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砀小马驹 下章
第三章
“我管你和他聊什么?聊天气也行,伙食也行,美女也行!只要你保证他半个小时内不回马厩就可以了。”

 “要聊半个小时?”“当然!至少半个小时!让他早回去一分钟,本公爵就打断你的狗腿!”“是的…公爵大人。”公爵的严令之下,苦命的管家万般无奈地接下这个任务。“记住,绝对不可以告诉他,是我叫你去和他聊天的!明白了吗?”

 “明白,公爵大人。”虽然不知道主人有什么计画,不过每次主人这样神秘兮兮的时候,总有人会倒楣,识趣的管家决定还是按主人的命令行事比较好。

 经过昨天的事,公爵这一次的行动可谨慎多了。管家接受了命令后,他偷偷跟在管家身后,一直跟到了管家的小书房,看见管家派人去请雷恩·克尔曼先生。混账!居然对那条恶“马鞭”

 如此恭敬,不过是一个烂马夫,还口口声声称他为先生,国王陛下派来的就这么了不起吗?公爵在心里愤愤不平地腹诽。不一会,他就看见马夫高大的身影出现了。

 嘻嘻,计画第一步成功了。现在,赶快进行最重要的第二步。韦恩公爵趁着雷恩·克尔曼离开马厩去见管家的时候,赶紧风一般往马厩赶去。

 “好啦,宝贝们,本公爵今天要大慈大悲地放你们自由啦!”知道雷恩·克尔曼一时回不来,公爵大摇大摆地走进马厩,对两匹骏马伸手,展开他热情慈祥的怀抱。

 但是,两匹马对人间的美没有任何鉴赏力。它们对韦恩公爵不理不睬。全国最英俊潇洒的韦恩公爵在它们面前,似乎还不如马厩角落里的一堆干草有吸引力。

 “跟那死马夫混久了,连马都变得可恶透顶。”韦恩公爵不甘心地自言自语了一句。不过,他可是伟大高尚、风靡整个宫廷,让女人们盛赞其温柔善良的韦恩公爵,就算这两匹不识趣地感恩,今天他还是放定它们了。四下无人,正好行动。韦恩公爵毫不迟疑地把马厩的门打开。

 “跑吧,跑吧,看,门已经开了,奔往你们向往的自由吧!”两匹马毫无反应。

 “喂!你们两匹,不是聋马吧?就是聋了,也有眼睛啊!快点看啦!马厩的门已经打开了,你们可以逃走了!”韦恩公爵扯大了嗓子,向两匹马嚷嚷。可恶的是,两匹马还是一副悠哉游哉的模样,瞅都不瞅那扇通往自由的门。

 “外面有美女,啊不,外面有美丽的母马!母马,懂不懂?你们两只笨蛋,是马里面的白痴吗?竟然连逃跑都不懂!”公爵气得抓狂。他走上来,拽住马的鬃“过来,蠢材,快点给我逃走!”

 嘶…被抓住了鬃的马匹不高兴的低叫起来,晃晃长长的马尾巴。“什么?你还敢向本公爵抗议?要不是为了你们两只蠢货,本公爵会这么惨吗?死马!烂马!那马夫这么喜欢你们,就应该骑你们呀!你们的股呀!为什么本公爵的股?”

 腹怨恼的公爵一边朝两匹马对吼,一边用手掌拍打强壮结实的马股。马儿不高兴地吁吁叫起来。“拍拍股就不满意了?哼,你还没有尝过被股的滋味呢!”吁!呼呼…马鼻子嘶嘶气。

 “你们待在本公爵的府里,吃本公爵的,睡本公爵的,居然还害本公爵每天股疼,你说,你们该不该打?!”

 吁…吁…看见骏马猛然动了动前蹄,公爵吓得往后退了两步。他可不想在马蹄下英年早逝。再说,年轻俊美的公爵被马踢死,这可是很不名誉的死法。

 “现在本公爵大人有大量,不向你们报复,还放你们自由,够意思吧?我说你们也该快点离开这里,不然等恶魔马夫回来,你们可走不成了哦,他很凶狠,会拿马鞭狠狠打你们的。”

 公爵在情在理,并且兼具恐吓的一番劝告,看起来没有用。“真的不走,是吧?好!本公爵亲自动手!”韦恩公爵一把拉住缰绳,用力把两匹马扯向门外的方向。

 “走啊!懒虫!给我扬起蹄子!你们是猪吗?怎么这么重?”生拉死拽了好一阵,两匹马才慢悠悠地踱起了步子。

 “很乖,很乖,就这样,乖马儿,跟着本公爵来,来了就给你美丽的小母马哦。”拉着两匹马走出马厩的围栏,韦恩公爵心花怒放,一边温柔地许诺小母马,一边牵着缰绳急急往另一边的分界草地走。

 只要把马拉到分界草地那一头,就可以把它们放跑了。当野马也好,被平民抓到卖钱也好,反正和本公爵无关。

 负责照看的马不见了,那混蛋就要倒楣了!哼,竟然拿着剪刀威胁本公爵?这就是你的报应!“喂喂,快点走啊!”走了一大半,眼看就快要到达目的地了,两匹马忽然又停下了。公爵急得干瞪眼。

 “死马!那边的草更多,你们这两只笨蛋,马夫每天给你们吃白痴型饲料吗?还吃?还吃?你们到底是猪还是马啊?”

 不管公爵怎么骂,两匹马只管低着头,自在地嚼着眼皮子下的一小片新鲜绿草。公爵只能再继续开始的那一招,蛮干。“本公爵就不信,我斗不过两匹猪头马!”公爵怒气冲冲到缰绳在手臂上严严实实的了好几圈,和马儿展开艰辛的拉锯战。

 连拉带拽,使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两匹马拉了过去。大功告成!虽然累得浑身酸痛,可是公爵十分兴奋,抹抹脸上的汗水,拍拍马脖子“好啦,你们现在可以走了,以后不要再回来啊,和小母马谈情说爱时要温柔哦。”

 话音未落,一声直透云霄的口哨传来。原本无所事事,意态悠闲的马儿,立即兴奋起来了,同时吁吁地大叫,撒开四蹄,朝哨声传来的方向飞奔而去。

 还没有来得及松开缰绳的公爵,被拽得在半空中一飞。“啊!你们干什么…”砰!身子被发狂的骏马拖着狂奔的公爵,现在想松开缰绳也做不到了。

 谁让他刚刚为了把马匹拉到这里,故意把缰绳严严实实地在自己的手臂上呢?“啊啊!救命啊!救命啊!”公爵的尖叫声划破天空,震动公爵府。刚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过来的一段距离,在骏马快的奔驰下,短短一会就回去了。

 跑到口哨是的人面前,骏马停下四蹄,亲昵地和男人磨磨蹭蹭。“呜…救命啊…马…马疯了…幸好,这疯马总算停下来了…”

 被拖得身脏污的韦恩公爵发出惨兮兮的呻,看见眼前忽然出现的一双男式皮靴,不由自主地一边着气,一边抬起头。接着脸色大变地发出惊叫“怎么会是你?!”

 “你觉得还会是谁呢?我不听话的小母马。”雷恩·克尔曼居高临下看着狼狈不堪的韦恩公爵,啧啧有声。“呜…你想干什么?来人啊,救命啊…”可怜的杜玛斯·韦恩公爵再次被拖进马厩…“加强训练”

 !***“公爵大人!公爵大人!”管家叫着小跑进来,见到公爵就大声禀告“王宫里派人来了,国王陛下召见您呢,我的主人。”

 “国王陛下召见?”正坐在屋子里唉声叹气的韦恩公爵猛然站起来。只顾着和汉弥顿公爵颠鸾倒凤的国王陛下啊,你总算想起忠心耿耿,被你陷害于水深火热中的我了?

 自从国王和汉弥顿公爵卿卿我我,把可怜的韦恩公爵丢到了九霄云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派人来召唤他进宫了。

 这一次,我一定要在国王陛下面前痛陈我的冤屈。韦恩公爵赶紧换上华丽的衣服,兴冲冲跑进王宫。一进国王的后花园,就看见国王陛下正甜蜜地依偎在汉弥顿公爵身边,吃着心上人亲手剥的葡萄。

 一旁坐在玫瑰花藤椅上的,还有刚好进宫来向国王请安的卡瓦勋爵夫人和她刚刚成年的女儿。

 “啊!伟大的国王陛下,您最忠诚的韦恩来了!”“韦恩公爵,你来了啊?吃不吃葡萄?本王今天心情好,赏你吃好吃的葡萄,要吃就自己剥吧。”受着爱情的滋润,国王出落得愈发人。

 “国王陛下,我可以请求别的赏赐吗?”“嗯?你要什么赏赐?”“请您把那两匹马从公爵府收回去吧?求你了,陛下!”

 “本王的骏马干了什么可怕的事吗?”“呃…”干可怕事的,是你派来的马夫。当然,那两匹死马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听了一声口哨,就撒蹄子跑。为了这两马一“马鞭”您的忠臣的可爱小股可是每天都在受罪啊。韦恩公爵一脸悲愤,有苦难言。

 “韦恩公爵,难道本王在你公爵府里放两匹马,你都嫌麻烦?亏你还自夸对本王忠心耿耿。”韦恩公爵实在忍不住了“陛下,我再忠心耿耿,也受不了那个嚣张、该死、可恶、胆大包天的马夫啊!世界上没有人可以容忍他那样的…无礼!”

 “哦,你说的是雷恩·克尔曼啊?”“不是他还有谁?”“啊!您说的是那个曾经单手驯服过可比那烈马的雷恩·克尔曼吗?韦恩公爵。那可是一位大帅哥呀!”

 卡瓦小姐听见雷恩·克尔曼的名字,把纤纤玉手掩在丰口上,夸张地叫起来。国王哈哈大笑。“我说韦恩,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什么?陛下,你说什么?”

 “雷恩·克尔曼,可是在各国很有名气的驯马师啊,技术一,最善于驯服凶悍的野马,而且人又长得高大英俊。他很受贵妇小姐们青睐,也有很多王公贵族想请他到自己那里做驯马师。

 本王可是很辛苦才把他请到的,放在你的公爵府,你可占了大便宜啦。”天啊!这到底谁占谁的便宜啊?

 受尽欺负的韦恩公爵差点冲口而出,把雷恩·克尔曼的种种恶行向国王报告,但是眼睛一扫,看见国王身边的汉弥顿公爵,卡瓦夫人母女,和在一旁服侍的宫女和侍从们,又立即闭紧了嘴。

 不行!绝对不能说,卡瓦夫人是全国有名的大嘴巴。堂堂韦恩公爵被一个该死的马夫当成小母马,没没夜地鞭,说出去还用做人吗?

 “陛下,那么大的便宜,微臣还是不要占了,请陛下收回你很辛苦请到的马夫,把他派到王宫好了。”

 “嗯?”国王不高兴地挑起眉“你这是拒绝我的恩赐吗?”卡瓦小姐听得眼睛发亮,拼命扯着母亲的衣袖。
上章 浪砀小马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