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甜蜜的罂粟 下章
特典:甜蜜的痴汉
今天是夏墨林亡的祭

 每年一到这个时候,就是男人烦恼的开始。

 “瑞瑞,快起,时候不早了,先起来吃个早餐,待会就要出门了。”夏墨林坐在边,轻轻摇了摇躺在上的心肝宝贝。

 “我有答应要出门吗?”夏雨瑞睁开眼睛斜瞪了男人一眼。

 “瑞瑞,乖嘛,不管再怎么说,她总是你母亲啊。”夏墨林并不希望这个孩子后落个不孝的骂名。

 “母亲?”夏雨瑞嘲讽地笑了一声“我夏雨瑞的字典里没这两个字!”

 “瑞瑞…”夏墨林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听爹地的话,一年就这么一次。不管她生前有再多的不是,人死了就什么都过去了。说起来,我从来没有给过她应得的幸福,是我对不起她。”

 “是她先抛下你和男人跑到国外逍遥的,你哪里对不起她啦?”夏雨瑞最讨厌听到爹地对那个女人心怀愧疚的话。

 “她会去外面找男人,说起来也是我得。”夏墨林苦笑了一下。

 自从他和亡结婚后,他几乎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照顾心爱的孩子身上,对她虽不至于不闻不问,但对她的淡漠和疏忽确是无法否认的。

 因为两人几乎没有生活。

 亡还为此怀疑他在外面有女人,与他大吵大闹过。

 现在回想起来,或许自己根本是个卑鄙龌龊的男人。

 当初他会答应与她结婚,根本只是想接近那从第一次见面就难以忘怀的少年吧。

 夏墨林自责地垂下头,闷闷地说:“你母亲客死异乡,爹地要负很大部分的责任。”

 “哼,真是可笑!那个女人明明是嗑药玩3P玩到心脏病突发死的,爹地要负什么狗责任?!”

 “瑞瑞…”夏墨林抱住他亲了亲“算爹地求你,你就去一下,让爹地心里好过一点,好吗?”

 看到男人恳求的表情,爱他入骨的夏雨瑞根本硬不起心肠拒绝。“好好好, 我去!哼,爹地就会用苦计,每年都来这种老套,真讨厌!”

 夏雨瑞恨不得扑上去狠狠咬男人一口,但想想又觉得划不来发,因为到最后心疼的还不是自己?

 但夏墨林用起苦计可不心软,他笑着将他的宝贝抱到自己怀里,狠狠狂亲了两口!“招数只要有用,就是老套又何妨?”

 寒风冷冽,细雨纷纷。

 山上的武器浓重,让人的心情也跟着沉重起来。

 站在墓地前凝望着墓碑上女人美的照片,夏雨瑞的口开始感到莫名的闷痛。

 可恶!就是因为这样,自己才一点都不想来啊!

 他才不想为那种不负责任、人的女人感到心痛!

 那个女人从来没有当过一天的好母亲,也从来不曾给予他任何形势的爱。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还是没有办法对她的死无动于衷?!

 痛恨自己太心软的夏雨瑞不知觉握紧了拳头。

 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的男人心头一疼。

 夏墨林温柔地牵起宝贝的手,一掰开他握得紧紧的手指,放到嘴边一一亲吻。“瑞瑞,你知道吗?其实我内心一直很感激你的母亲。”

 “感激她?感激她天天给你戴绿帽子吗?”夏雨瑞讥讽地说。

 “那种事情我一点也不怪她,毕竟是我负她在先。我感激她的是…她生下了你。”夏墨林柔柔地抚摸着他心爱的脸庞“瑞瑞,如果没有她,就不会有你啊!爹地根本没有办法想象一个没有瑞瑞的世界,那将会是多么荒诞绝望的人生…因为有她的付出,你才能诞生在这世界上,让我们两人得以相遇…宝贝,光是为了这一点,你就不应该再恨她。”

 “爹地…”夏雨瑞听到这里,心头一酸“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好…我会试着放下的。”

 “这才是爹地的乖宝贝。”夏墨林在他额头上亲了亲。

 “我们走吧,爹地,雨好像愈来愈大了。”夏雨瑞抬头看了看灰暗的天空。

 “好 。”

 两人坐进车里后,雨势果然愈来愈大。

 夏墨林小心地一路开下山,没想到车子才开刀半山却突然抛锚了。

 “奇怪,怎么回事?我去看看。”夏雨瑞掀开安全带就准备要开车门。

 “不行,雨这么大,天气又这么冷,瑞瑞会着凉的,爹地一个人去就行了。”夏墨林说完也不顾他的反对,就自行下了车。

 “爹地,我帮你。”夏雨瑞哪可能让他心爱地爹地淋雨,连忙拿着伞跟了过去。

 两人检查了半天也看不出车子哪里有毛病。

 “算了,我们还是叫拖车来吧。”夏末咯皱起眉头。

 “这样会等很久的,爹地,车子会派人来拖走,至于我们两个嘛…”夏雨瑞对男人绽放一个璀璨的笑容“前面就有公车站,我们去坐公车吧。”

 夏末咯不知为什么,看到自己的宝贝笑颜如花,心里突然一阵发

 “爹地,发什么呆啊,快走,我看到公车来了。”夏雨瑞笑眯眯地拉起男人就跑。

 上车后发现车上的乘客还真不少,两人挤到公车的后半部,夏雨瑞突然坚持要站在男人背后。

 “为什么?”夏墨林不解地在他耳边低声问道。他明明长得比瑞瑞高啊,应该他站在他身后保护他才对。

 “哎呀,我长的这么引人注目,大家会一直看我的 。”夏雨瑞随口胡诌。HUYI

 “啊,我怎么没想到。瑞瑞说的对!”我不想让心爱的宝贝被人看来看去的男人认真地点点头“那瑞瑞快点站到爹地背后来,我挡着你。”

 “恩,谢谢爹地。”

 一手抓着吊环,一手搂住男人的,夏雨瑞将脸贴在爹地厚实宽背上,笑得像只投腥的猫。

 山路十分颠簸,车子一路摇晃,夏墨林两脚微微张开,努力保持平衡,想要仅仅护住身后的宝贝。但他却不知道此时有个居心叵测的“公痴汉”已经盯上了他这个美味的目标。

 恶的手指掀开男人的风衣下摆,悄悄摸上了他的

 夏墨林倏地浑身一僵…

 胆包天的男人在他股上又又捏,蹂躏了好一会后,才从他张开的下穿过,准确地抓住了他的下体…

 夏墨林倒了一口凉气。

 这个“痴汉”仿佛十分知道男人的弱点,拉下他的裆拉链后,熟练地掏出他半软的器,开始用拇指在他的头上摩挲按,还不时用指甲轻戳他小小的马眼。

 夏墨林刺得几乎要大叫起来,起的器不断分泌出透明的粘的男人的手粘忽忽的,在套时发出啧啧的水声…

 在风衣的遮盖下,一切猥琐的行为都在 无人知晓的状态下地进行…

 夏墨林的下体被身后的“痴汉”随心所地玩蹂躏,几次快要的时候,又被硬生生地了下去,让他发出苦闷的低

 “小声点,不然会被人发现哦。”

 “痴汉”在他耳边弟弟一笑,笑声人心魂,让夏墨林听了心神一,又差点了出来…

 “堂堂大学教授,可以在男人的手下,公然在公车上吗?”恶的“痴汉”用手紧紧掐住他的部,在他耳边嘲地说。

 明明觉得羞却又幸福莫名的快在夏墨林全身窜,充斥着他的每一个细胞,让他感得绷紧了每一条神经。

 “痴汉”却还在继续着手上的蹂躏“如果我说, 我今天根本不打算让你,你会如何?”

 男人早就想想到快疯了,如今听闻了他该死的威胁,最后一丝理智突然像紧绷的琴弦般瞬间崩裂!

 夏墨林气愤地转过身来,抓住那可恶的“小痴汉”在他耳边咬牙切齿地说“给我下车!”

 凭着风衣遮掩,男人甚至没有将器收进裆里,就气呼呼地拉着他下了公车…

 男人选择下车的地点十分偏僻,大片的树林里只在远远的地方看见有几件矮房。

 原本已经停止的雨突然在这时倾盆而下,两人一下就淋得透。

 “该死!”夏墨林骂了一声。

 被男人紧紧抓住的“痴汉”却幸栽乐祸地吃吃一笑。“嘻,伞呢?得忘在车上了吗?”

 “闭嘴!”夏墨林将那可恶的“小痴汉”拖进树林里,在树干上,低头狠狠咬住了他的脖子“像你这种在公车上扰男人的情狂应该送到警察局!”

 “恩,不要啦,我很胆小,很怕进警察局的,好心的先生可以用别种方法惩罚我吗?”可爱的“小痴汉”用着可怜兮兮的眼神向男人哀求着。

 “你会胆小?”夏墨林伸手抓住了他的下体“在公车上扰男人还自己到硬起来,你这个小变态!”

 “哼嗯…”本男人抓住自己快乐的泉源,变态的小痴汉发出了舒服的呻“好舒服…再用力我…”

 “做梦!”夏墨林狠狠地松开手,从口袋掏出手帕,在那粉部牢牢打了个结。

 “啊啊…!爹地不要!”夏雨瑞见状失声大叫,戏再也演不下去了。

 “不要?哼,”夏墨林抓住他的下巴,冷哼了一声“来不及了,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好好教训你这个变态的小痴汉!”

 知道心爱的男人今天不会轻易让他,夏雨瑞焦急地求饶“呜…爹地,瑞瑞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胡闹了,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哼。饶了你?没把你这个小变态送警察局已经算对你不错了。少啰嗦,转过身去抱着树,股给我翘高!”

 “爹地…”

 “自己子,掰开股,出你那的小!”男人下达了猥琐到了极点的指令。

 呜…惨了。看来今天玩得太过火,爹地一定会把我折磨死,不然我痛快地了。

 知道好脾气的男人一旦发火的可怕后果,夏雨瑞含着眼泪子,伸手向后掰开了股…

 在大雨下,冰冷的雨水一下灌进了火热的肠道…

 又冷又热的奇异感受让夏雨瑞剧烈的抖了抖身子!

 “小妇!”看到哦啊那红的罂粟感得时而闭合,时而绽放,夏墨林心脏狂跳失序,忍不住弯下身子,伸出舌头了一下…

 “啊啊啊啊…”男人先用舌尖在口玩每一道皱褶,再深深进入自己热得发烫的小,翻搅蹂躏着每一寸的黏膜,疯狂的秽快让夏雨瑞甩着淋淋的头发大叫,难耐地苦着扭动起股…

 “啊啊…好…好…呜…爹地,求求你,让我一次,先一次就好…求求你!”

 听到可恶“小痴汉”的求饶声。夏墨林得意地一笑,突然毫无预警地将舌头退出他后一句濒临高的小

 “啊啊…不要…爹地不要走!”夏雨瑞惊惶大叫,想转过身子抱住男人哀求,却被他牢牢抓着身,动弹不得。

 “呜…爹地,求求你再进来,我股里面死了,呜…求求你,爹地…”夏雨瑞努力掰开股,让那人的小一张一合地勾引住男人的视线…

 夏墨林见状倒了一口气,本来就坚硬如铁的更是硬到快爆了!

 将火热的巨抵住那引人犯罪的入口,男人一声嘶吼,猛地狂而入…

 “咿啊啊啊、啊啊…”到块死的小突然被巨物狠狠进戳干,夏雨瑞发出痛快的尖叫,全身一阵痉挛…

 “噢噢…夹得好紧好紧!死我了…”夏墨林一边猛力摆动身,疯狂地贯穿、戳刺那又小又热的小,一边享受着被痉挛的肠道住绞的强烈快

 “啊啊啊…爹地要死我了!呜…好想…爹地…我快死了…求求你,瑞瑞下次再也不敢顽皮了,求求你饶了瑞瑞吧…爹地!”想想到快死掉的夏雨瑞在心爱的男人下苦苦哀求着。

 夏墨林看可怜的“小痴汉”似乎颇有悔意,这才心满意足地握紧他的身,狠狠到最深处,大叫着了…

 “噢噢…爹地要了…宝贝…”

 感觉到心爱的爹地火热的了自己的股,夏雨瑞的身子一阵剧烈的颤抖搐,尖声大叫…“啊啊啊…我要!我要爹地的死我…”

 想让自己的心肝宝贝到死,夏墨林眼明手快地解开了绑在他器上的手帕,让他痛快的了…

 “呜啊啊啊…死了…”终于得到自由的器疯狂地搐、不停地、再

 全身血仿佛都要出来的高让夏雨瑞两眼翻白,一下就晕在心爱爹地的怀抱里…

 夏墨林又爱又拎地笑了笑,将他“甜蜜的小痴汉”翻过身子,再次深深入…

 雨继续下着。

 磅礡大雨也浇不息的浓浓爱火将在这对父子之间永恒地燃烧…

 (全文完)
上章 甜蜜的罂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