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砀小马驹 下章
第十四章
一旁的老鸨连忙跳出来“哎呀,公爵大人,安妮是今天刚来的,我一看她就知道是公爵大人的菜,第一时间就把她带来给您了。”

 “嘿嘿,好,很好。”维尔福公爵口水,两眼色眯眯地盯着眼前的美人儿“你们其他人通通滚出去!我要跟我的小美人好好相处、相处,嘿嘿…”“可是公爵大人,杜玛斯·韦恩公爵可能就快到了…”一旁的侍从连忙提醒。“让他等!打铁要趁热,本公爵怎么能让我的小美人干等呢?嘿嘿…”看见维尔福公爵脸上的笑,女孩们差点没恶心到吐出来。黑发美人人的大眼睛也快速地闪过一丝嫌恶,但他巧妙地用扇子遮掩起来。

 维尔福公爵的随从看到主人急的模样,连忙开始赶人“好了,好了,大家都听到公爵大人的话了,还不快退下。”“是。”老鸨和女孩们看了安妮一眼,齐齐告退。没一会儿,屋内就只剩下维尔福公爵和楚楚可怜的小美人儿了。

 “嘿嘿…安妮宝贝,来,给本公爵亲一口!”维尔福公爵双手一伸就要抱住她。“哎呀!公爵大人别急嘛!”安妮对他送出一个死人的微笑,巧妙地闪过身去。

 “安妮听闻维尔福公爵大人品味高雅,是个身份尊贵的绅士。安妮对您仰慕已久,今天特别为您准备了一支舞,特地献给您的。”

 “跳舞啊?”哈,一定是舞。“好好,你跳,快跳啊,跳得好的话,本公爵待会在上重重有赏,哈哈…”维尔福公爵笑连连。

 “好,那安妮就献丑了。”黑发美人拉起裙摆,开始翩然起舞。她舞动着手中的扇子,在维尔福身边四处转圈。她舞姿曼妙,人之极,所到之处,皆是醉人的香气…维尔福公爵看得目不转睛,口水都不知了多少。

 “哦…好香啊…本公爵要…”咚!维尔福公爵话还没说完,突然咚地一声晕倒在地!黑发美人见状立刻停下舞步,趋向前看。“公爵大人,公爵大人,你还好吗?”连叫了几声,维尔福直地躺在地上,一点反应都没有。

 “哈哈…香吧?我这个魂香就是等着教训你这个混蛋的,看你还敢不敢嚣张!”黑发美人伸出脚踩在维尔福脸上,高兴地大笑。不行,现在可不是开心的时候,还是快把计划进行到底吧!“安妮”打开后方的窗户,向楼下等候的人打了个暗号。

 没一会儿,几个女孩就咚咚咚跑了进来。“嘻,成功了吗?”“哈哈,成功了!”“韦恩公爵大人真是太聪明了!竟然想出美人计。”“这点雕虫小技,没什么,没什么。”

 原来眼前“巧笑倩兮”的黑发美人就是堂堂的杜玛斯·韦恩公爵。“公爵大人,那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呢?”

 “哼哼,接下来当然就是供啦…”呜…好臭!臭死人了!被牢牢绑在椅子上的维尔福公爵,被熏天的臭气吓得醒了过来!“臭死人了!那是什么东西啊?”他对着自己鼻子上的黑色物体,厌恶地哇哇大叫!

 “看清楚了!这就是跟你这个混蛋最臭味相投的…马粪!”还穿着女装的杜玛斯·韦恩公爵笑咪咪地说。

 “啊!马粪?”呜…他堂堂维尔福公爵这阵子怎么跟臭哄哄的马粪这么有缘啊?“你这个臭女人!我可是堂堂布涞尔王国的大使,你要是敢动我一,我们的国王会立刻挥军南下,打得你们夏柯尚落花水!”

 “落花水?哼,我就先打得你!”琳娜一气之下,就想用脚上的高跟鞋往那个混蛋的裆踩下!“等等!”

 杜玛斯·韦恩公爵伸手拉住了她。“维尔福公爵说的对。要是我们在他身上留下任何伤痕,那对国王可就不好代了。”

 “哼哼,算你这个女人识相。那现在还不快放开我。”维尔福公爵颐指气使地说。“哈哈,我只说不在你身上留下伤痕,可没说这么轻易就放过你!”杜玛斯·韦恩公爵轻松地拍了拍手。

 “女孩们,他全是你们的了!”“耶吼!”女孩们高声欢呼,连忙扑了上去。“啊…你们要干嘛?哈哈…死了…哈哈…”一个女孩子拿起羽,对着维尔福的脚底板开始搔

 “哈哈…不要再了…哈哈…死了…死了…”维尔福笑得浑身筋似地。另一个也曾经被他欺负的女孩则兴高采烈地拿起一瓶胡椒粉,拼命往他脸上洒。

 “哈…哈啾!哈啾!”维尔福被刺得眼泪、鼻涕直。“哈哈…看你还敢不敢欺负我们?”“对啊,混蛋,看你还敢不敢这么嚣张!”“胡椒粉再给他多洒点!”

 “哈啾!哈哈…死了…哎呦,救命啊…我受不了了…哈啾!”看到维尔福又是打嚏,又是哈哈大笑,被整得狼狈不堪,杜玛斯·韦恩公爵这才觉得出了一口恶气。但除了教训这个混蛋外,他此行还有个最重要的任务。

 “维尔福!我问你,你把那两匹马藏哪里去了?”“马?哈啾!你怎么知道那两匹马在我这里?哈哈…好…哈哈…哈啾!你,你到底是谁?”

 “你不用管我是谁,只要老实说出那两匹马的下落,我就叫这些女孩停手。”杜玛斯·韦恩公爵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悠哉地说。韦恩公爵表面故作轻松,但心里其实着急得半死。恨不得立刻找出那两匹马,把他心爱的马夫救出来!

 “哼!本、本公爵才不告诉你!哈哈…哈啾!”“好,我看你能撑多久?给我整死他!”杜玛斯·韦恩公爵气急败坏地下达命令。

 “是。”但饶是女孩们都把他整昏过去了,维尔福公爵像是铁了心,就是不说出马匹的下落。就在杜玛斯·韦恩公爵焦急万分,束手无策时…砰…大门被踹了开来!一个韦恩公爵朝思暮想的人,大步走了进来…

 “雷恩·克尔曼!”杜玛斯·韦恩公爵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是你?真的是你吗?”公爵美丽的双眼眨也不眨地牢牢看着眼前高大俊美的男子,深怕这只是自己太过思念的幻影。“真的是我。我的小母马,还不快过来?”

 “呜…雷恩!雷恩!”杜玛斯·韦恩公爵这才呜咽着扑上前去!雷恩·克尔曼张开双臂,一把将这个“黑发美人”紧紧抱进怀里。

 “哦,宝贝,我的宝贝…”劫后重逢,两人的情绪都是激动万分。雷恩·克尔曼深情地凝望着他心爱的公爵,笑笑地说“我的小母马穿起女装还真带劲。”

 “你说什么?本公爵还不都是为了你!”杜玛斯·韦恩公爵捶了他一拳。“谢谢。”雷恩·克尔曼在他上亲了一口。“就这样?”杜玛斯·韦恩公爵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对不起。”

 雷恩·克尔曼真心诚意地再亲了他一口。“你跟我道歉?”杜玛斯·韦恩公爵瞪大了眼。这个目中无人的雷恩·克尔曼竟然跟我道歉?“对,我真心地跟你道歉。对不起,宝贝,是我误会你了。”

 雷恩·克尔曼拉起他的手,在上深深一吻。杜玛斯·韦恩公爵眼眶一红,这些天来的折磨煎熬,都在男人的怀抱中得到了安慰。他紧紧地回抱他,哽咽地说“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两人深情相拥的画面实在太过浪漫。一班女孩们个个看得心醉神。“哇,男的帅,女的美啊。”“对啊,好相配啊。”“不对,公爵是男的吧。”“那有什么关系?男男配也很好啊,只要相爱就是最美…”

 “我看看我们还是别打扰他们吧。”“对,让他们好好诉说衷情吧。”女孩们非常善解人意地将那只昏过去的“死猪”

 抬了出去。裙摆被高高掀起。黑发美人双腿微张,上身俯趴在桌上,紧翘的股高高地撅起…“哼嗯…雷恩…雷恩…”

 “宝贝…我的宝贝…”雷恩·克尔曼跪在心爱的公爵身后,用舌虔诚地膜拜着那动人之极的部和双腿。他将那白晰的双用力掰开,出隐藏在其中的、令人销魂蚀骨的小…“哦…好美的小啊…”雷恩·克尔曼赞叹地伸出舌头,一下又一下,绵地舐着…“哦…天啊…”一波波的快让杜玛斯·韦恩公爵心醉神,双手不自觉地伸到身后,将自己的双掰得更开…

 “哦…你这个母马!”看到公爵的主动,雷恩·克尔曼兴奋地将舌头猛地刺入那饥渴的小,疯狂地戳刺…“哇啊…”杜玛斯·韦恩公爵发出像要断气似的尖叫,死命地摇晃股,疯狂地达到了高…公爵剧烈痉挛的肠子紧紧夹住了雷恩·克尔曼的舌头,让他如愿以偿地尝到了甜美的汁…“呼呼…”

 高过后的韦恩公爵瘫软在桌上,浑身动弹不得。“啧啧…好饥渴的小啊,差点把我的舌头夹断了。”雷恩·克尔曼将软绵绵的公爵抱坐在自己怀里,笑笑地说。

 “你、你这个坏蛋,就会欺负我…”两眼润的韦恩公爵狠狠瞪了他一眼。“不欺负你,难道你希望我去欺负别人吗?”“雷恩·克尔曼,你敢去我就阉了你!”“哈哈,没想到我的小母马这么爱吃醋啊。”

 “我警告你啊,雷恩·克尔曼,你现在可是我杜玛斯·韦恩公爵的人了,不准给本公爵去外面到处“骑马”!听到没有?”杜玛斯·韦恩公爵抓住他的衣领,表情严肃地说。

 “是,是,你放心,我雷恩·克尔曼自从“骑”过你这匹的小母马后,就再也没骑过别的马了。”

 “真的?”杜玛斯·韦恩公爵闻言,高兴地两眼放光!“哈哈,原来你这个恶魔马夫早就爱上本公爵了。还装得一副蛮不在乎的样子,你也太会装了吧?哈哈…”“很好笑是吗?”

 “对啊,好好笑哦,哈哈…”韦恩公爵还在不知死活地开怀大笑。雷恩·克尔曼闻言也不动气,他将公爵抱到窗台前,趁他不备,一举将器狠狠贯穿了他的股…“哇啊…”“笑啊,再笑啊!”“呜…不要…会被人看见的!”韦恩公爵惊慌地大叫!他看到楼下有一堆人在大街上行走,只要有人抬头一看,就会将两人爱的场面看得一清二楚。

 “哦…宝贝的小嘴咬得真紧,真是死人了!”雷恩·克尔曼激动地大叫,更加用力地摆动杆,让巨大的“马鞭”在那销魂的小中疯狂地进出!“啊…死我了!”

 杜玛斯·韦恩公爵甩动着一头黑色的卷发,发出动情的呐喊…“哦…好…我的小母马…我真是爱死你了!”雷恩·克尔曼将他转过头来,暴地吻上他的

 “唔嗯…”杜玛斯·韦恩公爵听到男人的告别,开心得魂都快飞了“我也爱你!雷恩·克尔曼,我好爱好爱你啊!”两个心高气傲的男人,终于互相告白了…“我爱你,我的小母马。”

 “我爱你,我的恶魔马夫。”两人绵地拥吻,换着彼此爱的誓言…
上章 浪砀小马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