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砀小马驹 下章
第十三章
国王陛下还是很有良心的,韦恩公爵毕竟是自己一起长大的堂兄,从前风花雪月的时候,韦恩公爵可是他的最佳拍档。

 “嗯,我也这么觉得。”汉弥顿公爵赞同地点点头。他考虑的当然是自己的好友雷恩·克尔曼。要是雷恩·克尔曼发现他和国王合伙把韦恩公爵整到憔悴不堪,甚至病倒,一定会大发雷霆。

 那家伙出了名的爱马如命,谁敢待他的马儿,一定死无葬身之地。何况韦恩公爵这匹,还是雷恩·克尔曼好不容易驯服的最最心爱的小母马。“来人啊,快点把雷恩·克尔曼请过来。”不一会儿,雷恩·克尔曼就大步地出现了。

 国王当着韦恩公爵的面说要把雷恩·克尔曼丢进死囚牢,其实哪有这样的胆子,实际上,雷恩·克尔曼一直被藏在王宫里,脚上既没有锁着沉重的镣铐,食物也不是发霉的面包,当然,也绝对不会受到狱卒的待。

 只是,虽然吃得好,穿得好,雷恩·克尔曼的眉头却终紧皱。被自己心爱小母马背叛的痛苦,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退半分,反而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雷恩·克尔曼,来得正好,我要和你说说我堂兄韦恩公爵…”“别和我提起这个名字。”

 雷恩·克尔曼沉声截住国王的话。只要听到这个名字,心就会一阵阵撕裂般的痛。那个人想把自己赶离身边,已经急切到不择手段的地步。

 可是自己却还是没出息地思念他,一刻也不停止地思念。雷恩·克尔曼,你真是个没出息的男人,他只不过是个欺骗你、背叛你的纨绔子弟而已,难道你就一辈子都放不开他吗?

 雷恩·克尔曼的脸色阴沉得吓人,国王不知道怎么再继续,朝汉弥顿公爵使个眼色。亲爱的,你好友的事情,还是你来解决吧。汉弥顿公爵则朝国王默契地挤挤眼,接受了国王的求助。

 “真的不许提这个名字吗?”汉弥顿公爵耸耸肩“那么他的死讯传来的话,我也不通知你了。”“什么?你说什么死讯?他出什么事了?”雷恩·克尔曼心脏仿佛被勒紧了,情不自地追问。

 “韦恩公爵吗?你不是不许我提起这个名字吗?”“菲斯特·汉弥顿,不要和我兜圈子!”雷恩·克尔曼浓眉倒竖。再开玩笑的话,那恐怕要挨雷恩·克尔曼犀利的马鞭了。清楚好友脾气的汉弥顿公爵适可而止,和盘托出。

 “自从知道你被逮捕后,韦恩公爵就急疯了。他饭也不吃,觉也不睡,憔悴不堪,估计再这样下去,很快就要香消玉殒了…”

 汉弥顿公爵一五一十,把韦恩公爵进宫为他求情,自动承担罪责,最后坚持为国王找回马匹的事通通告诉了雷恩·克尔曼。雷恩·克尔曼一边听,脸色一边急剧地变化。

 “他真的说了如果找不回马匹,甘愿被斩首?”“当然,这可是当着国王的面说的。”汉弥顿公爵说着话的时候,国王在一旁坚决地点头,表示汉弥顿公爵没有撒谎。

 “他怎么可以这么傻?”雷恩·克尔曼不敢置信地喃喃自语。“现在,你还怀疑是他偷走了那两匹马吗?如果是他偷走了马,目的是为了把你从公爵府赶走,那么他又何必跑到王宫来立下找马的承诺呢?我们王族的人可不会做这种没脑子的事。”

 国王陛下哼了一声“雷恩·克尔曼,我堂兄可是炙手可热的美男啊,他为了你连性命和公爵府所有的珍宝都弃之不顾,如果你敢不珍惜他的话,本王就砍掉你的脑袋。”雷恩·克尔曼没听国王在说什么。此刻,他的心完全被心爱的小母马占据了。

 他的小母马没有背叛他,而且还在国王面前为他求情,愿意用生命冒险,愿意付出公爵府的所有珍宝,这说明了什么?天啊!自己竟然还冤枉他!

 “密探告诉我们,韦恩公爵除了不分昼夜的找马,同时也在伤心自责,为了你被抓走的事痛苦,昨天已经撑不住地晕厥过去了。”汉弥顿公爵同情地瞅了好友一眼。雷恩·克尔曼几乎失去了呼吸的力量。

 他痛恨自己的愚蠢,被抓走时,韦恩公爵凄惨的哭叫传进耳朵里,而他竟然没心没肺地对他说了那么伤人的一句话。

 公爵阁下,你的眼泪,留着去骗下一个傻瓜吧。这是多无情的话啊。面对韦恩珍贵晶莹的眼泪,为你而的眼泪,你怎么可以这样无情?雷恩·克尔曼,你真是太欠揍了!

 雷恩·克尔曼恨不得用马鞭狠狠自己一顿。“我的小…韦恩公爵…他现在在哪里?我要立即去见他。”

 “他大概正在公爵府苦苦支撑吧,还有,王宫门口已经帮你准备了一匹好马…”汉弥顿公爵的话还没有说完,雷恩·克尔曼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门外了。

 “看来他对堂兄还是在乎的。”“那当然,雷恩·克尔曼可是个好男人,韦恩公爵这次有福气了。”

 “哼,有福气的人是雷恩·克尔曼才对吧?我堂兄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不知道雷恩·克尔曼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把我堂兄那颗花花心脏给偷走了。你不赞成本王的说法吗?”

 “噢,亲爱的,你说什么我都赞成,只要你今晚乖乖的。”汉弥顿公爵轻轻吻了吻国王的耳垂。“我…我哪个晚上不乖呀?”国王脸红地叫屈。

 “前天就不乖。”“那个姿势难度太大了嘛…”“身为国王陛下,怎么可以怕困难呢?要惩罚。”“什么?!又要惩罚?我可怜的股迟早被你掰成几瓣。”

 “有吗?我看看,嗯,似乎越来越翘了。”“啊!死菲斯特,你的手指往什么地方戳啊…”人的呻响起后,国王和汉弥顿这一对,完全把可怜的韦恩公爵和雷恩·克尔曼丢到脑后了。

 ***罗伦斯的夜晚,越夜越美丽。街道上灯火璀璨,车水马龙,到处都是寻作乐,打扮时髦的男男女女。

 “蓝玫瑰”是首都罗伦斯最有名的院,里头的女个个貌美如花,身价非凡,每晚都有大批的王孙贵族前来光顾。杜玛斯·韦恩公爵身为继国王陛下后的第一名的花花公子,自然是这个地方的常客。

 里头的老鸨一见到这个贵客大驾光临,立刻兴高采烈地提着大大的蓬裙跑了过来!“唉呦!韦恩公爵大人啊!这段日子怎么不见你光临我们蓝玫瑰啊?看不到你那俊美潇洒的身影,我们家几个美人儿可都得了相思病,瘦了一大圈呢。”

 “是啊,公爵大人,我们可想死你了!”“对啊,你不来,我们好寂寞哦。”几个美的名一听到她们最喜欢的“老相好”来了,立刻撇下身旁的客人,匆匆跑来,齐齐挤在了韦恩公爵身边!可惜今晚的杜玛斯·韦恩公爵身负重任,实在没有心情与她们说笑。

 他板着一张脸,严肃地问“本公爵问你们,布涞尔王国的维尔福公爵是不是在这里?”“维尔福公爵?”老鸨和几个名个个面面相觑。

 韦恩公爵怎么会提起那个讨人厌的鬼啊?自从维尔福公爵这段日子在蓝玫瑰住下来后,每个女孩都被他用尽花样,糟蹋得有够凄惨,简直苦不堪言。

 老鸨不知两人的关系,也不敢轻易得罪,只好战战兢兢地说“公爵大人,维尔福公爵确实在这里,他包下了我们这里最高级的套房,已经住了好几天了。”

 “很好。”杜玛斯·韦恩公爵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名们早习惯这个皇室中最有名的公子,与她们打情骂俏的模样,如今看到他一脸阴沉,都吓得不敢说话。

 但其中一名较年长的女琳娜,仗着与韦恩公爵认识好几年了,还是拗不过好奇心,鼓起勇气轻声地问“公爵大人,你与维尔福公爵是朋友嘛?”“朋友?”杜玛斯·韦恩公爵一声冷笑“我杜玛斯·韦恩公爵才没有这种下三滥的朋友。”

 大伙闻言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开始告状!“公爵大人,您有所不知,这个维尔福实在太过分,那天竟然把莉莉绑起来,和几个大男人一起欺负她,把莉莉都吓晕了。”

 “对啊,还有那天,那个混蛋维尔福把茱莉吊起来用鞭子打,打得茱莉好几天都下不了了呢。”

 “对,还有,还有…”就这样,几个女孩叽叽喳喳地一一陈述那个变态维尔福的罪状。“可恶!竟然在我夏柯尚王朝的国土上如此嚣张,简直是目无王法!我杜玛斯·韦恩公爵今天就要替天行道!”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让杜玛斯·韦恩公爵怒火高涨,气得破口大骂!

 “耶!公爵大人万岁!”鼓掌欢呼声响彻云霄!女孩们个个都恨不得快点赶走那个变态瘟神。老鸨当然也是巴不得快点送走维尔福公爵,还“蓝玫瑰”

 一个清静,但她毕竟见多识广,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因此好心地提醒杜玛斯·韦恩公爵“公爵大人,听说维尔福公爵是布涞尔王国派来的大使,如果我们得罪了他,一旦国王陛下怪罪下来,谁也承担不起啊…”“哦…”女孩们听到这里个个肩膀都垮下了,一脸垂头丧气。是啊,如果得罪了邻国的大使,引起两国的纷争,连杜玛斯·韦恩公爵都要被国王陛下惩罚的。

 公爵大人对她们一向温柔体贴,她们怎么忍心害了他呢?“算了,算了,公爵大人,我看我们再忍耐几天就好。还是不要给您惹麻烦了。”“对啊,对啊,公爵大人,您还是快回去吧。”

 “大家不要怕。”杜玛斯·韦恩公爵出一个招牌的人微笑“本公爵有个好主意,保证让那个变态维尔福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可恶!他怎么还不来啊?”一个相貌猥琐的男子,左右各抱着一个美女,正坐在豪华的软榻上,不耐地高声吆喝。

 “快到了,就快到了!”一旁的随从十分害怕这个还脾气的主子,连忙陪上笑脸“主人,请放心,杜玛斯·韦恩公爵为了救那个马夫,一定会来赴约的。”

 “呸!”维尔福公爵将嘴上的葡萄一口如在随从的脸上!“不要给我提那个臭马夫!”哼!那个死马夫是什么东西?竟然让他垂涎已久的杜玛斯·韦恩公爵为了他,连全公爵府的珍宝都不要了!而那个不长眼的韦恩公爵却连让他碰一下都不行,真是可恶到了极点!

 难道他这个权倾朝野的维尔福公爵,还比不上一个地位卑的马夫?哼,杜玛斯·韦恩公爵,等你落到本公爵手里,我一定要好好在上征服你,让你拜倒到我的雄伟下!“哈哈…咳…咳…”本来还在笑的维尔福公爵,突然被一颗葡萄籽呛到,害他咳得脸通红。哈,活该!维尔福公爵身旁的两个女孩捂住嘴,幸灾乐祸地暗笑。

 “咳…咳…”就在维尔福公爵咳得不过气来的时候…吱…大门一开,一个绝美的身影婀娜多姿地缓缓跨进门来…站在维尔福面前的绝美人身穿红色大蓬裙,身材玲珑有致,五官精致如画,一头乌黑的大波卷发,更让他看起来像个美丽的洋娃娃。

 大鬼维尔福一看到眼前的美人儿,连咳嗽都忘了,一把将身旁两个女人推开,令智昏地扑上前去!“嘿嘿,小美人儿,本公爵怎么以前没看过你啊?”
上章 浪砀小马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