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砀小马驹 下章
第六章
雷恩·克尔曼笑笑地拿起叉子将香肠送到他嘴边“把嘴张开。”男人带笑的眼眸像有星辰在其中闪烁,杜玛斯·韦恩公爵看得傻楞楞的,不自觉听话地张开了嘴。

 “真乖…”看到那粉的小口吃着香肠的模样,雷恩·克尔曼的呼吸慢慢急促起来…“伸出舌头,对…慢慢…”杜玛斯·韦恩公爵像着魔似的,一一照着男人的话做。

 “哦…该死,我受不了了!”雷恩·克尔曼突然站起身来,掏出自己的器,送到他嘴边“小香肠吃完了,现在该换大香肠了!”呜…就知道这个恶魔不怀好心!“大香肠好吃吗?”

 看着嘴巴的公爵大人,雷恩·克尔曼坏坏一笑。“唔…好…”好吃个!“好吃啊?那就好好吃个,放心,这么大一,够你吃的了。”雷恩·克尔曼着公爵美丽的金发,发出陶醉的呻“哼嗯…好…”

 “呜唔…”救命啊!万一侍女们突然跑进来,看见他帮男人口的模样,他堂堂杜玛斯·韦恩公爵还有没有脸活了?

 呜…看来本公爵只好使出浑身解数,在被人撞见前,让这个魔快点了!上帝啊!您可看清楚了!本公爵可不是自甘堕落,而是为了我们韦恩家尊贵的名声着想啊!“啧…啧…”

 杜玛斯·韦恩公爵眼眶含泪,万般委屈地将口中的“大香肠”得啧啧作响。“乖宝贝…好…底下的两颗蛋蛋也送你吃哦…”啊!这个臭马夫!本公爵家财万贯,不需要你买一香肠送两颗蛋蛋啦!不过为了早点“解决”

 这个魔,杜玛斯·韦恩公爵只好再次含泪照办了。他低下头用舌头卷起其中一颗球,用力含进嘴里…“哦…对,用力…我的小母马,你真是太厉害了!”

 男人充的嘶吼让韦恩公爵心头一,竟然头脑发昏地将另一颗球也含进了嘴里!“哦…上帝啊…死我了!”

 雷恩·克尔曼的球一阵剧烈的紧缩,他一手激动地扯住那凌乱的金发,一手握住自己搐的器,对准那漂亮到让人抓狂的脸,疯狂地了…

 “哦…了…通通给我的小母马了…”一股又一股白花花的浓噗噗地在了杜玛斯·韦恩公爵的脸庞上…韦恩公爵恍惚之间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呼呼…好…来,别浪费,把蛋汁通通吃干净吧。”雷恩·克尔曼边说边把公爵脸上的刮下来,送进他嘴里。一直到“蛋汁”通通吃干净了,像在做梦似的杜玛斯·韦恩公爵才猛地回过神来!“啊!你、你、吃、吃、我、我…”

 惊吓过度的杜玛斯·韦恩公爵不知所云地结结巴巴。但雷恩·克尔曼却似乎听得很明白。“哦,好,我明白了,没问题,我雷恩·克尔曼可是很公平的。”

 “你明白?”连韦恩公爵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这个笨马夫明白什么啊?“我当然明白啊。不就你吃了我的大香肠,现在要换我吃你的小香肠嘛。”

 “什么?本公爵可没这么说,啊…雷恩·克尔曼,你放开我…”虽然杜玛斯·韦恩公爵拼命挣扎,但身娇体弱的他怎么打得过身强体健的驯马师?没一会儿,公爵就被扯下紧身,抱坐在饭桌上…“呜…你这个无法无天的臭马夫!快把本公爵放下来!”

 身为皇室成员,从小接受严格餐桌礼仪的杜玛斯·韦恩公爵,如今却下半身光溜溜地坐在饭桌上,让他简直羞得快挖地钻进去了!“害羞什么啊?你刚刚不是要我好好吃吃你的小香肠吗?”

 “谁说过那么不要脸的话啊?”“什么不要脸。我只不过是礼尚往来而已。好了,别害羞了,让我好好享受下我的午餐吧。”雷恩·克尔曼一笑,他坐在椅上,头一低,正好丝毫不差地将他可爱的小马驹的小香肠,一口含进嘴里…

 “啊…”杜玛斯·韦恩公爵发出充的尖叫!男人的舌仿佛带着魔力,一下又一下地着他感的头,简直要将他的灵魂也出来了…杜玛斯·韦恩公爵虽然明知自己在堕落,但那令人销魂的滋味,却怎么也无法抗拒。

 “哈啊…好…好…”杜玛斯·韦恩公爵的双手向后撑在桌上,线条完美的肢不由自主地前后摆动,让自己的器在男人的嘴里快速地进出…“呜…死了…上帝啊…我要了…”

 就在公爵大人即将到达高时,男人却在这时“松口”了。“啊…不要走…我要啊…”“放心,我的小母马,今天我会让你双到死的!”雷恩·克尔曼坏坏一笑,突然将他抱坐到自己身上,底下高耸的一下就刺穿了公爵的股!“哇啊…”本来就已快的公爵,受到如此烈的刺顿时涌而出,将男人的下腹得到处都是…“哦…咬得真紧…你这只母马!我死你!”

 火热的被痉挛的肠道紧紧咬住,雷恩·克尔曼仰头大叫,他握紧他纤细的肢,更加用力地向上戳刺…

 “啊…上帝啊…大戳死我了!”杜玛斯·韦恩公爵被男人得魂飞魄散,高声尖叫,丝毫忘了自己身在随时可能被人撞破的饭厅里。

 “呼呼…小母马的股实在太了…从第一次你,我就再也忘不了这销魂的滋味…我雷恩·克尔曼对天发誓,我这辈子都要到死!”

 雷恩·克尔曼没有发觉自己正说着类似告白的话,而被到神智昏的韦恩公爵,更是完全没有听出男人话中的含意。

 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疯狂地拥吻,底下的器噗嗤噗嗤地媾着…“哦…天啊…我又要了…”耐力不佳的杜玛斯·韦恩公爵才被了几下,又激动地了出来!

 “你这个没耐力的小母马,吧,通通给你的公马吧!”在公爵痛快淋漓地时,雷恩·克尔曼坏心地瞄准他体内的死,加大马力,用头死命地撞了上去…“…”杜玛斯·韦恩公爵被得两眼翻白,连话都说不出来,身子一阵阵地疯狂搐。“哦…股又在咬了…了…了!”

 雷恩·克尔曼握紧男人的肢向下用力一按,频临爆发的再向上用力一,在公爵又紧又热的小里,大叫着了…***

 经过几天的休养(与折腾?),公爵大人的伤口总算慢慢愈合了。这天晚上,好不容易得到了医生的允许,韦恩公爵迫不及待地大声欢呼!“来人啊!快去准备洗澡水!本公爵要痛痛快快地大洗一场!”

 “是的,主人。”极富异国情调的大浴池里,飘着数不清的红色玫瑰花瓣…韦恩公爵全身赤地浸泡在充香气的玫瑰水中,畅快地舒了一口气…“呼…真是太舒服了…”

 浴池边点了无数的蜡烛,火光倒映在池水中,气氛浪漫无比…一位容貌丽的侍女殷勤地说“主人,你这头美丽的金发已经几天没保养了,你看是不是将上次邻国王子献给主人的那瓶玫瑰花拿来用呢?”

 韦恩公爵闻言起自己的一缕发丝看了看,立刻脸色大变!“啊!我的宝贝头发啊!怎么变得这么干燥了?去,快去把什么玫瑰花、百合花通通给本公爵拿来!”

 “是的,主人!我立刻就去!”呜…可恶啊!说来说去都是那个臭马夫的错!要不是为了赶走那个混世大魔,我堂堂杜玛斯·韦恩公爵,需要偷偷去放火赶马吗?结果马没赶跑,自己一身细的肌肤和美丽的金发却差点被毁了,真是得不偿失啊!

 可恶,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把那个臭马夫赶走啊?就在脑细胞少得可怜的杜玛斯·韦恩公爵绞尽脑汁时,身后突然有人开始轻柔地按摩他的头皮。

 “嗯…好舒服哦…”在他头皮上按摩的手指温柔而有力,力道下得恰如其分,让韦恩公爵舒服得呻出声…“哼嗯…这边…这边也要…”韦恩公爵轻轻转头头部,享受着那美妙的按摩服务…

 “嗯…真是太舒服了…娜娜,才几天没见,你的按摩技术怎么进步这么多啊?”在他身后的侍女并没有回答。在用玫瑰花充分滋润过头发后,那双温柔的手接着开始按摩他的颈部…

 “哦…太舒服了…”韦恩公爵被按得昏昏睡,眼皮愈来愈沉重…烛光摇曳,暗香动。等到韦恩公爵稍稍恢复意识时,他发觉自己正躺在浴池旁的躺椅上,有人正将他的脚踝握在手上,轻轻地按摩着。

 “嗯…好舒服哦…娜娜,你的手上功夫真厉害…好痛!”韦恩公爵才夸完,脚底板就被人戳了一下!“你在搞什么鬼啊?”

 韦恩公爵气愤地张大眼睛,瞪了那个鲁的侍女一眼!“啊…怎么是你?”韦恩公爵凝目一看,帮他按摩的竟然是那个臭马夫,立刻吓得大叫!“怎么不是我?”

 “娜娜呢?她帮我洗头洗到一般,跑哪里去了?”“她不在,从头到尾就是我帮你按摩洗头的。”“什么?”杜玛斯·韦恩公爵瞪大了眼“是你?少骗人了!”韦恩公爵才不相信这个恶魔会对他这么温柔呢。

 “不信吗?”雷恩·克尔曼开始施展他高超的按摩技术,从公爵的脚踝一直按摩到他的大腿部。

 “哦…”好舒服,真的太舒服了…在男人温柔有力的双手下,杜玛斯·韦恩公爵仿佛融化成一团泥似的,任他随便。“舒服吗?”

 “哼嗯…普普通通…”明明舒服到快死了,韦恩公爵还在死鸭子嘴硬。“公爵大人不满意啊,好吧,那我只好使出我的绝招了!”雷恩·克尔曼突然将他的双腿用力折往前!“啊…痛死我了!”

 杜玛斯·韦恩公爵发出杀猪似的大叫!“死马夫!臭马夫!你想谋杀本公爵吗?”“公爵大人请放心,这可是我从东方学来的独特按摩术,痛过后,保证让你通体舒畅。”

 “真的?”杜玛斯·韦恩公爵怀疑地看着他“要是你敢骗我…哼哼,雷恩·克尔曼,你就死定了!”

 “公爵大人说这话真是太令人伤心了。”雷恩·克尔曼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我是看你最近都不能出去活动,筋骨肯定很僵硬,所以才把我的箱绝活拿出来伺候你的。没想到公爵大人竟然如此误会我…”听到男人说得情真意切,杜玛斯·韦恩公爵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难道真的是本公爵误会他了?他安慰地笑了笑“好好,算我误会你,行了吧?看在你这么想为本公爵服务的份上,我就赐予你这个荣幸,让你为我好好按摩吧。”

 “那就谢谢公爵大人了。”雷恩·克尔曼笑得十分恶。可惜烛光昏暗,韦恩公爵并没有看到男人脸上的表情。温柔有力的双手继续着让人浑身舒服到口水的按摩。
上章 浪砀小马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