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下章
第06章
打开锅盖,一大锅热腾腾的开水正使劲冒着泡,雾气蒸发。她披散开发髻,在一袅青烟里,就像一个独舞的仙女。要说木兰的漂亮并不是那种绝顶的漂亮,可那种女人味儿是属于能钻进人心里去的东西,她的五官和体态都是合着男人口味生长的,好看而温和,略带一些良善和厚道,叫人忍不住就想上前亲她,呵护她。

 眼前下衣裳的木兰呈现的是妩媚的娇羞,精致浑圆的房,温顺柔美的覆盖在平坦的小腹上,漾着花叶枝蔓的影。曾佤子眼睛眨也不眨,生怕这人青光一瞬即逝,再不复来。只是到了木兰在户时,他才醒过来,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啊…”木兰惊叫起来,只是嘴巴很快就让曾佤子用手掌堵住了。

 曾佤子从后面抱着她,一手堵嘴,一手早已没入了那经过他儿子千磨万牝里“莫叫,叫人听见了…”果然,木兰惊愕了,见是公公,急忙挣扎,可力气太小,奈何不了曾佤子的死力。“爸,你干什么?也不识羞,我可是你的儿媳妇哟…”曾佤子一边用手指搅着她牝内的混水“好媳妇,叫爸干一回,以后爸都听你的。”这搅拌声闷闷然,浸浸然,从木兰牝处传来。

 “好媳妇,你真是好看…”他把木兰在了灶台上,一手把自己早已膨的家伙拿出来,端在手上甩了甩,从后面一下子就了进去。

 早被吓得呆若木的木兰还没醒悟过来,精美的牝里早已入了一滚烫灼人的铁子来,这铁子硬度一点儿也不比丈夫差,其长度甚至还稍胜一筹。

 她马上“呀…”的一声哭了出来,只是被公公捂着嘴巴,下体被他死死着,挣扎不开,牝户里略微疼痛,毕竟多以来,这里面总是不曾得闲。

 木兰瞬间觉得黑暗之神正笼罩着自己,一时之间,她找不着北。她想叫,不敢叫,想哭,哭不出来。身后的公公正死命着自己的牝户,她并不觉得快乐,反倒是觉得生不如死。她想着自己清清白白的身子,却被公公污了,这冤屈却找谁诉说去?

 失贞的痛楚盖过了媾的快意,虽然牝户里又麻又酥,酸甜难当。经过丈夫多的耕耘,她早已食得其中滋味,快美非凡,乐不可支。可眼下,自己是被自家的公公着,这可是伦哟!她的眼泪如雨般倾

 曾佤子只是沉浸在这望的世界里。这般紧美的牝房,是好长时间没有品味了,时间可以追溯到秀芹刚过门那会儿了。不过,现在的木兰更非往日的秀芹可比,那份紧窄,那份甜美,就是这样着不动也是畅快不已。此刻,就算是大罗神仙要他做,他也不要。

 他慢慢悠悠的着,体味着这其中的舒畅,木兰那种压抑着哭声和呻声的姿态,更是人心。他不再掩着她的嘴了,一手捏着她浑圆的房,一手绕到前面去抚摸她的蒂,蒂处颤颤巍巍,粘稠,是情,是

 厨房里回合的声音,空气里的灰尘,歌舞一般地飞着,此刻的主人,是一对伦的男女。当反抗变成无奈,牝里密密匝匝的酸麻,汇成晦涩阴暗的,木兰瞬间忘了彼此的身份。直到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她才猛然醒了过来。

 师母“木兰,洗好了没?等会儿顺便给我拿些烤地瓜。”茂趿着一双拖鞋,嘴里念叨着,敲了下门。

 “就好了,你干啥去了?”木兰暗一口长气,感觉到牝内的那跳了两下,随即变得更加刚硬了,又缓缓地了起来。她心下暗怒,这当口儿你还有心思干这玩意儿,这要是被茂发现,不是天大的丑事吗?她又怎么知道,自己的公公扒灰并不是第一回了,而且还被自家的儿子捉,痛打过一回的。

 “嗯,我撒来着…”茂却没停留,拖着长长的脚步声,声音渐远。木兰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才落下,不免对身后的公公怨恨,突然两只手据着灶台,股猛地往后一挫。曾佤子不曾料到儿媳有些一举,一个趄趔,股一下子委顿在地,具里猛然吐出一股浓稠的,呈抛物线形状,抛洒在地板上。

 他刚要发怒,只见木兰手里拿着一把菜刀,杀气腾腾地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恨恨地说着“今不幸被你污了我清白身子,也算是我木兰命苦。不过你若当我好欺负,那是你这老王八走眼了,今天咱们便来做个了断!”说罢,手中的菜刀往下

 “啊!别这样,好媳妇,爸一时胡涂,你别发火,小心菜刀!”曾佤子霎时脸如死灰,万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软弱可欺的娇小女子竟这样刚烈,他急忙陪着小心,苦着脸哀求。

 “好!今便饶了你!咱们都忘了这件事。往后你若再扰我呢?”“往后我再扰你,我是乌王八蛋。”“你本来就是乌王八蛋。”木兰铁青着脸,用菜刀背拍着曾佤子的肩膀“你发誓,今后若再扰我,叫你曾家断子绝孙!”木兰深知,曾佤子一向对于家族香火传后极为重视,自打大儿子生了丫头片子之后,就把传宗接代的任务转到茂身上,要他发这样的毒誓,他才会当真。

 果然,曾佤子脸一下子白了,哭丧着脸“我发誓,今后若是再扰你,我曾家断子绝孙。”此后,十多年了,曾佤子果然遵守誓言,不再对木兰动手动脚。想不到,而今他儿子刚刚入土,竟是故态重萌,又生念。

 “爸,你要没事儿,帮我到庙街买点酱油吧,我这儿忙不开身。”木兰指着储物柜里的瓶子,果然所剩无几。

 曾佤子悻悻地抓起瓶子,嘴里咕哝着,走了出去。刚才想趁机揩点油,试试媳妇是否新寡动情,自己也可重拾旧。却没想她似乎全无在意,毫不动心,不有点灰心。

 木兰凄苦地蹲坐在板凳上。公爹鲜寡廉,丈夫虽逝去不久,就又起了坏念头,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愁绪忧思像那远山,浑浑茫茫,虎视着这脆弱甜美的女子。

 前屋传来儿子的声音,似乎是在念着课文,琅琅上口,极富节奏感。木兰的心里暖洋洋的,有了他,人生才不会苍白如纸,自己也才有活下去的勇气。这些日子以来,亮声时不时地在夜里来看自己,有时还会替自己盖上被子。木兰好几次醒了过来,可都是闭着眼睛,生怕儿子知道。可就算闭着眼睛,她也能感受到儿子的温情。亮声每次都是坐了好一会儿才走的,她知道,他是在看着酣睡中的自己。

 失去父亲的亮声好像在这几天成了许多。不光是在他下茁长的胡髭,还在于他的心境,而这一切的变化,感的木兰都能感知到。

 从木兰站着的角度,她可以清楚地看见儿子渐高大的身躯,跟坐在旁边的王则相比,也不遑多让。真该多补一下他的身体,正在发育中的男孩子,营养可是不能少的。想到这里木兰有些沮丧,茂死时,给她们娘儿俩没剩下多少钱,幸好办丧事收了些礼金,没啥亏本,否则这日子更难过了。

 曾佤子回来时,王则和曾亮声正坐着聊天,无非是问他今后打算考什么学校,有啥打算。曾亮声想了半晌,才说不想考啥大学了,想就考个中专,早点出来挣钱养家。曾佤子也赞同孙子的想法,说中专生在咱们那儿也算是高材生了,你爸当年不也是中专毕业的吗?要不是身体不好,不也活得滋润的?

 王则摇着头,只说,可惜,可惜,一个大学生的料子就这样坏了。木兰端着饭菜和碗筷从厨房里出来“我看这样好,要不也考师范学校,子承父业,你爸九泉之下肯定会高兴的。”在她心底,丈夫的职业就是天底下最高尚的职业。

 曾亮声看着母亲点了点头,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也就如此。

 “来吧都来吧,吃饭了。”木兰招呼着“阿声,给王老师和爷爷盛饭。”“不用客气,我自己来吧。”王则站起来要拿碗,被曾亮声抢去了,看了看木兰一眼,就坐在了餐椅上“亮声,不用盛太多,我早饭吃得晚肚子不饿。”他没想到,木兰家里还有个老人,而且这老人对自己似乎有些敌意,爱理不理的样子,不有些后悔上她家来。

 曾佤子并不理王则,桌上猪头的油腻香气、盐水花生的花椒桂皮味儿和白酒的辛辣气息对于他来说,是个更大的惑。多久没闻到这样的香味了,特别是那碗白酒,闻起来就像是老家特酿的烧刀子。

 作为一个过来人,他早就察觉到王则的不怀好意,尤其是那双贼溜溜的眼睛老是在木兰前转悠着。儿媳妇现在守寡,暗窥丽的肯定不在少数,按理说,这肥水不外人田,我曾佤子上不了,你他妈的也别想上。看来我要看紧了木兰才行。

 曾佤子近乎咬牙切齿的样子,在曾亮声看来,却好像急着要啃那块猪头,他孝顺地挟起一块猪头片,放在曾佤子碗里“爷爷,你吃。”“王老师,你也吃。”“大家不用客气。亮声,要不然你下午到我家里来一趟吧,我那儿有些辅导材料给你,还有一些模拟考卷,你也拿回家做一做吧。”王则看似关心着曾亮声,其实是在讨好木兰。他知道,自己对曾亮声越好,木兰就会越感激自己,搞上她,是迟早的事情。
上章 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