑。

 “什么演技?”江骄龙听了一头雾水“夏雨瑞,你是不是伤心过度,神经错了?”

 “雨瑞说的没错,”沈冠峤的语调沉重“你确实不必再演戏下去了。”

 “老大,怎么连你也这么说?你们两个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有什么放就真说好不好?”个性耿直的江骄龙最受不了这套。

 “要直说是不是,好!”夏雨瑞一声大喝!“我怀疑你江骄龙就是那个出卖云逸会,放走吉亚,绑走我爹地的内!”

 江骄龙闻言愣了老半天没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大叫一声“夏雨瑞,你疯了?”

 “哼,我已经查出来了,你那个侄子就是吉亚的结拜兄弟,你敢说你不知道?”

 “什么!?”江骄龙仿佛被五雷轰顶一般,全身一震“你说…你说子浩他是吉亚的结拜兄弟?”

 “江骄龙,你和你侄子天天在一起,你会不清楚?他和吉亚打小就认识了,可是拜把的情。你还在这里装蒜?哼,你和他早就串通好要背叛云逸会了,对不对?”

 “不对!不对!不对!我没有,我真的没有!老大,你要相信我!”江骄龙急得快哭出来了。

 “骄龙,我相信你不会背叛云逸会的,这一切一定是你侄子在你背后的所作所为。雨瑞,你不要枉了骄龙,要抓人就去抓纪子浩。”

 “是的,老大。”夏雨瑞举步就要往门口走去。

 “等等!”江骄龙突然一声大喊。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夏雨瑞冷冷地看着他。

 “你不要去抓他!是我…一切都是我干的!跟子浩没有关系!”江骄龙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老大,是我对不起您,对不起云逸会,你要抓就抓我,求求你放过他吧!”

 沈冠峤无言地叹了口气。“来人啊。”

 “属下在。”在门口的两个手下迅速跑了进来。

 “将江堂主押至刑堂,听候审判。”

 “啊?”两个小弟看到帮主要抓的人竟然是在帮中广受爱戴的江堂主,立刻当场傻眼。

 “还愣在那里干什么,快去!”

 “是,属下遵命!”

 蓄着一头长发,俊俏非常的少年在接到后,如旋风般冲进了夏雨瑞的办公室…

 “夏雨瑞,你这个混蛋,快放了我舅舅!”

 夏雨瑞坐在办公桌后方,目光森冷地看着他。“你凭什么要我放了他?”

 “那你又凭什么抓他?”纪子浩愤怒地大叫!

 “我凭什么抓他,你心知肚明。”夏雨瑞冷冷一笑。

 “你…你明知道他是无辜的,你还把他抓进牢里,他那么爱面子的人,你还这么对他。你算他什么兄弟!”

 “那你又算是他什么?利用他的信任,背叛他的感情,做了这么多足以让他在帮里抬不起头来的事,这就是你的爱?”

 纪子浩闻言脸上刷地一白…“你没有资格跟我讨论这个。”

 “我也懒得跟你讨论这个。因为我根本不觉得那是爱。”

 纪子浩闻言气得浑身发抖,强迫自己深了好几口气“我跟你去刑堂,随便你怎么处置我,放了我舅舅。”

 “哼,你把我爹地还给我,我就放了他。”

 “你爹地?”纪子浩闻言一愣。

 “你还在装蒜?我已经从学校附近的监视录像带发现了吉亚手下的踪影,他们绑架了我爹地,你敢说你不知情?”

 “我是真的不知道!”纪子洁不明白为什么大哥要绑走夏雨瑞的父亲,难道是为了报复?

 “我不管你知不知道,现在立刻带我去见吉亚,我要亲眼见到我爹地!”

 “不行…我不能出卖我的结拜兄弟…”纪子浩痛苦地说。

 他和吉亚有过命的情,他怎么能随便出卖他的结拜兄弟?

 “哦,原来你的结拜兄弟比你舅舅还要重要。很好,那你也不必见你舅舅了,你走吧,我们云逸会不你这种冷血无情的小人!以后江骄龙是生是死,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夏雨瑞!”纪子浩双目赤红地大叫“你要对我舅舅做什么?”

 “我要对他做什么你管不着,要想江骄龙活命就拿我爹地来换!我可以跟你保证,云逸会不再追捕你的结拜兄弟,也不再追究你舅舅的责任。”

 “真的?”纪子浩总算看到了一线希望“你真的保证?”

 “我夏雨瑞说话算话。”

 “那你老大呢?他也可以不追究吗?”

 “天大的事也比不过我爹地的命,一切责任由我夏雨瑞扛!”

 “好,一言为定!”

 纪子浩一路上十分注意后面是否有人跟踪。

 在目的地胡乱绕了几圈后,他将车子开进了一条偏僻的小巷子,在一栋古老的式宅院前停了下来。

 纪子浩用两长三短的暗号方式按了门铃。

 铁门啪地一声,打了开来。

 “纪公子,里面请。”侍卫小开恭敬地一鞠躬。

 “大哥呢?”

 “王子在卧室里。”

 “小开,你老实告诉我,你们是不是绑架了夏雨瑞的父亲?”纪子浩将了拉到一边,小声地问。

 “啊?没有啊?”他们对那个比鬼还的夏雨瑞是避之唯恐不及,怎么会招惹他的家人。

 “真的没有?”

 “没有,真的没有。我们只不过绑了一个大学教授而已,虽然他刚好姓夏,但世界上姓夏的那么多,怎么可能这么巧就是夏雨瑞的父亲呢。”

 纪子浩闻言脸上顿时出现三条黑线。“那个男人是不是叫夏墨林,是国际闻言的毒物学专家?”

 “哇,纪少爷,你真厉害,你怎么知道的?”小开惊讶地睁大了眼。

 “白痴!他就是夏墨林的父亲!”

 “事情紧急,快带我进去见你们王子。”

 “好,我来带路。”

 “算了,小开,你守在门口好了,我自己进去,有什么动静就立刻通知我们!”

 “是,纪公子。”

 纪子浩一个箭步就往他结拜兄弟的卧室里冲…

 “大哥,大哥!”

 “子浩,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吉亚走了出来,不悦地将他挡在了房门口。

 “大哥,你别管那么多了,救人要紧,快把夏教授交给我。”

 “你在说什么?你怎么知道夏教授在我手上。”

 “大哥,你这次真是糊涂了,你可知道你绑的人是谁?”

 “他是谁?只不过是个有点名气的学者而已,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吉亚不以为然地撇撇嘴。

 “他是夏雨瑞的爹地啊!”“什么?”吉亚为之一惊。

 “大哥,我没时间跟你多说,你快把他出来,夏雨瑞已经急疯了,谁都知道他爱他爹地爱到发狂,万一我们再不把人出来,不知他会做出什么事来啊。”而首当其冲的就是我那无辜的舅舅。纪子浩心痛地想。

 “不行!我不能让他跟你走”在他救活那个男人之前,谁都不准带走他!

 “大哥!你到底为什么是绑架他?”

 因为不想让子浩笑话他,吉亚并不打算说出实情。“这你不必管。反正我是不会把他交给你的。你走吧,我还有事要忙。”

 “不,我今天一定要带他走!老实告诉你,大哥,夏雨瑞抓了我舅舅当人质,他要我带他父亲回去换。”

 “什么?竟然有这回事?这个可恶的夏雨瑞,未免欺人太甚。”

 “大哥,现在你知道我的苦衷了,快把夏教授交给我吧,我还要赶回去救舅舅呢。”

 “子浩…对不起,你能不能再等一个晚上?明天一大早我就放他走。”

 “不!我一分钟都等不了!只要想到我舅舅还在黑牢里,我就快疯了!大哥,我现在,马上就要带他走!”纪子浩说完就要往屋里冲!

 “子浩,你冷静点!”吉亚焦急地拉住了他“不是兄弟我不体谅你,我真的有不得已的苦衷,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

 “不要!我不听!”

 “子浩…”

 就在两人拉扯不清的时候,他们身后突然响起了一声冷笑…

 一个一身黑衣,身材修长的蒙面男子,左右手各握着一把,正牢牢地对准他们。

 “不想死就马上带我去见夏教授和萧堂主。”男子用着特意低的噪音冷冷地说。

 “你是谁?”吉亚微微眯起眼“夏雨瑞派你来的?”

 黑衣男子不置可否地冷哼了一声。

 “可恶,那个卑鄙的夏雨瑞,竟然派人跟踪我!”

 “少废话,现在我数到三,如果你们两个不想脑袋开花,就马上带我去见他们,否则休怪子弹不长眼。”卡卡两声,黑衣男子警告似地将子弹上了膛…

 “大哥,你还在犹豫什么?快带路啊?”纪子浩自己也是急着要找到夏墨林,忍不住帮忙催促起来。“难道你忍心看你兄弟命丧于此?”

 吉亚也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难道躺在里面的那个臭男人还会比他的结拜兄弟重要?可是为什么他就是没办法放手?可恶!

 “算了,进去吧。”吉亚一咬牙,打开了房门。

 宽敞的房间里,一个脸色铁青的男子躺在大上,双眼紧闭,奄奄一息,而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则正在一旁喂他吃药。

 “夏教授!”纪子浩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见到这个男人“你还好吧?”

 “啊,是纪先生。你怎么来了?”夏墨林惊讶地抬起头来。

 “我是来接你的。你的儿子很担心你呢。”

 “真是糟糕,麻烦你帮我跟瑞瑞说一声,说我在这里很平安,等我解了这个男人的毒就回去。”

 “萧远中毒了?”纪子浩吃了一惊。

 “是啊,不过别担心,我知道如何解毒,他吃了我调配的药,很快就会好了。”

 夏墨林淡淡一笑,眼角的余光却突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奇怪,这个人怎么这么像我家瑞瑞?

 一身黑衣男子虽然蒙着脸,那比例完美的身体曲线却是像极了他的宝贝。

 黑衣男子察觉了男人打量的目光,不自在地垂下了眼。

 不对,不可能,夏墨林心想,他的瑞瑞怎么会这身杀手般的打扮。手里还拿着两把

 “?”夏墨林直到现在才发现了男子手上的支,吓得噔噔退了两步。

 黑衣男子看到他吓到男人了,连忙放下手。“不要怕,我是来救你的。”刻意低的嗓音充怜惜。

 “对啦,夏教授,他是你儿子请来救你的。我们快走吧。”纪子浩巴不得早点带他回去换回舅舅。

 “可是我的病人刚吃完药,我还要再观察一下。”

 “回去再观察,我们会带萧远一起走的。”黑衣男子的语气还是十分温柔。

 “哦,这样啊,也好。”夏墨林点了点头,往前走了两步。

 就在他经过吉亚身边的,吉亚突然眼明手快地将他抓住,从怀里拔出了一把锋利的小刀抵住夏墨林的咽喉“不准过来,通通后退!”

 “爹地…”黑衣男子失声惊叫,飞快地举起手瞒准了吉亚!“你快放开我爹地!”

 此话一出,众人都呆住了。

 “瑞瑞…?是瑞瑞吗?”夏墨林简直像被雷劈中一般,惊讶地瞠目结舌。

 呜…惨了。“…爹地,是我。”

 夏雨瑞刚刚情急之下了馅,现在只好硬着头皮摘下面罩。

 夏墨林看到这个拿着“杀手”真是自己的孩子,已经吓到完全说不出话来。

 “好啊,夏大堂主,你好歹在江湖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怎么有种来,没种用真面目见人呢?”吉亚讽刺地说。

 夏雨瑞眼寒光地瞪着他“快放开我爹地,不然我让你死得很难看!”

 “要我放开他可以,但你们谁也不准带走萧远!”

 “你好大的胆子,绑走我云逸会的堂主,还敢在我面前如此大放厥词,吉亚,你以为我会一个人单刀赴会吗?你们这栋破房子早被我们弟兄团团包围了!但你如果现在投降,我夏雨瑞保证不会为难你。”

 “大哥,拜托你不要冲动,快放下刀子。云逸会可是亚洲第一大黑帮,火力强大的很,你是没办法抵抗的。”纪子浩实在担心场面会失控。这个夏雨瑞可是心狠手辣的很,为了他心爱的爹地,难保不会大开杀戒。

 “要我放走你父亲可以,但你要带走萧远,除非我死。”

 看见吉亚竟然不顾自己的生命,执意要留住萧远,聪明的夏雨瑞立刻起了疑心。奇怪,吉亚为什么会对萧远如此执着?难道…

 夏雨瑞突然想到了一个诡异的可能,不在心里偷笑。嘻,让我来试试。

 “好吧,萧远可以留下来,不过。…”

 吉亚闻言掩不住脸上的喜。“不过什么?”

 “不过只能留下他的尸体。”

 “你说什么?”吉亚大怒。

 夏雨瑞将一支指向了躺在上的男人。“我们云逸会的弟兄,士可杀不可辱,宁愿死也不愿接受敌人的羞辱,所以我们老大有令,如果救不了萧远,就杀了他!”

 “不!”吉亚惊惶地放开了夏墨林,迅速地退到边,两手大张地护在萧远身前。

 哈哈,宾果!萧远,你这小子,有一套啊。

 夏雨瑞憋住腹笑意,一把将还在恍祥的爹地拉到自己身边。“好吧,看在你一片痴心,我就不为难你了。萧远就交给你吧,再见。”

 事情突然急转直下,吉亚看到夏雨瑞带着他的父亲扬长而去,不当场傻眼。

 等等,他说什么?一片…痴心?

 “啊啊啊…夏雨瑞,我杀了你!”
上章 甜蜜的罂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