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甜蜜的罂粟 下章
第08章
一回到家,甚至等不及进到房间,少年就被男人在玄关的墙上狠狠 亲吻。

 小小的舌尖被强力,向来自认聪明的脑袋已经被搅成一团浆糊。

 “唔嗯…哼啊…”夏雨瑞被吻得快要不能呼吸,发出了难耐的呻

 “哈啊…瑞瑞…我的宝贝…”迫不及待地扯下两人答答的衣物,夏墨林双手沉醉地抚摸少年天生细致滑的肌肤。

 “啊啊…爹地…”夏雨瑞也抱住心爱的男人,抚摸他光滑的背。

 “瑞瑞…你好香…好好闻…”少年特有的体香让男人情动不已,忍不住一路从那优美的颈项吻到可爱的锁骨,再往下到达白皙的膛…

 “啊啊…爹地…爹地…”男人火热的舌尖惹得少年大声呻,浑身占栗不已…

 “瑞瑞…我的宝贝…你的小红豆好可爱…”男人一口将那红色的果实到口中,又又咬。

 “啊啊…不要…”夏雨瑞受不住那太过强烈的刺,哭着抓住了男人的头发。“呜…坏爹地…你欺负我…”

 少年不知道那带着哭音,撒娇似的抱怨只会让男人的肆心更加猖狂!

 夏墨林再也忍不住冲动地将少年扑倒在地…

 重的着气,男人拉住少年的手放在自己得发烫的上“瑞瑞,摸摸爹地。”

 夏雨瑞用颤抖的手感受着男人的望“哼嗯…爹地的好大…好烫啊…”“啊啊…瑞瑞摸得爹地好舒服…”夏墨林大声地息“爹地也来让瑞瑞舒服。”

 一把握住那高高翘起,粉器,男人小心的套起来。“瑞瑞的…好,好可爱…”

 “呜…嗯啊…”无法形容的快让第一次人手的夏雨瑞发出了哭泣般的哀鸣“呜…爹地…不要…瑞瑞要出来了。”

 少年的话真是可爱到让人受不了。

 “瑞瑞以前没有自己玩过?”

 “呜…才没有,那么丢脸的事我才不做。”对与爹地合为一体虽然憧憬,但却完全不知其中过程的少年害羞地瞪了男人一眼。

 “这么说这是瑞瑞的第一次了?爹地好高兴…”夏墨林欣喜地伸出舌头,爱怜地舐起那粉的小,发出啧啧的水声。

 “啊啊啊…好奇怪…好奇怪的感觉!爹地!不要…我真的要出来了…”害怕在以上人面前失的少年羞得哭了出来。

 “可爱的瑞瑞,让爹地教你,在舒服的时候要出来的不是,是男人的哦。”

 “什么…?”夏雨瑞惊讶地瞪大了眼。

 “是啊,宝贝,尽管吧,爹地会全部吃下去的。”

 “吃下去?不要,好脏,爹地千万不要吃!”单纯的少年羞得连忙阻止。

 “才不会脏,瑞瑞的初对爹地来说是最珍贵的礼物啊。”夏墨林宠溺地笑了笑“来,快吧。”

 在男人持续的舐下,对爱毫无经验的少年如何还忍得住,很快就哭着达到了有生以来第一次的高

 “啊啊啊…爹地…爹地…”全身颤抖地在男人嘴里,夏墨林羞地用手捂住了脸“呜…爹地…对不起…”

 “傻孩子,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夏墨林拉下了少年的手,放到嘴边亲了亲“瑞瑞的东西很好吃啊。”

 “呜,坏爹地!不要说了!”

 “刚刚舒不舒服?”

 “嗯…好舒服…从来没这么舒服过…”夏雨瑞搂住男人的颈项,害羞地笑了笑。“瑞瑞也要让爹地舒服,我也爹地的,吃爹地的。”

 少年单纯毫无保留的话语却让男人差点忍不住出鼻血…

 “不!不行!瑞瑞绝对不可以这么做!”

 “为什么?是不是爹地嫌瑞瑞没有经验?我会努力的,爹地,你相信我,瑞瑞一定也会让爹地舒服的。”内心缺乏安全感,害怕被嫌弃的少年努力想证明自己值得男人的爱。

 夏墨林闻言心痛地抱住了少年“瑞瑞,我可爱的瑞瑞…”

 一点都不喜欢被叫“可爱”的少年生气的撅起嘴“我已经长大了,爹地,不要再说我可爱了,我比较喜欢你说我感。在爹地眼里,我感吗?”

 “感,我的瑞瑞可是天底下最感的小妖。”夏墨林笑笑地亲了亲他小巧的鼻子。

 “真的?”少年高兴的回亲了男人一口。

 “当然是真的,看爹地的这里就知道了。”夏墨林用的下体摩挲着少年的下腹。

 没想到夏雨瑞竟然一下又起了。

 “哇,我们家瑞瑞还真是精力充沛呢。”

 夏雨瑞不好意思的羞红了脸“都是爹地害的。”

 为了不让爹地看遍自己,少年也学男人刚刚对他做的,开始帮他手

 “唔嗯嗯…”夏墨林发出充的呻

 看到男人皱着眉头,一脸难耐的表情,少年突然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眼眶忍不住一红“呜…爹地,怎么办?我听人家说男人要到女人的里才算结合,可是我不是女人,爹地,怎么办?瑞瑞想要跟爹地合为一体啊。”

 “瑞瑞别哭,”夏墨林心疼地擦去少年眼角的泪珠“爹地有办法让我们在一起的。”

 “真的?”夏雨瑞惊喜地问。

 “嗯,就用这里。”夏墨林伸出一指挤进了少年的双臂间。

 夏雨瑞见状倒了一口气。“什…什么?用那里?”

 感觉男人指着那个连自己也很少去看的羞部位,少年吓得差点哭了出来。“骗人!那里那么小,怎么可能放得下爹地的大?”

 “可以的。男人和男人之间结合本来就是用那里啊,不然瑞瑞还想得到其他吗?”

 “…”夏雨瑞为之语

 “如果瑞瑞害怕,我们就不做了。没关系的。”夏墨林疼惜地摸了摸少年的脸。

 看来这种大人的行为对这孩子来说还是太困难了。

 发现爹地有了退缩的意图,夏雨瑞立刻紧张地抱住了他“不,我不怕!爹地抱我!你想哪里就哪里,瑞瑞不怕!”

 夏墨林闻言苦笑了一下。“看你把爹地说的像个大狼似的。”

 “我喜欢爹地变狼啊,我要爹地抱我,让我们永远在一起。”

 夏雨瑞深情地凝视着心爱的男人。

 “瑞瑞…”夏墨林感动地吻住少年。

 为了避免少年感到疼痛,男人用火热的吻转移他的注意力,一路从那可爱的小嘴吻到了双腿间的花

 “啊啊…爹地…不要…好脏…不要亲那里…”羞得不停颤抖的少年发出惊恐的叫喊。

 “不行,要把这地方软,不然瑞瑞会受伤的。”夏墨林还是耐心地舐。

 柔软的舌尖着自己最隐秘的地方,明明该感到羞的少年,却渐渐发现了身体最深的秘密。

 “呜…好…爹地…为什么你一里面就好…呜…”从菊深处涌出的酥让少年忍不住啜泣。

 “想要爹地进去帮你抓抓吗?”知道少年已经情动的男人温柔地问。

 “呜…想…爹地帮我…”不知所措的少年低泣着攀住男人的肩膀。

 “乖孩子,忍忍,爹地马上帮你。”夏墨林伸出一指慢慢地进那被他滑柔的幽

 “唔嗯…”奇怪的异物感让夏雨瑞低低地呻了一声…

 “会痛吗?”

 “哼嗯…还好…”“那这样呢?”男人又多进了一指,轻轻动起来。

 “啊…嗯…我…我…”太过诡异的感受让少年全身瑟瑟发抖,连话都说不出来。

 “喜欢爹地这样动你吗?”夏墨林加快了速度,用修长的指尖猛力地摩挲滑的黏膜…

 “啊啊啊…”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快让少年放声“啊啊…爹地…”

 “我的宝贝,爹地忍不住了…”少年又又滑的花已做好准备,夏墨林握住忍到快爆掉的,抵住了那人犯罪的地方…

 “瑞瑞,你还有机会反悔。”夏墨林尽管忍得辛苦,还是坚持要给心爱的孩子最后一次机会。

 感觉到心爱的爹地即将进入自己自己的身体,少年哭着抱住了男人“呜…爹地…我不后悔,我爱你…”少年的告白让男人忍不住激动地红了眼眶。“瑞瑞,我的宝贝,爹地也爱你啊!”猛地向前进的剑,终于突破了道德防线,让两个原来不应该相应的人瞬间全为一体…

 “咿啊啊啊…”夏墨林发出痛苦的叫喊。就算做了前戏的准备,男人大的茎对稚的少年来说还是太大了。

 “瑞瑞,你血了!”发觉温热的红色体从两人结合处下,一直将自己的宝贝捧在手心疼爱的夏墨林自责得恨不能杀了自己!“不要做了,我们不要做了!”

 察觉爹地意图退出自己的身体,夏雨瑞惊惶地用双腿夹住了男人“不要!爹地不要走!”

 “可是瑞瑞…”

 “不管,我要爹地留在我的身体里,爹地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少年霸道地不让男人离开。

 “好好,爹地不走。”夏墨林温柔地在他上印上一个吻。“爹地会尽量不疼瑞瑞的。”

 “疼我也没关系啊,爹地不要担心我。我只想要爹地快乐。”

 “宝贝,你真好,爹地也会让瑞瑞快乐的…”男人柔柔一笑,开始慢慢地摆动起身,让自己的器在那又又热的小小肠道中不断穿梭,寻找着让少年快乐的泉源…

 “哈啊哈啊…爹地…慢一点…啊啊…我不行了…头好昏…”少年被男人晃得差点昏了过去。

 器被娇的肠紧紧住,从来未有的快让向来对爱淡泊的男人忍不住推动了控制,冲刺地愈来愈快,愈来愈猛…

 “呼呼…好…瑞瑞是最的…爹地好爱你…宝贝!”夏墨林汗如雨下,不停地干着最心爱的人。

 “哼嗯…瑞瑞也爱爹地…永远只爱爹地一个!啊啊啊…爹地…就是那里…好舒服…好舒服…我要死了…爹地…”终于被男人找到了死,夏雨瑞被死,神魂颠倒…

 那被男人死命贯穿的小溶成一滩水似地不停地水,沿着两人的大腿了下来…

 “哈啊…哈啊…不行了,爹地要了…宝贝…”

 随着男人的一声嘶吼,少年感觉到一股接着一股的热在了自己的肠壁上…

 爹地在我身体里了…我们真正合为一体了…

 欣喜若狂的少年猛地一个哆嗦,哭着抱住了男人“啊啊啊…爹地…我好爱你…抱住我…我快飞了…飞了…”

 剧烈的高将少年抛向了云端,眼前尽是白色的光…

 从两人结合的那一刻起,他们终于成为了一个完整的个体,永远永远也不分离…

 站在空无一人的公车站牌前,两父子亲密地手握着手,继续回想难忘的第一次。

 “那天爹地好坏”夏雨瑞抱怨地瞪了男人一眼“人家明明是第一次,爹地还不知节制地做了好几次,害得我隔天都下不了。”

 “对不起,宝贝。”夏墨林每次一回想起那一天的往事,都会忍不住羞愧地自责。

 夏雨瑞还是不放过他“爹地真是坏透了,一路从客厅做到楼梯上,又从楼梯做到上,把人家的小蹂躏到快开花了。”

 夏墨林被糗得尴尬不已,也决定展开反击“可是爹地记得后来是瑞瑞一直死抱着爹地不放,哭着求我不要拔出来的啊?”

 “才不是那样,明明是爹地一直,一直,人家的小都快装不下了,如果你拔出来,里面的东西就会出来,所以我才叫爹地不要拔的,才不是因为我喜欢。”

 “是这样吗?小妖。如果你不喜欢,为什么后来都不放爹地下,还自己打电话帮爹地向学校取消出国开会的行程?”夏墨林揄悦地捏了捏他的鼻子。

 “我才没有!”

 就在父子俩以为四周无,毫无顾忌地打情骂俏之际,他们不知在站牌的广告灯箱后方,有位在偷窥的“同人女”已经狂鼻血,不支倒地…
上章 甜蜜的罂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