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甜蜜的罂粟 下章
第10章
阴暗的地下室,只有一盏微弱的灯光。

 双手被铐在墙上的男人发长及肩,左脸上有着一道长长的刀疤,五官深刻而狂野,看起来就知道不是好惹的角色。

 “萧远,你这个人渣总算落到我手里了。”吉亚站在他面前,用皮鞭的手柄抬起他的下巴,冷冷一笑。

 “小宝贝,我知道你很想再见到我。因为我的”大宝贝“也一样对你依依不舍,恋恋不忘啊。”萧远不怕死地对他眨了眨眼。

 听到男人又提起他平生最大的辱,吉亚简直气到抓狂,举起鞭子对他就是狠银一

 “唔…”萧远发出一声闷哼,脸站一阵扭曲。

 “说,我让你再说!”吉亚发了狠似地又了好几鞭。

 萧远痛的倒了好几口气,偏偏嘴上就是不肯费那个气和男人调笑“小宝贝,光会用鞭子人算什么真男人,有种就跟我当初一样,公平的比赛,输的人无条件任对方处置。”

 吉亚闻言立刻想起了那里的“比划”俊脸微微一红。“谁要跟你玩那种下的把戏!”

 “唉,不玩也罢,我早知道你是比不过我的。”

 “好,比就比!谁怕谁啊,本王子就证明给你看!”

 “那还不解开我的手铐。”

 “好,我只放开你一只手,你别想逃跑。”吉亚解开了他的右手手铐。

 “哎呀,小宝贝,你太不了解我了,有你在这里,我怎么舍得逃跑呢?”萧远朝他一笑。

 吉亚狠狠瞪了他一眼“少啰嗦,你到底要不要比?”

 “当然要啦,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你可不要输了不认帐哦。”

 “哼,我吉亚乃堂堂J国王子岂会做这种不入的事。”

 “那我们就开始吧。”萧远突然拉开拉链,伸手掏出了他的器。

 一看到那曾经在自己体内肆过的东西,吉亚的心跳就没来由地加快,裆里的东西也不争气地硬了起来。

 白痴,你硬个什么劲啊!吉亚在心里痛骂自己的小弟弟。

 萧远见状却是心里暗笑。

 他是吉亚的第一个男人,在牢房的上不知让他在自己怀里过多少次,对他身体的每一个反应可说是了若指掌。

 “来吧,宝贝,也把你的东西掏出来啊,比赛要开始了。”

 吉亚实在很不想让这个变态看到自己已经起的器,但在男人的催促下,也只能万分尴尬地让这个丢死人的东西出来见人。

 萧远一看到那个翘得高高的东西,顿时爆笑出声。“哈哈…看来它真的很想念我呢。”

 “谁想你了!少臭美!”吉亚恼羞成怒地大骂。

 “好好,不说不说。”萧远笑着擦去眼角的泪水“比赛规则你还记得吧?谁先谁就输了哦。”

 “哼,放心,那个人绝对不是我!”吉亚展现他王子的尊贵,高傲地抬起下巴。

 “好吧,祝你胜利,过来我这里。”萧远朝男人勾了勾手。

 吉亚有点别扭地走向前,将自己的器贴上男人的火热…

 两人肌肤相亲的那一刻,吉亚差点呻出声。

 萧远坏坏一笑,伸出一把握住了两人的东西“那我数到三就开始比了。一,二,三…”

 男人糙的大掌开始摩挲感的器,吉亚舒服地弓起了背,从喉间发出不明的呻

 “唔…嗯…啊啊…”男人大火热的器就紧贴着自己,吉亚甚至可以感觉到那奇异的脉动。

 啊啊…该死…怎么这么舒服啊…男人只不过用一只手就可以让他濒临高,吉亚简直恨死自己食髓知味,毫不知的身体。

 不…我才不要变成妇,死也不要!

 强迫自己去想被男人羞辱的恨,吉亚极力抵抗着体内翻涌的情

 但恶的男人才不会就这样轻易放过他。

 萧远低下头在他耳边轻声呢喃“宝贝…感觉到了吗?我这又大又热的硬得快爆了,它已经准备好要进你那个又小又紧的股,把他狠狠出来!”

 男人不堪入耳的秽话语像是扣下了最后的扳机,吉亚被那个男人调教得无比股倏地一缩,背一阵强烈的酥麻,他忍不住弓身尖叫,压抑不下的望霍地倾蘘而出,了男人的下腹…

 “呼…呼…”吉亚脑袋一片空白,无力地倒在男人怀里。

 “你输了,宝贝,现在换我了。”萧远一把扯下男人的子,让他转身半弯,撅起股…

 烫得吓人的巨大抵住了久违的菊,萧远一手握住他的身,一个戳刺,就贯穿了男人体…

 “啊啊啊…”小小的地下室充斥着两个男人的尖叫和息,堕落的夜,才刚拉开序幕…

 被整整折腾了一夜,不知被昏了多少次。

 吉亚隔天醒来发现自己又被男人上了,简直气得浑身发抖。

 “王八蛋!我杀了你!”吉亚毫不手软地对着被铐在墙上的男人又打又骂!“起来,不要装死,给我醒来。”

 不过任凭吉亚再怎么打骂,男人还是低垂着头,一动也不动。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发现情况不对。“喂,你…你怎么了?”

 把男人的头抬起来,却发现他双眼紧闭,脸色发黑,不断地冒着冷汗。

 吉亚从小在J国皇室长大,受过御医一些毒物的训练,一眼就看出这是中毒的迹象。

 “你怎么中毒了?”吉亚吓了一跳,赶紧把他另一只手铐解开,抱进怀里。

 男人的身体愈来愈冷,意识已经陷入昏。吉亚心头大,连忙背起他往楼上跑。将他放到自己的上,吉亚高声叫喊“来人啊!”待在客厅的两个侍卫一听到王子的叫唤赶紧跑了进来。“吉亚王子,您有什么吩咐?”

 “你们怎么照顾他的?为什么他会中毒?他们在食物里给你下毒了?”吉亚气急败坏地问。

 “没有啊,回禀王子,他会中毒跟食物没有关系,是鞭子。”侍卫小开恭敬地回答。

 “鞭子?”

 “是啊,王子您昨晚不是吩咐我们要给你找个最厉害,可以打得人死去活来的鞭子吗?所以我们就把从国内带来的那条浸了 ”不冤花“的鞭子给王子使用了。”

 “什么!不冤花?”吉亚闻言大骇“你们这两个白痴,那种剧毒会死人的。”

 吉亚王子出生的J国南方有一片无人踏足的沼泽,终年弥漫致使的瘴气“不冤花”就是取这种瘴气成长的花,毒十分强烈诡异。所以才被人叫做“不冤花”取其中毒者必死无疑,死了也不冤枉的意思。

 两个手下看到王子发这么大的火不面面相觑。

 王子殿下本来就是说要死那个混蛋啊,现在干嘛又这么舍不得他死的样子?真奇怪。

 “你们愣在那里干嘛?解药!快把解药拿出来!”吉亚愤怒大喊。

 “哦,好,快,把解药拿出来。”侍卫小开着急地说。

 “啊?不在我这时啊,不是你要带?”侍卫小马愣了一下。

 “什么啊,明明你说要带的。”

 “是你说要带的…你…”“通通给我闭嘴!”王子一声怒吼,两人立刻噤若寒蝉。“你们两个现在是要告诉本王,你们一点解药都没有?”

 “呜…王子请息怒啊,我们现在马上叫国内的御医送解药来。”侍卫小马赶紧说。

 “可中了不冤花毒的人只有二十四小时的性命,等他们送来,他早没命了!”吉亚在心头暗自盘算,做完到现在已经过了十四个小时,那表示他只剩下八小时的寿命了。

 “那…要不然请医生来看看?”侍卫小开提议。

 “白痴啊,不冤花这种特殊的毒一般医生怎么会解?”

 “那…那…”呜…惨了,这么说来那个家伙是死定了。

 “你们给我仔细听着,我不管你们怎么搞,在今天太阳下山之前,你们要是没把人给我救活,你们两个通通给他陪葬。”

 吉亚坐在边看着上一动也不动的男人。

 “你这个混蛋,本王子还没整够你,你不准给我死,听见没有?”

 拿起巾细细擦去他不断滴落的汗珠,吉亚难受得像有人用手掐住了他的心脏。

 “那两个白痴,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焦急地看向窗外,吉亚只盼着太阳不要这么快下山,时间不要过得那么快。

 一旦二十四小时的期限到了,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这个男人。

 “本王子不准你死,不准你死…”

 就在吉亚像念咒语般喃喃自语时,他的两个手下终于回来了!

 “王子,有救了,他有救了!”小开兴冲冲地跑了进来!

 “你们找到办法了?”吉亚连忙跳起来,紧张地问。

 “哈哈,他就是我们的办法!”小马将一个男人从门外推了进来…

 “他是谁?”吉亚皱起眉头,打量着这个戴着眼镜,看起来十分斯文的中年男子。

 “王子,你有所不知,他就是闻名国际的毒物学专家夏墨林教授,我们把他绑来,威胁他如果不解开萧先生的毒,就要了他的命,结果他说他有办法解不冤花的毒哦。王子,你说我们是不是很聪明?”小开讨好地说。

 “聪明个!聪明会忘记带解药?”吉亚不屑在瞪了他们一眼。

 两个侍卫在一旁扰扰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冷哼了一声,吉亚转向男人,表情变得柔和许多“夏教授,解不冤花的事你真有把握?”

 夏墨林轻轻点了点头“我多年前曾到过贵国,带回这种奇花做过研究,解毒的方法我是知道的。”

 “太好了。”吉亚这才放下心头的大石。“那就麻烦你了,如果你能救活他,本王自当重酬答谢。”

 “不必了。救人最要紧,其它不必多谈。”能够利用自己对毒物的知道救人一命,对夏墨林来说就量种最大的快乐。“让我先看看他中毒的程度。”

 “好的,夏教授这边请。”

 经过一番检查,夏墨林写了几种东西,吩咐他们去买回来。

 “黑糖,石灰,含羞草?”吉亚看了愣了一下,随即大怒,一把抓起男人的衣领“这是什么鬼东西?你耍我吗?不冤花的奇毒用这几样简单的东西就能解?”

 “当然要吧,天生万物,一物克一物。”夏墨林还是维持一贯的温和,并没有对男人不礼貌的举动感到不悦。

 吉亚并不信任他。但因为时间紧迫,实在别无他法,也只好让他试试了。“夏教授,我丑话先说在前面,万一这个男人有个三长两短,我绝不会让你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

 夏墨林淡淡一笑,似乎一点也不担心。“王子请放心,我有十足的把握。”

 “哼,最好如此。你们两个,”吉亚看向他的两个侍卫“给我好好守在门口,不准他跟外界有任何联络。”

 “遵命。”

 “云逸会”此刻正弥漫着一股肃杀的气氛。

 夏大堂主父亲的失踪震动整个帮会。

 “王原齐,你给我仔细说清楚,我爹地到底是怎么失踪的?”夏雨瑞早已失去往日的优雅从容,面带煞气地往桌上狠狠一拍!

 “启…启禀夏堂主,是今天下午一点左右,因为夏教授没有到实验室上课,我才知道这件事的。”王校长跪在地上,吓得瑟瑟发抖。

 “混帐!现在都几点了,你怎么拖了这么久才通知我?”

 “呜…属下是想不惊动了堂主您,我先自己找找,所以才…才…”

 “给我闭嘴!”夏雨瑞一脚踹飞了眼前的椅子!“要不是看在这几年你对我爹地尽心尽力,我绝对饶不了你!现在我不想再听你废话, 你立刻给我带着堂里所有的弟兄到学校附近调查,有任何线索马上通知我。下去!”

 “是,堂主,我立刻去办!”王原齐连忙站起身来,慌张地跑了出去。

 “雨瑞,听说你父亲失踪了?”沈冠峤听到消息连忙赶了过来。

 “老大…”夏雨瑞看到自己的大哥,眼眶忍不住一红“我爹地他…他…”

 “别担心,我会动用黑白两道所有的关系,尽全力帮你找到父亲的。”

 “谢谢你,老大。你知道我不能失去我爹地的…我好怕…好怕…”夏雨瑞哽咽地说不下去。

 “好好想想有谁会绑架夏教授,他最近可有与人结怨?”

 “不会的。我父亲的生活十分单纯,每天不是上课就是回家,我安王原齐在学校就是为了保证他生活的平静,谁会想到我爹地竟然会被人绑走…是我不好,是我没有保护好他…”夏雨瑞自责地抓住了自己的头发。

 “雨瑞,你想,会不会是吉亚?”沈冠峤突然若有所思地说。

 “什么?”所谓关己则,原本懂得六神无主的夏雨瑞突然像被打了一似地惊醒过来!

 “这种事他不是干不出来的。你想,当初可是你用计逮到他的,他会想对你报复,也是极为可能的。”

 “老大说的有道理。我刚刚是急昏头了,才没想到可能是那个混蛋。”

 “但如果真的是他,这事就更棘手了。”沈冠峤皱紧了眉头。

 “不,老大,刚好相反,如果真的是他,事情反而更简单了。”

 “哦,你打算怎么做?”看到男人眼里又恢复昔日精明的神采,沈冠峤就知道他已经想到办法了。

 “老大,我要向你借个人用用。”
上章 甜蜜的罂粟 下章