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爱妻的平凡生活笔记 下章
第十二章
老婆保养得宜的小手柔若无骨,触碰到头时我舒服得一阵哆嗦,马眼顿时忍耐不住挤出了一两滴

 一股香水的味道从我耳旁飘散过来,老婆侧身亲着我的脸颊、灵活的小舌着我的耳垂、耳,秀发挠动着我的脖子,从我肩膀两侧滑下的双手则是替抚着我的头及

 正当我闭眼享受手指的触感时,老婆忽然闷闷的叫了一声,像在忍耐什么似地轻轻地气,呼出的气息直接吹着我的颈项。

 我抬头一看,黄先生早已不在座位上,喝一半的红酒则是摆在被推到一旁的茶几上。

 在佳怡帮我解开衣服爱抚的同时,黄先生已走到沙发后面,下老婆的跳蛋内,转而把他的放入淋淋的小内。

 “嗯哈…黄董,您的巴好大喔、好硬…”老婆的红靠在我的耳边,以一种撒娇的娃娃音娇嗔、诉说着捣入她体内的巴多么的凶猛。

 在老婆亲着我的锁骨的同时,我感觉背后的黄先生双手搭上了佳怡的纤,开始缓缓地起来。

 黄先生有力的活运动每一下都确实的顶到底,把佳怡带的往前推向沙发,再慢慢地退至口处。

 佳怡翘合黄先生的,把上半身的重量在我的肩膀上,随着的进出在我耳边娇着,双手仍不忘捏玩着我的头。

 “嗯嗯、小被撑得好…黄董,您好会玩人家的…”

 “欧、欧,您的大巴比我老公厉害多了…人家的好喜欢被你…喔、喔…IVY想当你的母狗、不要老公了!每天都把小掰开给您干…啊啊…”黄董在佳怡的媚声媚语之中逐渐加快动的速度,老婆踮着脚翘高股、双手紧紧搂着我的接着黄董大力的冲刺,沙发也因为两人的重量随着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老婆丰被挤得变形,一部分贴着我的脖子不断传来黄董的力道。

 我被老婆的语挑逗地火难耐,忍不住伸手想自己的,老婆搂着我的手却环抱得更紧,像是要阻止我自己发一般。

 我只好无奈地放弃,任由老婆握紧我的手、在我耳边呻

 “啊啊!小被干的好喔…都到最里面去了…”

 “要去了!要去了!喔、喔、人家的要被大巴干到高了啦…”

 老婆再也压抑不住,声音一下子提高,搂着我的白皙的手臂一阵颤抖,柔软的巨紧紧地顶着我、呻着攀上了高

 在老婆高的同时,黄董毫不怜香惜玉地加快速度冲刺,一下快过一下,得因为高而全身紧绷的老婆无力抵抗,最后深深顶入道的深处,让完全播种在老婆的体内。

 之后两人仍维持合的姿势在我背后,享受高的余韵。老婆无力地趴在我背后娇着,呼出的热气早已让我的颈背一片凉。

 “老公…被在里面真的好舒服喔…”佳怡呢喃着对我说。办公室内,接近中午的和煦阳光从窗户撒入室内,在沙发上衣着不整、出半的我,在黄先生及老婆合高之后,却感觉有些不知所措,不确定是否要继续管让自己

 高之后还继续在老婆小内泡了好一阵子的黄先生,最后是神情愉悦地搂着半的老婆坐回沙发,而老婆则是温顺地蹲在黄先生下,用小嘴帮清洁干净。

 我认命地收起,简单地整理一下自己的衣着。背对着我帮黄先生清洁的老婆,双腿则刻意呈M字型半开,好让黄先生可以由上而下对老婆的私密处一览无遗。

 随着老婆卖力的,下体的浓也慢慢从道倒而出,一点一点滴落在地毯上。

 等得差不多了,黄先生示意老婆停下来,然后起身到办公桌旁取出了一个皮制的名牌手提袋,走回沙发扶着老婆让他站起来面对着我,微笑着对我说:

 “老弟,你老婆IVY真的是非常的感,脖子上的项圈跟她也很搭。

 不瞒你说,我也是热中此道的人,这里有些"玩具"刚好可以帮她"装饰"一下,当作出发前的游戏。”我感到有些惊讶,黄先生从手提袋里取出了几綑麻绳摆在桌上,以熟练的手法拆开一綑拿在手里,另一手则握住佳怡的手腕引导她双手抬高,取下老婆的感内衣之后放在一旁,接着俐落地用麻绳上两圈下两圈绕过老婆房的上下缘,在背后打了个结,紧接着从脖子一侧拉出绳头穿过双下缘,从下缘绳子中间反摺。

 穿过沟的麻绳在黄先生手上稍微一用力拉紧之后,下缘的绳子迅速往上收紧,老婆美丽的房立即被麻绳勒得变形,形成了一种我说不出的、妖美丽的形状。

 黄先生接着在绳尾接上另一条绳子,忙碌而熟练地在老婆的房周围做一些繁复的编织。

 不一会,老婆的一对巨就被麻绳给完全捆缚住了。只见麻绳不紧不松地陷进房的周围,绕过肩膀的两条绳子像是内衣的肩带一般,上下两道的绳线迫老婆的F成为略扁但更加突出的形状。

 而黄先生并捆缚住老婆的双手,因此除了部被绳子装饰的绕得密密麻麻之外,老婆活动并未受到任何限制。

 可能是因为被"打扮"得如此羞人的关系,老婆戴着环的首明显地起。

 黄先生再次伸手进提袋里,取出了两个带有挂勾的金色铃铛,一左一右地扣在老婆的环上。

 金属制的铃铛在灯光的映照之下在老婆的间闪着光泽,令我有些目眩。

 “啊…好丢脸喔…黄董…”老婆红着脸站在沙发前,身体面对着我任由黄先生从身后恣意摆布,我感觉才刚从高之中回复的她,身体望又渐渐开始蠢蠢动。

 此时老婆上身赤一对巨被麻绳勒成了奇异的形状,首的环还挂了两串铃铛。

 下半身也只是穿了原先的丝袜和高跟鞋而已。黄先生捡起了老婆掉在地上的衣服和裙子,温柔地协助佳怡穿上。

 套上白色OL上衣的老婆,半透明的衬衫完全遮不住前的绳痕,只见深的绳迹直截了当地在前后背画出了綑绑的轮廓。

 而前的铃铛更是因为房的颤动不时发出清脆的声响。原本就仅能勉强包的黑色窄裙,在黄先生的手刻意调整之下,不但遮掩不了大腿内侧黏的痕迹,更是出了大半个,成为名符其实的"齐窄裙",仍坐在沙发上的我双眼平视就能看见老婆裙下,那刚被过、充血大的两片瓣的阴影。

 “老弟,谢谢你今天来。我就先和佳怡离开了,我们改天再详谈。”黄先生搂着佳怡起身,客气地和我握了手,接着打开办公室的门,领着独自跟在背后的我一同走出办公室。

 紧绷而且皱缩在部的短裙让老婆走路有些艰难,佳怡神色羞赧地挽着黄先生的手臂,藏在前的铃铛也随着她走路小声地叮当作响。

 忙碌的办公室里偶而有员工抬起头,发现老婆那几乎是半的穿着,惊讶地合不拢嘴,却又深怕老板发现而赶忙低下头去。

 我在公司的停车场和黄先生道别之后,独自开出回到公司。而佳怡则是依照原先的行程和黄先生到礁溪去过夜。在我回到公司的途中,老婆用手机传了一张照片给我:坐在黄先生车子副驾驶座的老婆系着安全带,上衣已经掉放在大腿间。

 老婆那被麻绳紧缚的房、首的环及铃铛在外。车外的阳光洒在老婆身上,白皙的肌肤与深的麻绳鲜明的视觉刺,形成强烈的违和感。

 那一晚,据老婆后来转述,她第一次体验到了全身在麻绳紧缚、而没有入之下的奇异高

 黄先生没有入她的体内,而是关了房间的灯,以佳怡自己的丝巾蒙上双眼,将她固定在旅馆对外窗前的沙发上。

 全身用麻绳仔细地綑绑,双手反折在背后、两腿M字型大开固定在沙发扶手的两侧,让老婆以极为羞、全身上下大开毫无遮掩的方式,被"摆放"着面对楼下旅馆的庭院。

 一条铂金带着饰品的链环绕在老婆紧实无瑕的间,链子在肚脐左右的位置另外嵌有一条纵向的系链,镶着铃铛、水滴状金质小坠子以及水晶的珠链,下垂延伸到老婆被麻绳强迫大开的户上。

 眼前一片朦胧,双腿被麻绳固定摆放在沙发上的老婆无助地扭动身体,而珠链及铃铛就随着老婆肚子的起伏轻轻地搔着部。

 老婆的小早已因为这羞的姿势和珠链的挑逗而得一蹋糊涂,庭院偶尔传来的人声更让老婆在兴奋中拼命压抑着难耐的息。

 黄先生自己则是好整以暇地拉了张椅子坐在老婆不远出的身后,啜饮着红酒欣赏老婆苦闷求的样子。

 待一整杯红酒空了之后,黄先生起身打开窗户,转身戏谑地以手指轻弹老婆头上的环,此时老婆在也按耐不住,猛地冲上顶峰。

 下体的水痉挛地洒了一地。隔天接老婆回家之后,佳怡轻抚着手臂上仍残留的绳痕对我说,那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在一个衣着整齐的男人面前,而且是在没有被任何入的情况下,达到这么烈的高

 她说事后,那晚黄先生依旧没有再次入她体内。而是绅士地陪老婆洗浴更衣,然后携手到中庭砌了壶茶欣赏了一晚的夜

 ----

 4月22,是世界无车

 这本来应该跟佳怡和我是没什么关系的活动,毕竟在台北除了可以利用四通八达的捷运自由的移动之外,出了台北我们没车等于是没有脚一般的寸步难行。

 听说以往台南的确是办过类似的活动以响应环保。不过,哲哥却利用这个名目,为健身房的死们举办了一个名为"公车"的活动。

 想当然这不会是什么循规蹈矩的活动。那是一个以哲哥的健身房为活动场地,让众多男人们把女人作为公车轮享乐的无套爱派对。

 而且,面对数十茎的肆、做为这场派对的公车女竟然只有一个:我挚爱的老婆,佳怡。

 按照往例,这个活动也是在哲哥决定好一切、而佳怡也欣然接受挑战之后,在活动前一周才由佳怡亲口告诉我的。

 佳怡还告诉我,如果我想要的话,当然还是可以参加。而且,健身房的众人们大多都认识我,知道我是佳怡"名义"上的老公。

 不过佳怡也说,哲哥要求我参加的条件是我必须在她的帮助之下,添加某种"配备"才得以参加这一场盛会。

 尽管在"周年庆"中已见识到老婆连续战十来人的能力,我仍然还有些担心,同时也对她被哲哥他们调教养成的巨大瘾吃惊不已。

 上次的周年庆受邀参加的大多是事业有成的中高年级客户,再怎么玩毕竟身体能力有限。

 而这次参加的清一是年轻的壮男,烈狂暴的爱势必在所难免。佳怡柔弱细致的身体在这群如狼似虎的男人之中轮来去,我自然是有点不安。

 另一方面令我惊讶的是,虽然佳怡没有明说,但这样惊世骇俗的爱却似乎让她期待不已。

 在哲哥他们的"喂养"之下,一般夫间的单纯的爱恐怕早已远远不能足老婆身心的需要了。

 在尝过各式大胆、羞、兴奋兼具的爱手法、以及多P爱的连续高之后,我感觉老婆已经在体上胎换骨了。

 现在老婆的瘾之大,若不是频繁的爱、甚至是数小时的多重,可能已无法足她身体的望了。

 而对于佳怡的邀请,当然、我无法拒绝。
上章 爱妻的平凡生活笔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