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砀小马驹 下章
第十二章
国王故意板起脸“如果不能赢得比赛,本王会颜面尽失,这件攸关国家的大事,你这个身居高位的公爵,有为本王认真考虑吗?”

 来之前就猜到好面子的国王不会善罢甘休,韦恩俊美的脸庞掠过一丝决然,咬咬牙说“陛下,马匹是在公爵府不见的。如果要惩罚的话,请你惩罚我吧。”

 “什么?惩罚你?”国王惊叫起来。他这位堂兄比泥鳅还滑,一向在追究责任的时候逃得比兔子还快。

 现在为了一个驯马师,竟然向国王自请惩罚?真是天要下红雨了!在一旁暗中观察的汉弥顿公爵,看见韦恩公爵这样为好友出头,自然十分满意。不过,为了好友的终身幸福,他还是要再确定一下才行。

 “国王陛下,”汉弥顿公爵沉痛地开口,做出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虽然雷恩·克尔曼是我的好友,但是,本人为了国家绝不徇私。雷恩·克尔曼是驯马师,马匹丢失是他的责任,此事不该怪在韦恩公爵头上。”

 国王为了讨好情人,义不容辞地和他演起了双簧,为难地皱眉“汉弥顿,你对本王还真是忠心耿耿啊。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本王少不了偏袒一下自己的堂兄啦。韦恩公爵,丢马的事本王不怪你了。这次所有的罪责,就让那个和王族没有任何关系的雷恩·克尔曼承担吧。

 立即判他放千里,到边寒之地做苦役,你觉得怎么样?”“不可以!不可以!”韦恩公爵急得快哭出来了。“嗯,韦恩公爵言之有理。”国王摸着下巴“不可以这样轻判。让本王丢脸,可是死罪啊。那么,就砍头吧。”

 “陛下!”韦恩公爵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他无法呼吸了。天啊!国王要杀了雷恩·克尔曼!汉弥顿公爵看眼前的男子脸色苍白得几乎晕过去,暗叫不妙,要是让雷恩·克尔曼知道他们把他最在意的心上人给吓晕了,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陛下,看头的事请暂时缓一缓。”汉弥顿公爵赶紧说“离大赛开始还有几天,我看,要是在大赛之前,丢失的马匹可以找到的话,那似乎就没有杀人的必要了。你想一想,如果不见的马儿在比赛前找回来了,驯马师却被你杀了,那应该到手的金牌岂不是飞走了吗?”

 “嗯,很有道理。”“所以,不妨先把雷恩·克尔曼关进死囚牢,派其他人去找马匹。”“爱卿说的是。不过,派谁去找我的马儿呢?”“陛下!我愿意去找丢失的马匹!”

 听出一线生机的韦恩公爵身而出。“韦恩公爵,你是说真的吗?你自愿接受这个任务?”“是的!我全心全意去为你找丢失的骏马,陛下。如果找不回来,任你处罚。”“嗯,”

 国王还是第一次看见对什么事都漫不经心的堂兄这么认真,少不了坏心眼地捉弄他“我可警告你哦,丢马的事我已经放过你一次了,不过,要是这次你自愿去找马,还是找不到的话,我真的会把你治罪。

 如果害怕的话,你现在改口还来得及,看在你是本王堂兄的份上,本王不会怪罪你的。”“不,我绝不反悔。找不到马儿,就算你要把我和雷恩·克尔曼一起砍头也无所谓。”韦恩公爵沉声说。

 与其眼睁睁看着雷恩·克尔曼被杀,还不如和他一起上断头台。那个时候,至少雷恩·克尔曼会明白,并不是自己在栽赃陷害他。国王陛下和汉弥顿公爵脸上出惊诧的表情,他们不知道,韦恩公爵为了韦恩·克尔曼,竟然到了不惜一起领死的地步。

 如果雷恩·克尔曼知道,一定乐得发疯。“好吧,既然你坚决要求,本王就答应你的要求。在大赛之前,你必须找回本王的爱马,否则不但雷恩·克尔曼要被砍头,连你也将一并被处死。”

 “我一定会找到的。”韦恩公爵向国王鞠了一躬,踏着无比坚定的步伐离开了王宫。***大消息!大消息!韦恩公爵为了寻找丢失的两匹爱马,不但四处派出人手搜寻,而且还做出了惊人之事…前所未有的巨额悬赏!

 只要可以找回国王的骏马,就可以得到公爵府的所有珍藏。一之间,从城市到偏僻的乡村,每个地方都贴出了公爵府的悬赏,所有人为之疯狂。

 整个公爵府的珍藏,那可是一个大宝藏啊。人人都知道,除了国王的王宫,韦恩公爵的府邸就是最最有钱的啦。

 发财的机会就在眼前,所有人都参与到这令人眼红的游戏里来了,每个人都不干活了,手拿着套马索在荒原草地上游,把飞禽走兽通通吓得逃之夭夭。

 不断有人牵着刚刚抓到的无主马匹到公爵府碰运气,有的人甚至把野马也抓来了,忙得管家和仆役们手忙脚,到处都是马的嘶叫声。堂堂公爵府竟然真的成了马厩府!可是,让公爵抓狂的是,送过来的成千上百的马里面,没有一匹是他正寻找的。

 “可恶!后天比赛就要开始了!为什么到现在那两匹马还不出现?”公爵绝望的叫声响彻偌大的殿堂。

 短短三天时间,俊美的公爵憔悴得不成人形。他吃不下,睡不着,唯一的希望就是找到国王的两匹马,救回那个让他思夜想的马夫。明明是权倾朝野的公爵,却连两匹马也找不到。雷恩·克尔曼,我真是太没用了。

 一向自视甚高的韦恩公爵,现在对自己充苛责。每当想起雷恩·克尔曼失望的眼神,他的心就痛到裂成碎片。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可是,没有办法责怪雷恩·克尔曼怀疑自己。谁让自己从前做了那么多不该做的事呢?一个多月前,自己还处心积虑要放走那两匹马,现在马儿不见了,痛不生的那个人却是自己。

 在韦恩公爵悔不当初的时候,管家上气不接下气地走进来。“公爵大人!公爵大人!”“怎么样?是找到那两匹马了吗?”韦恩公爵从椅子上猛跳起来,一脸期待地问。看见管家摇头,韦恩公爵的肩膀立即垮了下去。

 “那你叫得那么大声干什么?”“公爵大人,有一个男人说他奉了维尔福公爵之命,送一封信给您,正在大门等候您的接见。”韦恩公爵楞了一下,不屑地撇了撇嘴“维尔福那家伙的信有什么好看的?本公爵正忙于找马,没空理会他。”

 “可是,那个男人说,如果公爵大人不收信的话,要找回两匹骏马就是不可能的事了。”“什么?”

 韦恩公爵发出一声惊叫。难道是维尔福…很有可能是他!公爵立即想到了其中的联系。上次维尔福在公爵府受到了羞辱,却无法可发,怒气冲冲的走了。他临走前,还用怨恨狠毒的眼神盯了雷恩·克尔曼一眼。

 “卑的马夫,你今天尽管洋洋得意吧,很快你就会倒楣的!”这就是维尔福丢下的最后一句话。原以为他只是下不了台说说狠话,没想到,他竟然一不做二不休。

 “快点把那个男人叫进来!”管家匆匆把男人叫进来。韦恩公爵以高傲的态度接见了他“是维尔福公爵叫你来送信的吗?”

 “是的,韦恩公爵。”男人贪婪地盯着韦恩公爵。真是一个举世罕见的美男子。黄金版的头发,白晰的皮肤,像洋娃娃一样,能发男人疯狂的占有。怪不得维尔福公爵在他这里吃了大亏,回去还是对他念念不忘,发誓要把他到手。

 “信呢?”韦恩公爵对大胆地盯着他看的男人,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在这里,公爵大人,维尔福公爵吩咐了,这封信一定要请您亲自过目。”男人把信从怀里掏出来,递给公爵。韦恩公爵赶紧把信打开,飞快地看完。

 俊美的脸庞蒙上一层霾。果然,维尔福这卑鄙的家伙太可恶了!偷了国王即将参加比赛的骏马,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陷害雷恩·克尔曼。

 信里说,想知道两匹马的下落,韦恩公爵必须单人匹马去维尔福指定的地点和维尔福见面。哼,是想用马匹来要胁本公爵吗?可是,如果不能在比赛前找回国王的马,雷恩·克尔曼和自己都会被杀!看来,只能接受这无男人的要胁了…“尊贵的公爵阁下,请问,您是否接受我家主人的邀请呢?我家主人正等着我回去转告您的答复呢。”

 前来送信的男人傲慢无礼地发问。被自己看不起的男人玩于股掌的感觉,韦恩公爵感到奇大辱,忍不住想痛斥维尔福的信使,把信撕碎了丢在他脸上。

 可是,他又立即想到了自己心爱的男人。不可以意气用事!雷恩·克尔曼正被关在死囚牢里,叫上锁着沉重的镣铐,吃着发霉的面包,说不定还要受到狱卒的鞭打。

 一想到这些,韦恩公爵真是心如刀绞。要救出雷恩·克尔曼,自己必须暂时忍气声。“请转告维尔福公爵,我接受他的邀请。”韦恩公爵咬着牙回答。

 “您可要看清楚信上的要求哦,必须单人匹马。”“我知道。”“而且不许携带任何武器,尤其是剑。”

 “少罗嗦了,本公爵是言而有信的人,答允了前去赴约,自然会遵守他提出的条件。”“那好,我会将您的答复转告我的主人。再见了,美丽的公爵。”

 信使鞠了个躬,得意洋洋地离开大厅。韦恩公爵恨得牙的。无的怕死之徒,不需本公爵带剑,是害怕本公爵一剑刺穿你黑色的心脏吗?

 哼哼,你这个蠢材,世界上比剑更能置人于死地的东西多着呢。胆敢陷害本公爵心爱的人,等着瞧,本公爵一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国王派出的密探匆匆跑进王宫,向国王禀报他们关注的事情发展。

 “陛下,外面的传言是真的,为了找回马匹,韦恩公爵真的用公爵府所有的宝藏悬赏。”“真大方啊…”连国王也为之惊叹。雷恩·克尔曼真厉害,竟然把他堂兄改造到这种地步,从前最爱金银珠宝的堂兄,为了他连公爵府的家底都甘愿掏空啦。

 “为了公爵府的珍藏,很多人带着马匹上门求赏,但是目前国王陛下您的爱马还是没有出现。”“嘿嘿嘿,堂兄一定急死了吧。”国王想象着韦恩公爵急到跳脚的模样,捂着嘴笑。“国王陛下英明,”

 密探拍了一句马,添油加醋地说“小人为了得到最新最真实的情报,已经亲自到公爵府偷偷看过。公爵大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已经连续三天三夜不吃不睡,人瘦如柴,连美丽的金发也失去了原有的光泽。

 听公爵府的管家说,公爵大人因为过度劳累,加上心焦过度,昨天还曾经晕厥过一次。”“什么?!急成这样了?”国王也吃了一惊。他转过头,看看身边的汉弥顿公爵。“亲爱的,你觉得…我们是不是玩得有点过火了?”
上章 浪砀小马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