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下章
第05章
他接过木兰手中的盆子,放在自行车前的篮子里“嫂子,我陪你回去吧。”木兰默默地点点头,走在前面。阳光透过硕大的杉树枝叶间,洒在她孑然的身影上,拖曳了一地的懮郁。

 扒灰沿着那条靠近小河的巷道,王则跟在木兰身后,他知道,再走上几十步路,也就到她家了。这是一条几乎谈不上建筑风格的红砖小巷,间或从墙角会传来细微的蔷薇香味,但决然冲不掉从小河散溢出的一股股臭味。在这不大的水面上,永远漂浮着菜叶、秽物和动物的粪便…王则“呸”的一声吐了口唾沫,暗暗骂道:“这肮脏的城市!”可是这个肮脏的城市有她,这个美丽的女人!她的全身上下颤动着异样的情,起伏的膛,别致的嘴角,无不发着人的光芒。

 “她像美丽幽深的西树林,昏黑而深邃。我期盼着与她的约会,虽然还要赶许多里地…”他嘴里喃喃念着弗罗斯特的诗句,想象当时创作的意境和象征,忽然间神游物外。

 “嘿,到了。王老师,你在想什么呀?”木兰讶异地看着他,心中怦然一动,他那若有所思的表情有些略似死去的丈夫,沉郁斯文,或许这也是老师所特有的吧?木兰自嘲地笑了笑。

 王则以为她在笑他,嘿嘿干笑几声,在后脑勺上挠了挠“对不起,忽然想起没有给曾老师买些纸钱,实在不好意思。”“少来了,又不是外人。”木兰斜乜了他一眼,自顾自地打开门“阿声,你看是谁来了?”期中考完了,又要面临着毕业考,儿子这几一直猫在家里的小阁楼里苦读。眼见着儿子这般认真,看来将来必有成就,木兰实是喜不自

 曾亮声哎了一声,从阁楼上跑了下来,看见王则,顿时有些拘谨,只是怯怯地叫了声:“您好,王老师。”“王老师,你先坐。”木兰招呼着,顺手从柜子边摘下围裙,别在了间。

 “愣着干什么,还不给王老师倒水去?”王则笑着说“好的,你忙你的去吧。”说完,拉着曾亮声的手,径自坐在一张长条椅上“作业温习得怎么样了,有啥不懂的地方跟老师说说。”“呀,王老师,也没啥子。我这做了些题目,要不您给看看?”曾亮声憨厚地着双手,有些儿不知所措。

 “好的,我这就给你辅导一下吧。”王则爽快地点点头。

 所谓爱乌及屋,不看学兄曾茂的面子,也要看在木兰的花容月貌上。他顺手拖过一把椅子,示意曾亮声坐下。

 木兰蹲在厨房里洗着空心菜、红萝卜和大白菜,这些东西都是日常所吃,虽然便宜,但很新鲜,每次木兰都要把它们煮得可口可心,看着儿子狼虎咽的样子,便是她一天当中最开心的时候。

 她一向喜欢烹饪一类的东西。以前小时候,她常常把采摘自屋后的青菜做成美味的佳肴,让疲惫一整天的父亲回来后,顿时忘记身的痛。而那时,父亲便会亲热地抱着着她娇小的身子一阵猛吻,生硬的胡子总会刺得她脆生生的叫喊出来。每每思及于此,她就会想起还在西北高原上孤独生活的父亲。

 该是把父亲接到这里住的时候了。她心里想着。要不是父亲一直舍不得离开那个守寡的胡氏,她早就让丈夫接到家里来了。这个专克老公的狐狸!她呸了一声,灶间的炉火一下子升高了。

 “怎么了,是不是呛到了?”伴随着熟悉的咳嗽声,一个佝偻的身影出现在身后,木兰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自己的公爹曾佤子。

 自从那天昏倒之后,经过一番静养和药粥的调和,曾佤子原本苍白的脸色渐红润,一点儿也不像是刚丧子不久的老头子。曾佤子是一个肚子词秽句的民谣歌手,曾经有电视台来采访过他,并录了个专题节目,当然,其中的歌词都改成了歌颂中国共产和改革开放的赞词了。木兰记得当初还没过门时,就常常在村口听这个未来的公爹唱着:

 哎哟哟——妹子家里我去过哟有一个当当肥肥的磨哎哟哟——尕妹子怀里我睡过有一股烧人的火…在这片荒瘠的土地上,有这种歌,这种即兴随情的歌,能让你忘了今的无粮与缺水,沉坠在对异甜甜的怀想里。

 木兰就是在这种俚俗歌声里长大的,当初朦朦胧胧,到了大时,明白歌词里的含意,不免有些害羞,但又喜欢这质朴真实的旋律,只能别过头去,或是躲在屋子里,细细地谛听。

 而今,人已老,歌已逝。只是倔强的曾佤子并不服老。

 “没,没啥。爸,你怎么不在上躺着,跑来干啥呢?”木兰没有回头,感觉到公爹已走到身后。

 曾佤子嘴里嗯着,脚步却也不再向前,只是静静地站着。

 木兰脖颈间的肌肤白得人,琥珀的泽,泛着些微月的朦胧暧昧。到了城里生活的儿媳妇变得比往昔更白皙鲜润,不复当年刚过门时的晦涩酸辛了。

 曾佤子沉沉地了口气,喉间的那口浓痰在嘴里绕了几圈,终于还是咽了下去。

 “好媳妇,是什么客人,敢情还要加菜?”他的呼吸几乎要触及了她。

 她轻盈的身子一颤,仍是没有回过头来,只是嘴里哎了一声“爸,是阿声的老师来了。今天是茂的三七,您老人家忘了吗?”“不敢忘,怎么会忘?木兰…好媳妇,你,你…这些日子难为你了。”曾佤子说着,轻轻地在她的香肩上拍了拍,看似无意,其实有心,这手在香肩上逗留的时间稍稍比平的长了些。

 木兰微微一震,如果不留意,倒也不觉得异样,嘴里咕哝着“也没什么,爸,你这些日子见好了,也要出去走动才好,不要总是憋在家里。”公爹这几天下来,神情有些古怪,可别…一想到十几年前的那一天,她顿时脸染如霞,连脖子都红了。

 那是婚后一个月左右的光景。小两口成天形影不离,窝在房里不停地说着悄悄话,说完了就不停地做,几天下来,曾渐消瘦,眼睛也是红通通的,白天常打瞌睡。茂他娘是过来人,自然明了这是睡眠不足,纵过度的结果。

 有一次不经意碰触到木兰的部,她竟然“哎哟”的叫了起来,显然是俩口子做时留下的伤。

 茂他娘忍耐不住了,有一拉着曾佤子就说“其实也该让木兰回家看看了,你也不看看咱儿,都变什么样了?”曾佤子笑嘻嘻的不以为意“小两口新婚,男女爱的,没啥好担心的。当年我娶你时,不也是一样吗?嘻嘻嘻…”说罢,就在老婆子身上上、下其手,这老虽干涩,仍是有些温度的。

 “去去去,老没正经的!”茂他娘甩开曾佤子的手,拉开院门“我去翠花家了。”曾佤子却是心中一动,新媳妇儿长得齐正好看,那是村里公认的。这女娃是自己打小看着长大的,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要不然自己也不会主动上门要来自家当儿媳妇。大儿媳秀芹原来身材也很高挑,可自打生了娃之后食大增,身材就开始变形了,臃肿不堪。还爱吃大蒜,一张嘴就是冲鼻的大蒜味,恶心透顶。

 光鲜的蔬菜是许久没吃了。自打去年在大儿媳的上被大儿子捉了之后,曾佤子收心了不少,可久违的望今却被老婆子的一句话给勾起来了。他看看院子,只有几只在啄着地上的砂子,枣树的枝叶间,蜘蛛正忙着织网捕食,他了口唾沫,蹑着脚步,走到了茂房间后面的窗户下。

 一段似断似续的呻声从窗户的罅隙透将出来,接着,就听见木兰在说话“好了,茂,你就省省力气吧。明天你也该出门帮忙做些事了,别整天就想着这事,你去照照镜子,瞧把自个儿整成什么样子了?”“没事,田里的事我爸说了,都叫大哥,我安心的教我的书。”曾茂不以为然,他对师范毕业后把他安排回家乡教书一直耿耿于怀,这穷乡僻野,谁都想着逃出去,可自己出去了竟然还回来。不过,如果没回来,也娶不到这般标致的媳妇,想想真是翁失马,焉知非福。

 “好了,你都吐出来了,还尽折腾。讨厌啦,我要去打水,洗一下澡。”过一会,只听见铺一阵子响,木兰趿着拖鞋,吧唧吧唧的去开门。

 打水必须去厨房。曾佤子从房后踅进最靠西的厨房,躲在了一堆柴垛子后,屏着呼吸,大气也不敢出,似乎只要自己一呼吸,木兰就不来了。

 此时,天色向晚,厨房里朦朦胧胧,光线浅灰而微明,反衬着屋外枣树蠢蠢动的轮廓,四周一片沉寂,曾佤子听见自己的心跳得厉害,好像要跳出嗓喉似的。

 没多久木兰进来了,她迅速看了一下,见没有人在,就把门关上了。这些日子下来,也只有这时候才有时间独处,所以,她每次洗澡都需要耗费很多时间,这种习惯也延续到了以后的日子。
上章 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