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砀小马驹 下章
第八章
虽然如此,已经足以让维尔福公爵吓得心脏差点停止跳动。就在维尔福公爵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雷恩·克尔曼冷冷地抿起,吹出一个和马的低鸣极为相似的声音。

 马儿立即转身,把股对准了仰躺在地上的公爵。砰!不等维尔福公爵反应过来,一大坨黑色的臭烘烘的马粪从马股直接掉到他的头上!

 维尔福公爵急怒攻心,立即被这种前所未有的臭气和辱气得昏了过去。片刻后,马厩传来惊天动地的叫声。“啊啊!”发出声音的人,并不是维尔福公爵,而是目瞪口呆的韦恩公爵。“叫够了吗?我的小母马。”

 “你…你你你…他是布涞尔的亲善大使啊!你知道袭击亲善大使是什么罪名吗?你会被判处死刑的!”韦恩公爵急出一身汗。可是雷恩·克尔曼那家伙,却一副轻轻松松的模样。

 “袭击亲善大使?你是说那匹马吗?”“我说的是你!”“和我有什么关系?”雷恩·克尔曼镇定地耸耸肩。

 “当然和你有关系,你刚刚吹口哨,指挥马匹,马匹就冲过来了,撞倒了维尔福公爵,然后还调转马股,在他脸上…排!”

 “哈哈哈,别说得那么神了,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驯马师,难道真的可以只吹吹口哨就让马在指定的地方排吗?”“本公爵可是亲眼看到了。”

 “这么说,你是目击证人了?”罪名可以栽到马的头上去,韦恩公爵也很高兴,这两匹马要参加大赛,国王陛下不会对它们怎么样。

 经过这段日子的和平相处,他现在可不愿意雷恩·克尔曼被国王治罪了。可是,看见雷恩·克尔曼这么跩,还是忍不住和他斗嘴。“哼哼,我就是目击证人,要是我高兴的话,随时可以出来指证你,是你攻击了亲善大使。”

 “是吗?”雷恩·克尔曼把热气吹到他耳朵里,低声说“看来,我要再加一把劲,经常地骑骑你,才能让你像两匹马儿一样乖乖地听我话了?从现在开始,我要努力把你训练到听见我的口哨就起的程度,你说怎么样?”

 下的话,让韦恩公爵浑身发烫了。小马驹特典《马上解爵》金灿灿的阳光懒洋洋地照了进来…杜玛斯·韦恩公爵正睡得无比香甜。“主人,起了。”“嗯…”“主人,主人,国王有代,今天要去拜访灾民,你可千万不要迟到。”

 “嗯…”“主人,主人,国王有代,如果迟到了,要扣你一年的置装费。”“啊──!什么?扣一年的置装费?你怎么不早说!”杜玛斯·韦恩公爵急得像火烧股似,瞬间从上跳了下来!“我早说了啊…”管家委屈地说。“少啰嗦,快给我备马!本公爵可千万不能迟到!”“是的,主人。”

 杜玛斯·韦恩公爵在侍女的服伺下,匆匆整装待发。为了节省时间,他亲自赶往马厩。“哎呀,不好了,不好了!”才走了马厩门口,立刻看到他的随从冲了过来。“主人,主人,您的马生病了!”

 “什么?”杜玛斯·韦恩公爵听了差点没昏倒!呜…被国王拖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救济灾民已经够倒楣了,万一再把任务搞砸,被扣一年的置装费,那他怎么活啊?

 就在杜玛斯·韦恩公爵捶顿足时,他突然眼尖地看见马厩旁的树下,系着一匹神骏无比的黑色骏马!“哈啊!真是上帝的恩赐啊!知道本公爵现在正缺一匹好马!”杜玛斯·韦恩公爵兴冲冲地跑了过去。

 “哈哈,好马,果然是匹好马啊!”杜玛斯·韦恩公爵近看才发觉骏马的黑得发亮,气势惊人。“好了,马儿,今天能被本公爵骑到,算你好运,现在你就好好表现,如果你能将本公爵及时送到目的地,我就好好赏你!”

 马儿仰着头,看都不看他一眼。“哇,很跩啊你!”杜玛斯·韦恩公爵不地拍了它的股一下。

 “嘶──”马儿转过头来,发出不屑的鸣叫,吓的杜玛斯·韦恩公爵连退了三步。看到随从在一旁,失了面子的公爵恼羞成怒地大吼!“好啊,你还敢对本公爵呛声?看我怎么治你!来人啊!”“在。”“给我拿马鞭来。”“是。”随从急忙跑着拿来了马鞭。“哼,看你这畜生还怎么嚣张?”杜玛斯·韦恩公爵一鞭挥了下去!“嘶──”马儿受痛,立刻发出哀鸣。

 “怎么样?知道厉害了吧?现在乖乖让本公爵骑吧。”杜玛斯·韦恩公爵笑眯眯地靠近,没想到马儿非常不买账,立刻用尾巴狠狠甩了公爵一下!“哎呦!”韦恩公爵跌了个四脚朝天!“主人!你没事吧?”随从紧张地上前搀扶。

 “可恶!可恶!”杜玛斯·韦恩公爵灰溜溜地爬了起来,气得火冒三丈!“我堂堂杜玛斯·韦恩公爵,要是连这头畜生都搞不定,我还有脸回罗伦斯吗?”

 韦恩公爵气呼呼地拿起马鞭,准备朝马儿更加用力地挥下去──“给我住手!”公爵高举的马鞭突然被人从背后一把握住!“放开!”杜玛斯·韦恩公爵用力地挣扎!“想死嘛你!”

 “想死的人是你吧!你是什么东西?竟敢鞭打我的爱马!”雷恩·克尔曼将男子转过身来,冷冰冰地对他说。

 印入眼帘的是一张绝美的脸庞。看遍天下美人的雷恩·克尔曼也为之惊。好美的小马驹!“本公爵就是要好好教训它,你这个民能拿我怎么样?”杜玛斯·韦恩公爵看着眼前高大的黑发男子不屑地说。

 美人嚣张的态度让雷恩·克尔曼更加燃起了驯服他的心。

 “我雷恩·克尔曼就让你瞧瞧我能拿你怎么样!”雷恩·克尔曼突然一把搂住他的,飞快地上了马,奔驰而去──“大胆刁民!快放开我!”杜玛斯·韦恩公爵在马上拼命挣扎!“你知道本公爵是谁吗?”

 “洗耳恭听。”雷恩·克尔曼确实很有兴趣。“哼,哼,说出来你可别吓到。本公爵就是鼎鼎有名的国王的堂兄,杜玛斯·韦恩公爵!”

 “哦,确实有名的,我听过你的名字。”“哈哈哈,本公爵这么有名,你当然听过了。你现在知道我是谁了,还不快放本公爵下来。”“我听说国王的堂兄,杜玛斯·韦恩公爵,是个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只知道打扮得像只孔雀,整天花天酒地。”

 “啊!你这个民,竟然口出不逊!本公爵要杀了你!”“别动,乖乖坐好。”雷恩·克尔曼朝他股用力打了一下!“啊──!你──!你不但光天花之下挟持皇室贵族,还、还打我股!我要杀了你!”

 杜玛斯·韦恩公爵何时受过这种羞辱,简直气得快抓狂了!但不管他怎么打骂挣扎,胆大包天的男子还是没有放手的打算,让杜玛斯·韦恩公爵内心焦急万分。马儿继续飞快地奔驰,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印入眼帘──是国王陛下!

 “啊──陛下──救我──”杜玛斯·韦恩公爵兴奋地大叫!马儿迅速地从国王的马前一驰而过!速度快得杜玛斯·韦恩公爵完全无法确定国王是否有听见他的求救声。

 呜…陛下,快来救我!你可千万不要弃你可怜的堂兄不顾啊!马儿不顾可怜的杜玛斯·韦恩公爵内心的呼喊,飞快地跑进了一个占地广阔的马场,不一会就来到了一个树林边的马厩──

 “啊──痛死我了──混蛋──知道我是谁吗?本爵可是──哎唷──你又打!”从马厩里传出了韦恩公爵的声音──“哼,管你是谁?竟敢鞭打我的爱马!我就让你也尝尝被鞭打的滋味!”

 “啊──好痛好痛!”“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嚣张!”“混蛋!本爵就要打你的马,怎样?谁叫那个畜牲那么跩,本爵就是要好好教训那畜牲!”

 “好,你要教训他,我就先教训你!”“啊──打死人啦──”“住手!”国王带着他的侍卫,怒气冲冲地冲进马厩──“哇哇──陛下快来救我啊!”看到救星来了,韦恩公爵立刻精神一振!“堂兄,你还好吧?”“呜…陛下,这个疯子快把本爵打死了!你要替我们王室出一口气,快把他抓起来砍头!”

 杜玛斯·韦恩公爵开始告状。“放心,本王不会放过他的!”国王手指着雷恩·克尔曼,大声喝斥!“大胆狂徒!快放开本王的堂兄,不然就砍了你的头!”

 没想到雷恩·克尔曼竟甩都不甩他,轻松自在地和他身旁的男人聊了起来──“汉弥顿,好久不见了。”雷恩·克尔曼朗一笑。“是啊,雷恩,好久不见。自从上次赛马大会后,算算也有一年了。”汉弥顿公爵也齿而笑。

 “你这个大忙人怎么有空来约克?想我了?”雷恩·克尔曼眨眨眼。“我是陪陛下来约克视察灾情,顺便碰碰运气,看能不能见到你。你向来居无定所,没想到这次在约克待一整年还没离开,真是难得。”

 “也没什么,还没腻就是了。你最近──”“住口!”国王突然跳到两人中间,隔断了他们的视线!“本王不准你再跟他说话!”

 “陛下,别生气。”汉弥顿公爵微微一笑,握住了他的手“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朋友雷恩·克尔曼,他──”“什么好朋友!本王不准你有任何朋友!”“陛下──”汉弥顿公爵苦笑了一下。

 “算了,汉弥顿,既然你的国王不愿我们交谈,那你就带他到马场到处参观好了。反正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处理。”

 “对,参观,我们快去参观!”国王似乎不愿意他的侍卫跟个雷恩·克尔曼有太多接触,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汉弥顿公爵就往外跑!

 等发现他亲爱的堂弟竟然忘了救他下来,自己落跑了,韦恩公爵足足楞了好几秒──啊──不会吧!世界上怎么有这么离谱的事啊?臭陛下!你见忘兄!你没义气!

 “好了,我火辣的小母马,现在只剩我们两个了…这次我决定要换个方法好好驯服你…”黑发男子一边微笑,一边解开皮带的模样简直就是恶魔的化身!韦恩公爵忍不住惊恐地瞪大眼,发出悲惨的尖叫──“啊──不要过来──救命啊──”

 公爵的双手被高高地绑在柱子上。白晰的体与黄金般的长发在阳光的照下显得无比魅惑动人…“哈啊…王八蛋…放开我…”男人的双手毫无忌惮地在他身上游移…“好的颜色。”

 雷恩·克尔曼笑着伸出两指,捏住了那粉红色的美丽珠。“哼嗯…”杜玛斯·韦恩公爵的身子一阵哆嗦,发出微弱的呻

 “这么感啊,看来我的小母马喜欢受调教的呢…”“王八蛋…哼嗯…给本公爵闭上你的臭嘴!”尽管身子莫名其妙地发软,杜玛斯·韦恩公爵还是故作凶狠地瞪着他!“我嘴臭?不会啊,不信你闻闻。”雷恩·克尔曼将脸凑到他面前,两人的双距离不到一英寸。

 杜玛斯·韦恩公爵突然心跳失速。神经病!杜玛斯·韦恩公爵,你是脑袋坏掉了吗?对个臭马夫心跳什么鬼啊?清醒点!给我保持清醒!可惜男人的下一个动作却让公爵的脑袋更加昏,心跳更加急速了!
上章 浪砀小马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