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砀小马驹 下章
第四章
卡瓦勋爵夫人知道女儿自从在一次马术比赛上见过那位魅力过人的驯马师一面后,一直对他念念不忘,带着谄媚的微笑说“陛下,如果您需要的话,卡瓦勋爵府邸的马厩随时供您的马享用,当然,也随时供您的马夫,雷恩·克尔曼享用。”

 其实,勋爵夫人对雷恩·克尔曼也久仰大名。女人嘛,对年轻强壮又好看的男人总是充兴趣的。可是,国王似乎没听见勋爵夫人在向自己献殷勤,只是用好心肠遭到拒绝的愤怒眼神盯着韦恩公爵。

 倒楣的公爵被他盯得如坐针毡。“不不,陛下,我只是对那个马夫…”“那你是看不起我请的马夫了?也就是说,你觉得本王没有识人之明啦?”公爵吓了一跳。这种大不敬罪,大则杀头,轻则放。他可不要被放到不之地。

 “陛下,微臣绝无此意!”“哼,算你聪明。那本王的爱马和马夫在你的公爵府长住,你不会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吧?”

 “我…不敢不满意…”韦恩公爵哭无泪。又一颗剥好的葡萄送到嘴边,国王陛下张嘴津津有味地吃了,才出玩味的笑容“说回正事吧,本王这次叫你入宫,是有一个重要的任务交给你。”

 “啊?又有任务?”妈呀!不会又搞两匹马到本公爵的府邸吧?干脆公爵府以后改名叫马厩府好啦!公爵一面心里不地嘀咕,一面却只能恭恭敬敬地听着至高无上的国王给自己安排差事。

 “下个月,布涞尔王国的亲善大使要来这里,可是,本王下个月会很忙。”国王含情脉脉地回头看了他心爱的汉弥顿一眼“所以本王决定,就由你,韦恩公爵,替本王招待布涞尔亲善大使,维尔福公爵。”下个月可是他和汉弥顿约好出去玩的日子,逍遥快活的“福”

 月正等着他,招待邻国使者这种无聊的小事,当然交给别人啦。“维尔福公爵?”韦恩公爵皱了皱眉。布涞尔王国的维尔福公爵,出了名的好鲁。好倒也没什么,如果人物风倜傥,英俊温柔,宫廷宠儿的韦恩公爵是乐于交往一下的。

 可是鲁,那就很讨厌了。韦恩公爵和维尔福公爵曾经在宫廷宴会中见过一面,那一次,维尔福公爵一眼就看上了白皙貌美的韦恩公爵,要不是韦恩公爵聪明地早早拐了一个年轻可爱的总督小姐离开宴会,还不知道会受到野蛮无礼的维尔福公爵怎样的纠

 要招待这个人,虽然不是很可怕,但是足以让人心烦。国王也知道维尔福公爵的名声。不过,他相信凭韦恩公爵万花丛中过的本事,一定可以应付得了维尔福公爵。

 “维尔福公爵虽然一向风评不怎么好,但他这次代表了布涞尔王国,关系到我们两国的友好邦,你一定要帮本王好好招待他,知道吗?”

 国王对韦恩公爵充信心。代完毕,国王急着和和心爱的人做做的事情,急急忙忙把韦恩公爵和卡瓦母女打发走了。

 “可恶啊!见忘兄的国王!”韦恩公爵怒气冲冲地从皇宫回到了公爵府。想本公爵与国王从小一起长大,什么美食美女都是一起分享的,现在他倒好,自己在温柔乡中春风得意,却把个胆包天,整天把人当马“骑”的恶魔马夫放在本爵府里,真是太过分了!“主人,您回来了,午膳已经准备好了,请在饭厅用餐吧。”

 “把酒窖里最好的酒给本公爵拿来!再找几个美女过来侍候!”“主人放心,国王陛下已经赏赐了美酒和美食,一切都早为您准备好了。”管家说到国王时,一脸的崇拜。

 “是吗?国王陛下果真是本公爵的好堂弟啊。哈哈哈,很好,很好!”嘻,看来国王陛下还是没忘了他这个肝胆相照的堂兄嘛。想到美酒和美女,韦恩公爵心情好了一点,脚步轻快地往饭厅走去。韦恩公爵才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嬉笑声。

 “来,帅哥,你多喝一点,这可是进贡的美酒呢。”“哇,好厉害,真是好酒量啊!”“嘻,看帅哥喝酒如此豪迈,在某方面肯定也是十分厉害的吧。”“不如改天我们来试试。”

 “你这小货真是不要脸。”里头传来的打情骂俏声让韦恩公爵十分火大。可恶!是哪个王八蛋胆敢在本公爵府里,喝他的美酒,玩他的美女?韦恩公爵气得一脚踹开大门…“啊…”美女们吓得齐齐发出尖叫!“王八蛋,快过来受死!”韦恩公爵高声叫骂,冲到了背向他的男人面前!“啊?怎么是你?”

 韦恩公爵看到大喇喇地坐在他的饭桌上,喝他的酒,抱他的女人的,竟然是那个让他恨之入骨的可恶马夫,不又惊又怒!“雷恩·克尔曼!你好大的胆子!一个小小的马夫竟然敢在本公爵的饭桌上撒野,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雷恩·克尔曼看到他的小母马气呼呼的样子,不觉得生气,只觉得好玩,悠悠游哉地说“公爵大人,先别急着发火,把管家叫进来问问如何?”

 “问什么问,快把酒杯和美女放下,给本公爵滚回你的臭马厩去!”“哎呀,使不得,使不得!”管家听到里面的声响,急呼呼地跑了进来!“管家,你是干什么吃的?竟然让这个臭马夫坐在本公爵的饭桌上?还不快把他给我撵出去!”

 “公爵大人息怒!这顿酒宴和美女是国王赏赐给公爵大人和雷恩·克尔曼先生的。国王还特别代,往后公爵都要与克尔曼先生一起用餐。为了三个月后与邻国的马术大赛,请全公爵府上下,包含公爵大人在内,务必要好好慰劳辛苦照顾马匹的克尔曼先生。”

 “什么?要本公爵慰劳这个臭马夫?门都没有!”韦恩公爵气得直跳脚!“如果公爵大人白天政事繁忙,没时间来慰劳我,晚上也是可以的。”

 雷恩·克尔曼调皮地眨眨眼。“来吧,快坐下用餐。”“你去死吧!要本公爵跟你这个臭马夫一起用餐,我宁愿不吃!”

 “不吃怎么行呢?马没吃好草,是跑不快的。”“本爵不是马!我也不吃草!要吃你这个臭马夫自己去吃吧!”

 韦恩公爵气呼呼地跑出了饭厅。气死我了!气死我了!韦恩公爵躺在上,火冒三丈地捶打着枕头!可恶的堂弟,竟然叫我尊贵的韦恩公爵府上上下下,去伺候那个可恶的臭马夫!我才不干呢!不行!我一定要想个好主意,把他撵出公爵府!可怜平常不太动脑筋的韦恩公爵大人,在上辗转反侧也想不出个好办法。

 天色渐渐昏暗,侍女们进来点亮蜡烛。韦恩公爵烦闷地瞪着烛火,突然灵光一闪!哈!我想到了!

 我想到赶走那两匹笨马的好方法了!只要那两匹马不见了,雷恩·克尔曼就要倒大楣了!哈哈!我杜玛斯·韦恩公爵真是太聪明了!韦恩公爵躲在被窝里,乐得哈哈大笑。

 等到天黑了,大家都在吃晚饭时。韦恩公爵偷偷摸摸,蹑手蹑脚地进了马厩。哼哼,那个臭马夫,现在肯定在本公爵的饭桌上,大口享用他的美食美酒。

 没关系,你吃吧,最好多吃点,待会你就大祸临头了,以后就等着到牢里吃牢饭吧!韦恩公爵在心中幸灾乐祸地想。马厩里,国王送来的两匹爱马,正低头悠闲地吃着草,看都不看他一眼。

 韦恩公爵摸了摸怀里揣着的东西,得意地贼贼一笑。哼,马儿啊,马儿,等本公爵使出制胜的法宝,我看你们还能不能这么跩?

 等着被吓得,撒腿狂奔吧!哈哈…韦恩公爵兴高采烈地拿出了怀里的东西,用火石点着了…一个火把熊熊地燃烧起来。韦恩公爵示威地拿着火把,在两匹马面前晃来晃去。两匹马有点不安地动起来。

 “嘻,怎么样?怕了吧?”韦恩公爵嘴角挂着得意的微笑“我已经把马厩的门打开了,你们立刻给我逃得远远的,不准再回来!不然小心本爵把你们这两只笨马烤成马干!”韦恩公爵拿着火把近了两匹马面前。

 “快走!快走啊!”“嘶…嘶…”两匹马害怕地发出叫声,扬起了前蹄…“哎哟!”韦恩公爵被马儿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连忙后退,脑袋一不小心撞上了后面柱子,立刻当场昏了过去…而他手中的火把则啪地掉进了马槽里…啪啦…啪啦…干草一遇上火,立刻熊熊地燃烧起来…

 “嘶…嘶…”两匹马受到惊吓果然撒腿就跑,一下就跑出了马厩,在黑暗中消失了踪影…不知过了多久,倒楣的韦恩公爵才悠悠醒了过来。

 “哎哟,疼死我了…”韦恩公爵摸了摸脑袋后方的一个小包,痛苦地呻。“可恶的畜生,竟敢害本公爵充智慧才智的脑袋撞了个包,今天我不把你们烤成马干,我就不叫杜玛斯·韦恩公爵!”韦恩公爵摇摇晃晃地爬了起来,举目一看…“啊!我的上帝啊!失火啦!”

 这可不是,可怜的公爵才晕过去一下子,铺干草的马厩就烧起了大火…看来那两匹马没被烤成马干,我杜玛斯·韦恩公爵自己倒是先被烤成人干了!

 望着熊熊燃烧的烈焰,韦恩公爵哭无泪地拔腿往门口跑。可惜逃生的方向已经被熊熊烈焰围绕,马厩里浓烟密布,韦恩公爵被呛得频频咳嗽…

 “咳咳…来人…咳咳…救命啊…”韦恩公爵被浓烟熏得脸乌黑,眼泪鼻涕直,慌乱地东窜西逃,却一直找不到可以逃生的出口…

 呜…难道我堂堂杜玛斯·韦恩公爵,国王最敬重的堂兄,宫廷里最受的美男子,竟然要落到被活活烧死的下场?

 上帝啊,你也未免太暴殄天物了吧!这么俊美的脸庞!这么美丽的金发!这么晶莹的肌肤!难道你要让这个上帝的杰作就这么毁了吗?“呜…上帝是大笨蛋!”

 “我看你才是大笨蛋吧!”背后传来熟悉的磁嗓音,韦恩公爵霍然转身…“呜…雷恩·克尔曼!你怎么到现在才来?信不信我治你迟来救主之罪!”韦恩公爵看到像救星般出现的男人,心中虽然十分高兴,但嘴硬的他还是不肯在嘴上承认!

 “我还没治你放火之罪呢,你还敢恶人先告状?”雷恩·克尔曼看到他的小母马一身狼狈,不又气又怜地在他鼻子上捏了一下!“谁…谁放火了?你少胡说!”

 杜玛斯·韦恩公爵心虚地一把拍掉他的手。“还敢说没有?我的马儿都跑来告诉我了。”什么?不会吧?那两匹死马竟然跑去告状?“笑死人了!本公爵还没听过马会说话的!”

 “马本来就会说话,只是你们听不懂而已。好了,狡辩的话留到以后再说,现在我先救你出去吧。”雷恩·克尔曼不管三七二十一,将他一个拦抱起,甩在肩上,再将浸的棉被盖子两人身上,大步冲出了火场…

 ***公爵大人差点被火烧死的事件,让全公爵府上下都吓出一身冷汗。对英勇救主的雷恩·克尔曼更是感激涕零。本来就备受礼遇的驯马师,如今的地位更是扶摇直上,可说是有求必应啊。

 “克尔曼先生,天都亮了,你已经照顾主人一整个晚上了,要不要去歇一会儿?换我们来照顾就行了。”
上章 浪砀小马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