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下章
第20章
子,你人真好。”喜鹊叹了一口气“唉,当初要是让大龙早就出来干活就好。他叔要他跟着到外头当建筑工去,他死活不去,嚷嚷着要读书,这没考上倒考了副眼镜回来。”刘往林子里的小径走进去“也不能怪大龙,谁不想考出去呢?我也想呀。

 可我捉摸着自己不是读书的料,要是像邻村志强那样考上北京,现在也像他一样坐在摩天大楼里上班了。““哎…”喜鹊幽幽地叹了一声,停在了一棵凤凰树下。“你不知道,婶子难呀。”夕阳正在西下,荒芜的田地上一片五缤纷。喜鹊望着郁郁的黄昏,目光中充了对人生的悲凉情绪。自从前年丈夫在山上采石场被石头坏了大腿之后,就长期瘫痪在上,脾气也越来越差,三天两头跟她找碴子吵架。她也清楚,残废的丈夫其实心地很好,但上天对他不公道,降下这等灾难在他身上,眼见得这家也不象家了,她的心底也越来越苍凉了。

 喜鹊不老,才三十六岁。嫁给大龙他爹时才十七岁,当年就生下了大龙。那时丈夫对她宠得不行,因为给他留下了传宗接代的,他可是三代单传呀。可几时,这还在闪耀阳光的人生就变得阴暗不清了呢?

 在这一大片荒地的上空,一大群乌鸦在霞光中忽而俯冲直下,忽而停翼滑翔,忽而呱呱狂噪,忽而来回盘旋。喜鹊觉得自己就像这群乌鸦一样,整个世界里飘着黑色的雪片,在狂风中跌宕飞舞。

 “婶子,你别伤心,一切都会过去的。”刘不忍心看到她那充忧伤的眼神,还有眼眶里盈盈的泪水,夕阳照在她的身上,变成了一片柔和的幽光,在这时,他看见了喜鹊深刻在骨子里的那种优雅和美丽,这是母爱的圣洁。

 刘的心里充了感动,对这个妇人和整个美好的世界!他上前紧紧抓着喜鹊的手,轻轻在上面吻了一下。

 “啊呀…”喜鹊惊叫了一声,对这少年突如其来的举止有些惊惶失措。

 “子,你干啥子呢?”她试图挣脱他的手,可没能成功,刘握得太紧了,捏得她的手生疼。“子,你把我抓疼了。”“啊…对不起,婶子。我,我不是故意的。”刘退后一步,放开了手“婶子,你…你真好看!”喜鹊的脸上立刻呈现出娇羞的颜色,就好像被火烧着了似的,有如西边的那爿霞。“什么啦,你婶子是个老太婆了。”然而当她看到了这少年黑色的眸子里那坚定的眼神时,她的心头不由得沉甸甸的,她知道他说的是他的真心话。

 刘深深地看着她,这个足以当他母亲的女人!他觉得,她应该才是自己的母亲,这种深情的眼神,有大爱,有关怀,忧郁而沉静,他似乎知道自己的心灵某个地方已经遭到了猛击。他一向和母亲娥子不亲,感觉自己就不像是她亲生的,现在,他感觉找到了自己的生身母亲一样。他冲动地把喜鹊抱在了怀里。

 “我喜欢你…”他轻声地喊叫着。

 “啊…不,不能这样子!”喜鹊先是挣扎着,然而当他的手抚摸上她的房时,她的身子一下子软了下来,她似乎觉得这少年火热的身躯和她自己连接起来了,就像是那与婴儿血脉相接的脐带仍未剪断一样,一股强势的爱的暖从她身上入了婴儿体内。她把脸紧贴在他的前,呼吸着这青春的脉香,和着路边青草的味道,她的心神俱醉。

 刘并不是刚刚出社会的雏子。在南方做着倒买倒卖的生意,又有几个没有去过风场所呢?他也不例外。他从一些婊子那儿学到了许多技巧,其中也包括调情的手段。

 开始时,刘把喜鹊看成长辈的时候,没想过会做这种事情。但当他把她当成一个女人时,他就情不自的用上了些技巧。所以,他把手指捏拉着喜鹊的蒂时,他从她的颤抖就知道,这久旷的妇人内心里是多么的渴望男人的慰抚!

 喜鹊感到自己户内正潺潺地水,她不由得羞愧不已,急忙看了看四周,担心自己的丑态被人家看了去,尤其是子被扒拉下来的时候。

 “你真白——婶子…”刘惊讶于喜鹊肥的白皙,这与她被头晒黑了的脸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可更令他震惊的是,喜鹊的户上长了黑乎乎的,旺盛蓬,而且有蔓延的趋势。他轻轻拉了下,手指末指顺势在蒂上点了数下,这一点使得喜鹊全身发颤,户内竟不自地渗出水儿来。

 他把喜鹊放倒在地,然后蹲下身子,仔细看着这多的妇人。她很羞涩,对于事她似乎不太在行,这不是一个有个十几岁少年儿子的中年妇人所应该有的,单单从刘把嘴巴凑上户时喜鹊的惊讶表情就可以看出来。

 “太脏了,子…你别摸那了,啊!别咂呀…”喜鹊只感到户内一阵的酥酸,不住把身子扭来扭去,试图摆咂。

 “不脏,不脏…婶子,你看看,水都出来了,嘻嘻…”刘把喜鹊的两片大拨拉在两侧,间或咬了几下,大股间弥漫着腥臊臊的味道,溶溶得令人眩晕。他把手指慢慢地抚摸着她有些耷拉下来的房,不时的用力捏拿,每次一捏,都听见她怯怯的呻声,似乎含着哀怨的喜悦。

 “我想你,婶子!”刘有些咬牙切齿地喃喃叫着,一只手已伸进自己的子里,把具摸将出来,杀气腾腾的裎在空气中,耀武扬威。

 喜鹊再次呻起来,身体下意识地松软了,两条腿曲张开,像一个巨大的涵,等待着强有力的贯穿。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刘的硕大坚硬地顶在了自己有些发麻的牝上,闭着眼睛也能看见他灼人的目光。她感到羞愧,一个都能做他母亲的人了,竟然躺在他的身下无地呻,而自己居然有了强烈的快

 她的手在慌乱中碰到了他的男,整个给予她的感觉就是一个字:硬她不知不觉地又发出了模糊不清的呢喃了,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在叫着什么,只是整个人就像是飘在空中,毫无着落,就似浮萍没有底一般。就在这时,她的牝被撑开了,一股撕裂身子的强烈疼痛自股间传将上来,她不由得嘶喊了一声,全身颤抖着,一阵子的哆嗦,就像是一活生生地入了道,而自己生涩的幽谷这辈子还从来没有接纳过如此巨大而强硬的东西,心里就只是想着:“完了,这下子裂了…要死了…”“怎么样?硬吧…”刘看着喜鹊因痛苦而有些变形的脸,看她的嘴因此而张得大大的时候,不得意地把舌头伸了进去,不断搅拌,不一会儿就把她的丁香舌进了自己的口腔内。情燃烧着他的,他发狂般地在她身上不停地动冲刺,仿佛不把她捣烂誓不罢休一样。夏日的阳光炽盛得像是熔浆的发要熔人一般,然而在这森林的小径间,却有微风吹拂,掠过枯草尖梢的声音和着女人哀怨的呻,在天地间拂来拂去。

 大地微微颤动,旋转着,青草的土地放出新鲜的清冷味道,醉人芳香,他再也不想起来了,只觉得人生快乐莫过于此,那条滚烫的通道容纳着自己的全部。

 喜鹊听见自己的呻软绵绵的,再也没有平常的矜持,她不知道,自己的这种体态更像是一朵盛开的罂粟花,对于所有的男人都会产生强烈的惑,更何况刘这样的轻狂少年?此刻的他眼中放着异样的绿光,间发出的力量和速度更是令人难以想像。

 越到后来,他感到自己身上好像都爆起了皮疙瘩,肌绷紧,就连头发都直立起来了,身体发出了噼噼啪啪的声响,到最后,他喊了几下,接着尾椎处一阵子的酸,一道绵长而热烈的直通通地入了她早已泥泞不堪的牝内,只烫得她又是阵阵的痉挛,跟着,她又不由自主地搐起来,紧紧地抱着瘫软在她身上的刘,然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只觉得这世界好是荒唐。

 贞节对于妇人来说,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道德枷锁,束缚妇人长达数千年,就算到了现在,仍然无形地笼罩在她们的头上。何况,喜鹊是个从来没有出过这个镇子的女人。平常与街坊邻居闲谈时,她常常对那些绯闻与黄笑话嗤之以鼻,引以为。却没想到,自己今天也变成了那些长舌妇们嘴里的角色了。她羞赧地闭着眼睛,不敢看着躺在身边的少年。只是感觉着还未完全褪去的快,还有间丝丝缕缕扯不断的钝痛,这地方已经许久不曾被这样痛快地伤害了。平时,她洗澡都要特别地洗得干净,她珍贵它,她知道这是女人所有的根本,是上天的恩赐,自己要加倍的宠护。

 “婶子,我要先走了。改天,我再来看你。”刘心满意足地摸着她的,混浊不清的粘着手,他看了看,就像是凝固的灰白花。他把目光转向喜鹊,心头一阵的热乎乎,她的脸上好像蒙着一层雾,阳光渗过树叶的罅隙照在她的身上,圣洁而美丽。

 “不,婶子不会再跟你这样了,咱们不能一错再错。”喜鹊把身子别过去,背对着他,害怕被他看见自己的表情,她有些忍受不了这少年的挑逗,他的轻佻,他的勇猛!
上章 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