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甜蜜的罂粟 下章
第12章
夏雨瑞胆颤惊心地开着车。

 一路上,爹地没有和他说一句话。

 从来没有见过男人对自己如此冷漠,夏雨瑞心里害怕极了。

 几度试着开口,却被男人脸上冷到极点的表情吓得不知该说什么。

 怎么办?看来爹地是真的生气了。

 嗯…不怕,待会儿上了,好好跟爹地撒撒娇,他一定会原谅他的。夏雨瑞在心里打着如意算盘。

 两人一路无语,回到家后,没想到男人竟然不上楼,反而走进一楼的客房。

 夏雨瑞大惊,猛地冲上前拉住他的手。“爹地,你要去哪里?”

 “我不和陌生人睡觉。放手!”夏墨林看都没看他一眼,猛地甩开他的手。

 夏雨瑞这下吓呆了。“爹地你在说什么…?我不是陌生人,我是瑞瑞,我是你的宝贝啊!我不是什么陌生人!”

 “你是!”夏墨林激动地转过头来,眼镜后方的双眼赤红,恨恨地瞪着他“我不认识你!我不认识什么夏堂主!”

 他骗得他好苦。他一直以为自己知道这个孩子的一切,也拥有他的一切,但原来…他一直有他不了解的一面。

 夏墨林,你连自己的孩子在外面做什么都不知道,你真是个失败的父亲!

 …也是个失败的爱人。

 夏墨林突然一阵心灰意冷。“是不是跟我这个老男人在一起太无趣了,所以要去外面寻找刺?你又何苦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你如果腻了可以告诉我,我马上就走。”

 男人说完就举步往门口走去。

 “不…不要走!爹地!”夏雨瑞大惊失,一下冲过去就在他面前跪了下来!

 “你在干什么?!起来!”夏墨林大叫。

 “不要!”夏雨瑞抱住男人的大腿放声大哭“呜…爹地你不要生气,是我错了,我不该瞒着你,我只是怕你担心…对不起,对不起,你原谅我吧…求求你不要走…”

 男人的离去让夏雨瑞彻底崩溃了,不顾一切地只想得到他的原谅。他可以失去一切,就是不能失去他最心爱的爹地啊!“呜…爹地…你原谅我吧…不要离开我…求求你…”孩子的举动让夏墨林的心都要碎了。“瑞瑞,爹地不许你这样,快起来!”

 这个孩子是他一生的骄傲,是他用尽生命疼惜的心头,怎么可以做如此卑微的行为?就算是对自己,他也不许!

 看到男人脸上的心疼,夏雨瑞才总算看到了希望,忍不住哭得更大声“呜…我不起来,除非爹地不走了。”

 夏墨林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好,爹地不走,爹地不走,瑞瑞快起来。”

 男人心疼地一把拉起他的宝贝。

 “呜…爹地!”夏雨瑞依偎进男人的怀里,紧紧抱住他最心爱的人“你不会不要我了吧?”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要你了。”夏墨林苦笑了一下,他就算是在气头上,了从来没想过要离开这个孩子。他只是需要时间冷静一下。

 “真的?爹地刚刚吓死了了。”夏雨瑞心有余悸地用力抱住男人,抬起头来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爹地不生我气了?”

 “哼哼,谁说我不生你气了?”夏墨林突然一把将他拦抱起“做爹地的要好好惩罚爱说谎的小孩!”

 啪…啪…

 卧室里回着巴掌混着的声音,一个在外人面前总是高高在上,人见人怕的大堂主,现在却像是孩子一样哭得脸豆花。

 “呜…不要再打了…啊啊…好痛…爹地救命…”夏雨瑞趴在男人的大腿上,子被扒了下来,出一个光溜溜的股。

 可怜这个平常总是倍受男人呵护疼惜,白皙光滑的地方,此时却已被打得红的像是猴子股。

 “以后还敢不敢再对爹地撒谎?”为了杜绝后患,夏墨林强迫自己狠下心,毫不留情地继续掌掴。

 “啊啊…不敢了…瑞瑞再也不敢对爹地撒谎了…呜…爹地饶了我!”

 呜…被爹地像孩子一样地打股,真是丢脸死了!夏雨瑞哭得好不伤心。

 眼前热乎乎,红通通的股,就像是刚出炉的包子一样美味,夏墨林,忍不住低下头开始了起来。

 “啊啊…哼嗯…爹地…”受到爹地舌尖的爱抚,夏雨瑞忍不住撅起疼痛的股,祈求着男人的疼爱。

 男人用温柔的大学轻轻抚摸着红肿发烫的肌肤,并潜入双臂间,伸出拇指慢慢摩挲着小小的口…

 那火红娇的花蕊在男人眼中仿佛是红色的罂粟…

 明知道有毒,明知道会上瘾,却还是让人忍不住沉沦…

 “呜…嗯嗯…好…好啊…爹地…”早就习惯进美味块的花饥渴的收缩动,夏雨瑞发出了泣的呻

 “你这个的孩子,想要爹地怎么做?”男人坏心地用指甲轻轻搔刮每一片盛开的花瓣。

 “呜…进来…瑞瑞想要爹地进来…”夏雨瑞转过头去,用泪的双眼恳求着男人的侵犯。

 哼,爹地今天没有这么轻易放过瑞瑞。

 夏墨林坏坏一笑,伸手到他下面,握住了那粉光滑的器,轻轻地套起来…

 “哎呀啊…”前后都遭遇攻击的夏雨瑞仰头呻,舒服地弓起身子“爹地…爹地…你摸得瑞瑞好…好…”

 “是前面,还是后面啊?”

 “哈啊…前面…”夏雨瑞不断扭动部,用器摩挲着男人温热的大掌,以获得更大的快

 “那后面呢?”男人将拇指刺入中不到一秒,又拔了出来。

 如此反复数次,夏雨瑞立刻到忍不住哭 了。“呜…死我了…爹地…救救我…”

 夏墨林吃吃一笑,还是不为所动地继续折磨身下的体“爹地要怎么做救你?是不是要爹地用大进去,爆你这不知足的股?”

 男人下到极点的描述却是夏雨瑞心中最深的渴望,连忙趴到地上,不顾羞地伸手到后扮开自己的双臂“对,爹地,快把大进来,瑞瑞要!”

 夏墨林看着眼前盛开的花朵,体内的情已经沸腾到最高点,忍不住扑上去,将到发紫的用力捅了进去…

 “咿啊啊啊…”夏雨瑞几乎一被入就要了,太过强烈的快让他眼前一片模糊。

 男人抓住他的头发,嘴里大喊大叫,像骑马似地疯狂“该死…你这的孩子怎么这么该死的好!啊啊…爹地死他…”

 将身下的体翻转过来,让大的头硬生生在热烫的肠子里刮了一圈,夏雨瑞发出凄厉的尖叫…

 “啊啊…我要死了…瑞瑞要被爹地死 了…”体内一阵剧烈痉挛,夏雨瑞哭着死死抱住男人。

 裹住自己器的媚地纠结动,夏墨林仰头大声息,拼命想忍住疯狂的感…

 “啊啊…爹地的大在瑞瑞股里涨得更大了!爹地要了是不是?不要忍,给我,给瑞瑞,我要爹地的东西…”夏雨瑞不断扭动股,企图榨取他最爱的汁

 夏墨林实在很想痛快地爆自己宝贝的股,但为了不让他的“惩罚”沦为对方的“享受”只好恨恨地俯身咬住他的耳朵…

 “不要。爹地不要在你这股里。”

 “呜…爹地好坏了…”夏雨瑞眼角含泪的噘起嘴“那在我嘴里好不好?瑞瑞会一滴不剩地吃进去的…爹地…”

 看到自己的宝贝惑地,夏墨林差点就要忍不住如他所愿,深深了口气,男人轻轻拍了下他的脸颊“也不要。”

 “呜…那爹地到底要怎么样嘛?”夏雨瑞失望地差点哭出来。“啊,我知道了,爹地是不是想学A片一样,在瑞瑞脸上?”

 夏雨瑞兴奋地抬起头看着男人。

 夏墨林光是想像那个画面就差点当场。在连忙深一口气,从牙里绷出两个字“不是!”“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呜…爹地难道不想了?”

 夏墨林微微一笑,这才坏心地说出自己的打算“为了惩罚你欺瞒爹地,爹地今天一滴都不会给瑞瑞,我宁愿去在马桶里,把它们冲得干干净净,不滴不留!”

 “哇…不要不要!”从小就习惯爹地在自己身体里,早把爹地的当成自己专属品的夏雨瑞哭着捶着男人的膛。“那是我的,是瑞瑞的!爹地不可以这样!”

 “那以后还敢不敢再对爹地撒谎?”

 “呜…不敢了…爹地…”夏雨瑞讨好地搂住男人的颈项,着他的“求求爹地给瑞瑞吧…股,嘴里,部,脸上…随便爹地要在哪里…瑞瑞全身上下都是属于爹地一个人的…”

 自己心肝宝贝的话简直到了极点,夏墨林脑袋轰的一声,彻底失去了理智,他发出野兽股嘶吼,捧住那股就是一阵狂

 “啊啊啊…你这的妖…爹地死你…”“啊啊…吧…给我…瑞瑞也要了…爹地…”已经憋了许久的夏雨瑞尖叫着率先了出来。

 夏墨林大叫一声,在那紧窒的股狠狠了两下,再拔出来蹲在自己宝贝的头上,了他一脸的

 夏雨瑞双眼蒙,心满意足地用手指将在脸上的刮进嘴里吃得干干净净。

 夏雨瑞冷静下来后,发现他又栽在这个孩子的手上,不火大起来。

 不行,这样的教育太失败了,孩子是不会学到教训的。

 “哼,瑞瑞,爹地的惩罚还没结束哦。”

 “啊?什么?呜…不要…爹地不要绑我的…救命啊…”连续两天两夜夏雨瑞被爹地的大“惩罚”得下不了

 连上厕所都要男人抱他去,不然他虚软的双腿根本无力站起。

 两腿曲起,像婴儿一样地被男人抱在马桶前嘘嘘,夏雨瑞羞得快哭了出来“呜…不要,我不要这样,爹地快放开我。”

 “休想。”夏墨林从背后咬住了那可爱的耳朵“快啊,宝宝。”

 “哼嗯…不要…”夏雨瑞还在继续抗拒。

 “真的不要?”夏墨林坏心地把舌头伸进了耳,像媾一般地起来。

 “呜啊啊…不…”男人的挑逗让感的夏雨瑞一下就失了…

 金黄,味道浓重的体一股接着一股了出来…

 “呜…好丢脸…爹地是坏蛋…”

 看到平常如此骄傲高贵的孩子做出如此羞的行为,夏墨林也兴奋了起来“好啊,还敢骂爹地。”

 男人将再次起的铁抵住了那销魂的双臂间“老实告诉爹地,你几岁加入帮会的?”

 “十…十七岁…”

 “什么?这么早?”

 “呜…爹地不要生气了…”

 夏墨林强下怒火,深一口气“好,那爹地再问你,你到底为什么要加入云逸会?”

 “那时候我…我需要钱…”

 “又说谎!”

 这孩子不但继承了他生你的万贯家产,自己也常给他不少零用钱,怎么可能需要钱?

 感觉自己又被愚的男人愤怒地一个身,器噗嗤一声猛地进了那早被得烂的花

 “啊啊…”夏雨瑞弓起身子,失声尖叫,残存的又激动地了出来…

 “给我老实说!”夏墨林将他股高高举起到几乎快器的位置,再猛地往下放!自身的重量让狰狞地凶器一下就全尽没,脆弱的肠子一下就被捅到了底…

 “咿啊啊啊…”双腿间的器崩溃似地不断发,夏雨瑞甩着头疯狂地哭泣,已经不知道自己的是还是。“呜啊啊…饶我我吧…爹地…”

 向来温和的夏墨林已经气到发狂,毫不怜惜地继续狠狠地向上顶“再不老实代,爹地就死你!快说!”

 “呜…我说的明明是实话啊…”夏雨瑞哭着说出了当时的情形…

 爹地的生日就在一个星期后。

 这是两人有了亲密关系后,男人的第一个生日。

 夏雨瑞已经下定决心要好好给爹地一个惊喜。

 “要送爹地什么好呢?”在东区逛街的少年一路走走看看,却没有看上眼有东西。“伤脑筋,怎么都没有我要的。”

 领带,衬衫,手表什么的好像都太无趣了。到底送什么好?

 “雨瑞!”

 突然,一个坐在路边摊上,理着平头的男生叫着他的名字,用力地挥了挥手。

 “你是谁啊?”夏雨瑞皱起眉头,不悦地看着他。

 “我是小黑啊,你不记得了?你的国中同班同学啊。”

 “…”夏雨瑞还是沉默地看着他。

 看到少年一点想起的迹象都没有,小黑搔搔头,无力地叹了口气。“算了,我也没巴望你想起来。你从小在班上就是独来独往,根本不把人看在眼里,亏我还坐在你后面耶,竟然连我都想不起来,真的好过分。”

 夏雨瑞在遇到心爱的爹地前确实是个冷漠孤僻的小孩。

 胆现在他已经变了。

 为了想让从前认识他的人看看,拥有全世界最的男人后,自己是多么的不同,夏雨瑞很难得开了口。“小黑是吧?你在这里干什么?”

 看到这个号称全校最漂亮也最臭脸的少年竟然主动跟他攀谈,小黑立刻笑开了脸“我在摆摊啊。家里给的零用钱太少,要存钱的话只好靠自己。偷偷告诉,我喜欢的女孩子的生日快到了,我打算那天买个礼物送给她,并向她告白。我已存了好几个月,现在只差一点钱了。厉害吧?”

 夏雨瑞闻言突然有种茅顿开的感觉。

 对啊,只有用自己赚来的钱买的礼物才最有意义啊!

 “小黑,我也想存钱,你教我怎么摆摊吧。”

 “什么?你缺钱?”小黑明明记得夏雨瑞是个有钱公子哥啊。

 “我有我的理由啦,你到底帮不帮?”

 “哦,帮,当然帮啦。”可怜的夏同学,他家大概是家道中落了。没关系,我小黑一定你到底!

 事情就在小黑同学的帮忙下,顺利地展开了。

 为了怕爹地发现他在摆路边摊,夏雨瑞到了周末那天晚上,谎称要去参加同学的生日派对。

 “小黑,你怎么带我来这里?”少年发现他们来的地方是一间霓虹璀璨的酒店门口。

 “这里酒店小姐多啊,我们这些饰品最受他们了。”小黑不愧是摆摊老手,知道什么地方最有生意。

 “原来如此,难怪你带我去批的都是些夸张到极点的饰品,我还在想你的品味还真有问题呢。”

 “哈哈,双不是我自己戴,怕什么。来,帮我把这个架子起来。”

 “好。”

 两人分工合作很快把摊子摆好了。

 因为夏雨瑞漂亮的容貌,摊子前很快就挤了一堆想吃豆腐的酒店小姐。

 “嘻,小弟弟,新来的啊,以前没看过你哦。”

 “好可爱的弟弟哦,叫什么名字啊?”

 “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弟弟,你今年几岁了?”

 一群打扮时髦的女人不看东西,反而围着夏雨瑞叽叽喳喳地问个不停。

 就在一向对女人很感冒的夏雨瑞快要发飙的时候,摊位前响起了一个洪亮的噪音…

 “小,小雪,小琳,你们几个不上班在这里干嘛?”

 几个女孩一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连忙转过身来,笑着扑到男人身上!

 “臭龙哥,你怎么这么久不来,人家都想死你了。”

 “就是说嘛,小雪也好想龙哥哦。”

 “我也是,我也是,龙哥这么久都不来看我们,人家都快成深闺怨妇了。”

 “呸,还深闺怨妇,我看是深闺妇吧。”长得高大壮被叫做龙哥的男人,笑地在女人股上抓了一把。

 “哈哈…”一群女孩顿时笑成了一团。

 “好了,别再闹了。待会老大要来视察酒店,你们可要好好表现哦。”

 “啊啊啊…老板要来?太好了!”几个女孩像要见到伴你偶像明星似地尖叫起来。“龙哥,你可不要骗我们哦。”

 “干,你们以为我江骄龙是那种人吗?看,老大这不是来了。”江骄龙指着刚从一辆豪华轿车上下来的男子。

 “哇,真的是老板,好帅哦!”朝他们面走来的男子,高大拔,五官刚毅,有一种让人忍不住臣服的领袖气质。

 嗯,比起那个低级的龙哥,这个家伙还像样点。向来眼光挑剔的夏雨瑞在一旁评头论足。

 “老板好。”几个女孩看到心目中的偶像来了,连忙收拾起嘻嘻哈哈的模样,变得分外端庄。

 哼,女人就是这副德。夏雨瑞在一旁得得嗤之以鼻。

 男人脸上还是酷酷的,一点笑容也没有。“现在不是上班时间吗?你们为什么在这里?”

 “知道了,老板,我们马上回去。”男人的话让一群女孩现时脸色一白,连忙逃之夭夭。

 看到男人对她们不假辞的模样,夏雨瑞对他的好感就更强了。

 但有个男人却有意见。“老大,虽然我很喜欢你酷酷的样子,但对女孩子讲话可以温柔点嘛。”

 男人冷冷瞪了他一眼。“骄龙,你也老大不小了,别老是跟女人牵扯不清,早点找个好女人定下来。”

 “我才没那么笨呢,一个人自由自在的多逍遥。干嘛给自己找个人来管我?”

 “算了,我看你也不适合婚姻。”男人淡淡笑了笑。

 “嘻,还是老大了解了。”

 “我们进去吧。”

 “是,老大。”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两人转身离开的那一刹那,夏雨瑞敏锐地发现了一个戴着口罩的男子,举起手朝他们走去…

 “小心!”夏雨瑞大叫一声警告,本能地抓起摊子上整个木箱就朝歹徒丢去…

 “唔…”男子的身体被打得一个踉跄,手也掉到了地上,他努力地抓回地上的想继续瞄准目标。

 但已经太迟了,就那几秒钟的停顿就足以让身手敏捷的两个男人取回先机,拔出手穿了他的双手…

 “啊啊啊…”歹徒发出了痛苦的哀嚎。

 “骄龙,把他带下去仔细盘问。”

 “是,老大。”

 在这场混乱结束后,小黑才缩头缩脑地从墙柱后面走了出来。“呜…完了,夏雨瑞,我们的东西都被你丢坏了。”

 望今天才刚批回来的饰品被丢了一地,小黑苦着一张脸。

 糟了,这样一来,爹地的生日礼物不就没着落了?夏雨瑞也皱紧了眉头。

 在一旁的男人十分欣赏少年的勇气与机智“这位同学,非常感谢你的相救,我不但会全额赔偿你的损失,也会好好答谢你的。”

 “不必了,救你是我自愿的,你不欠我什么。小黑,对不起,我会负责赔偿你的。你先回去吧。”

 “你确定要这样?…好吧,那我先走了。”

 等到小黑走了,夏雨瑞蹲下来开始收拾散落一堆的饰品。

 没想到男人也蹲下来帮忙捡拾已经分尸的耳环项链。

 夏雨瑞有点惊讶。这黑道老大还真特别。

 少年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抬起头来直直地看着他“老板,我需要赚钱,让我帮你打工吧。”

 男人闻言愣了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久久没有回答。

 就在少年以为自己会被拒绝的时候,男人却伸出了手。“沈冠峤。”

 少年微微一笑,伸手握住他。“夏雨瑞。”

 两个素不相识,年龄差了一大截的男人却彼此产生了惺惺相惜之感。

 从那一天起,夏雨瑞加入了沈冠峤领导的“云逸会”积极学习帮中的一切事务,并以他的聪明谋略,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就名闻江湖…

 “好啊,你可真行,说到最后,你当初送爹地的钢笔竟然是你加入黑社会赚来的?”夏墨林气得又狠狠往上一顶…

 “啊啊啊…”感觉自己快被捅穿的夏雨瑞受不住地哭着求饶“呜…爹地对不起嘛…你饶了瑞瑞吧…”

 “我不饶你!”男人拔出了器,将他在墙上从正面再次入…

 “呜嗯…嗯…”夏雨瑞感地一个哆嗦…

 夏墨林抓住他的头发,狠狠地啃吻他的“除非你答应离云逸会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黑帮,否则爹地就一直把你关在家里,到你答应为止!”

 “呜…爹地,云逸会早就漂白了,而且我们才不会杀人不眨眼呢。我们可是比白道更守伦理纪律的好人哦。”

 可惜男人正在气头上根本听不进去“还想骗我!”

 “鸣…为什么人家说实话爹地都不相信…啊啊…爹地…轻一点…瑞瑞快被你坏了…爹地…”

 可怜我们威震江湖的夏大堂主就这样被心爱的爹地关在家里,狠狠“惩罚了”两天两夜。
上章 甜蜜的罂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