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妻的平凡生活笔记 下章
第五章
老婆画完妆,从后面一股脑抱住我,双手不安份地伸入子里,轻轻地挑逗我的,柔若无骨的小手草草地套了几下之后,给了我一个香吻,一手挽着哲哥、一手拎着装衣服的大包包出门去了。

 哲哥他们今天开着我的休旅车去台中,老婆神秘兮兮地没有透漏目的地,仅说要给我一个惊喜。

 我步行出门吃早餐,脸颊上还带有老婆脂粉的余香,脑海里却胡乱猜测着老婆今天会怎样渡过。

 下午,老婆很快地就传来了第一张照片,我一眼就认出那是我和老婆以前就读的大学,老婆念书的外文系系馆门口。

 佳怡身上的穿着非常火辣,是我从来没见老婆穿过的造型:一件超短牛仔热搭配细肩带小可爱,戴着黑色胶框眼镜,搭配简单的马尾,活就是我们读书那个年代的大学辣妹造型。

 只是老婆现在的尺度是学生不可能会有的,限制级、甚至可以说是“破麻。”等级的暴。低牛仔短大辣辣地出白色的内系带,刷破的管则是短得几乎直达老婆无的三角地带,背后管呈V型收窄,可以看到雪白丰下缘在外头向众人打招呼。镜头中老婆就站在外文系馆的标牌前面,嘟着嘴掀起上衣,手捧着双对着拍照者抛飞吻,老婆亮光的,更增添照片香靡的色彩。

 随后不久,老婆接着传来几张在教室拍照的组图:老婆掉上衣出浑圆的美站在讲台边,右手拿着不知从哪翻找出来的、她以前的学生证摆在双间。

 照片中老婆温暖的微笑和赤的上身,显得非常不协调,却又让人目不转睛。

 接着是老婆坐在教室的椅子上,假装看书做笔记的照片。实际上坐在椅子上的是哲哥,而老婆则坐在哲哥身上,老婆的超短热被褪至膝盖,迫使老婆双膝靠拢,而哲哥巨大的茎则从他大开的裆中间深深地埋进老婆水四溢的小里。

 下一张,老婆已经换了一套洋装坐在校园的草坪上,白色膝上25公分的百褶裙被左右叉开的美腿撑出空间。

 草坪上的阳光透过白色的裙布,让老婆小上的蝴蝶刺青清晰可见。更让我震撼的是,我看见老婆白皙的大腿上用教室的白板笔写了许多五颜六、不堪入目的图案与大字:“XX届外文系货XXX。”、“变态暴狂人。”、“欠(箭头指着老婆的小)。”、“黑木耳。”等,还有一些男器官的涂鸦和夹杂中、英文的一些骨字眼,一直延伸至老婆上半身被衣服遮住的地方。

 我不住子,看着老婆秽的照片打起了手。在苦闷难耐中又过了约莫一小时,老婆再次传了照片过来。

 这次则是老婆蹲在某间百货公司的隐密楼梯间,哲哥和小卫的巨一左一右的抵在老婆嘴边,老婆双手套两人的茎同时还不忘对着镜头比出胜利的V字。

 接下来则是在公园的照片,换上深蓝色小洋装的老婆背对着镜头掀起裙摆,出她美丽的菊花,老婆戴着婚戒的左手扶着一支黑色的仿真假茎,齐没入润的美鲍里。

 然后是老婆和哲哥他们坐在一中街路边小吃摊一起吃东西的照片。周围人拥挤,甚至还有人站着候位。老婆换上了有领的灯笼短袖上衣,搭配红色的高短裙,看起来十分甜美可爱。

 只是,三人的小桌上除了点来的餐点之外,还摆着一套纯白色的蕾丝内衣,衣物凌乱随意地搁着,我想应该是老婆刚刚才下,进而被要求摆在桌上入镜的。

 忽然间,我终于领悟到,哲哥他所谓给我的“惊喜。”的含意是什么了。这次佳怡传照片给我的场景,都是以前我和她交往的时候常常会去的地方。

 原来哲哥这次的小旅行,是安排在这些我和佳怡回忆中最甜蜜的场所,用不堪的拍摄行程来调教老婆。

 而这一些充回忆的地点,只有我和佳怡知道,所有场景一定都是老婆主动告诉哲哥的。

 而老婆在镜头中的表情却充更显骨的暗示,照片中的动作彷佛因为身处在那些具有纪念的地点而更加大胆

 我不由得想起一句西方古谚:“真正的奴隶你不需要鞭挞他,他会鞭挞他自己。”晚上佳怡打电话给我的时候,背景传来阵阵吵杂的音乐声,还不时传来女孩娇笑、聊天的声音。

 老婆告诉我,他们正在KTV包厢唱歌,小卫叫了两位年纪约莫二十出头的学生传播妹来炒热气氛。

 哲哥跟那两位妹妹表示老婆也是当晚点的“外送茶。”三人还彼此寒暄了一下。

 两个妹妹一位花名小蓉、一位叫曼曼,两个人则称呼老婆姐姐。从老婆传来的照片可以看到,两位年轻的传播妹身材姣好,拥有人的长腿,一位穿着紫紧身肩小洋装,另一位则是香槟金包紧身洋装。

 相较之下,老婆穿了较少的肩宽版上衣搭配粉红色的蛋糕裙,耳饰则换了副闪亮的钻石耳环。

 在两位年轻辣妹的带动下,五个人很快的喝开了,老婆把电话开启视讯摆到一边,和其他人玩起了德州扑克。

 男生们的筹码从百钞当盲注开始;而老婆和传播妹们除了钞票当筹码,也可以用香辣的“活动。”当成筹码使用。三位女生选择从基本的摸开始玩。牌局当然是有输有赢,哲哥和小卫久经沙场,下起注来毫不手软,输钱的时候大方,赢的时候也不吝啬给吃红,因此两位传播妹也就不介意给男生们在身上揩油。

 而老婆也许是在小卫调教下彻底解放,这回在“老板。”面前的表现比起两位年轻妹妹当然是有过之而不及。

 可能是年轻妹妹在的关系,又或许是不想表现得太过于拘谨,佳怡的态度明显比较大胆。

 开局没多久,手上还有不少筹码,老婆就爽快地把底罩都给押上了。

 输掉之后,就这样内里真空地帮哲哥、小卫倒酒,点烟的时候也不避讳地把柔软的靠在男人臂膀上。

 两位妹妹看这位素未谋面、打扮清纯、看似邻家姊姊这么“冲。”一股比较的气氛油然而生,纷纷主动投怀送抱,摸、送吻、跨坐…渐渐地越玩越嗨。这时轮到老婆用“活动。”支付筹码给哲哥,老婆干脆掉上衣跪坐在哲哥身上,充魅惑地晃动上半身,用一对美帮哲哥“洗脸。”正当老婆摇得正投入时,小卫按下服务铃要求服务生进来收桌子。

 老婆的美背正对着门口,从背后看老婆原本高挑的美腿在高跟鞋的衬托下更显修长,听到服务生敲门进来的时候,哲哥顺势将老婆的短裙整个掀起,老婆那淋淋的美鲍就这样暴在服务生的面前。

 老婆羞赧地把头靠着哲哥,直到服务生整理完桌面才抬起头。

 “哲哥,你都欺负人…讨厌欸!”在老婆大胆地炒热气氛之下,包厢的气氛也越玩越嗨,转眼间两位妹妹也是掉衣服仅留件内,上空跟哲哥及小卫嬉闹。

 一时间包厢里香四溢,三位辣妹像是要比美似的,随着震耳聋的音乐毫不吝啬的秀出她们的

 先是一位小妹走到台前,上空跳起钢管舞,抚开腿的极尽挑逗;而后则是老婆和另一位小妹藉着酒意表演火辣的女女深吻,同时伸手进对方的底里搅动对方漉漉的小

 哲哥和小卫却是衣冠楚楚、泰然自若的喝酒谈笑,不时和小姐们调调情。

 等大家喝得差不多了,哲哥假意要带老婆去开房,着手把台钱结清。看得出两位妹妹也很想让哲哥他们外带出场,毕竟像这种人帅出手又大方的天菜一向都是小姐们梦寐以求的客户。

 不过,男仕们似乎只对佳怡这位轻女有兴趣,两位妹子也很上道,识趣的递上手机号码,寄望下次能再约之后,召了计程车离开。

 那天晚上,哲哥他们留宿在台中的汽车旅馆过夜。而老婆没有再传任何照片过来,仅仅给我一句留言:“老公,人家觉得自己今天很欠,你早点睡喔!”

 老婆在跟哲哥交往,接着开始“上班。”之后,感觉她整个人惊人的神采焕发起来,体力也越来越好。

 除了脸色红润,原本洁白无瑕的皮肤变得更加滑腻,同时也渐渐养成了打扮的习惯,即使偶尔待在家的日子也几乎都保持些微的淡妆和相当具有女人味的衣服,以前穿惯了的中居家服,这会都不知道被丢去哪了。

 我不知道如何形容,老婆青春阳光的气息里隐约透出一股的气息…也许是因为老婆那因为每天上健身房、以及上运动而更加紧实俏的身材,也许是老婆现在习惯使用一种前香淡雅高贵、余香里却隐隐约约含有股味的香水。

 现在即使全身包得紧紧的,那前凸后翘的S型身材也会让人有一种想要马上把她上就地正法的冲动。

 在小卫的力捧,再加上老婆的优质条件与“天份。”之下,老婆的花名远播,即使老婆接客次数已经增加为一周两次,预约排队的时间至少要等上三个月,加上他去哲哥那边过夜的日子,最近已经很少见到老婆在家过夜了,平常白天则是我要去上班不在家。

 因此我们最长的相处时间,可能就是当我下班时,如果老婆刚好要出门,就由我开车送她去哲哥那,或是客人指定的地方。

 由于老婆的客源特殊,上班地点通常是隐蔽在台北巷里的高级私人招待所、或是明山等郊区的僻静会馆。

 如果我回家晚了而老婆已经出门,我就会顺道去洗衣店取回她前一天送洗的衣服。

 衣服的款式五花八门,我几乎都没有看过老婆穿着那样的感服装和我一起出门过,各式各样的OL套装、洋装、晚宴小礼服…等等应有尽有。

 老婆说哲哥有代,如果她上班的时间更晚一点,而我正巧在家,就要我替老婆做一些上班前的“准备工作。”先前因为时间关系一直没有实际做过,今晚难得我回家时老婆还在洗澡,接送老婆的马夫还在楼下停车场抽烟玩手机,看来应该是会做到了。

 “老公,你进来一下…麻烦你帮我灌肠…要多几次才会干净喔!”佳怡红着脸把巨大的注针筒递给我,我则是尽责地依照佳怡告诉我的步骤,依序灌入甘油水、清水,直到老婆小腹微微帐起,让佳怡坐上马桶一口气排净秽物。

 如此反覆,直到干净之后,注入一次稀释的润滑油再排干净,最后在口再涂一次润滑油。

 清洁打理之后,老婆的柔软放松,在灯光下闪着润滑的油光,十足让人心动。

 老婆的眼在峇里岛被哲哥开发之后,接客上可能也十分热门,现在已经完全没看过老婆在使用扩了。

 我注意到老婆在浣肠的过程中,表情虽然苦闷难耐,但小也不断地分泌滑腻的水。

 我在想,难道老婆已经被调教到连灌肠都会有快了吗?我真的不晓得…

 清洁完毕后,我看着佳怡穿上白色吊带袜、同系的马甲,我帮着她把马甲上的系带束紧,让原本就丰房更加突出。

 “老公,帮我戴耳环…”佳怡交给我一对镶钻的白金耳环对着我说,我拿起其中一只,小心地找到佳怡耳垂上的穿,小心翼翼地帮佳怡戴了上去,接着再戴上另一只。

 佳怡套上黑色的小礼服,仔细地化了妆,接着把一打保险套进晚宴包里,同时提上另一个包包,里面装了我刚去洗衣店拿回的换洗衣物、感睡衣、、化妆品等等。

 看着盛装打扮、精心准备的美老婆,我想像着等一下就要被接送到某个不知名的嫖客那里,老婆会尽力地取悦他、拨他的,然后让他剥光衣服,让他接受今天的惊喜:没穿内、前后两润盛开的下体,以及被马甲衬托着的,然后让客人紧紧抱着,在佳怡的两个里蹂躏、

 老婆转身抱着我的脖子给我一个轻吻,香水的香气飘散开来混和着佳怡特有的淡淡体香,眼神里充:“老公,我要去上班了…”

 看着老婆曲线毕的曼妙背影,我陷入了沉思。最近,电子邮件和通讯软体成了我们最常沟通的工具。
上章 爱妻的平凡生活笔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